明月几时有

如果不是那天我去优越路上的一家单位办事,我不会来到曾实习过的那所学校的旧址。本来已经和朋友约好,他突然临时有事赶不过来,于是我漫无目的地在附近转悠着,走到市第一人民医院东边,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叫做“矿三小”的地方。20多年过去了,“矿三小”早已人去楼空,不复存在。站在曾经无数次经过的熟稔的校门口,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年教过的那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的如花笑脸,匆匆那年的青春记忆如青藤般在心中纠缠,恍若昨日,历久弥新。

那年,准确说是1995年的初夏,我和其他5名同班同学,3个男生3个女生,分到位于市区优越路上的矿三小实习。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身上穿的是哥哥打下来的旧衣服,在那个十七八岁虚荣心极强的年龄,时常让我心中陡然生出莫名的自卑。我们一起去那所小学报了到,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接下来,听课,试讲,协助班主任管理学生,一派紧张忙碌。

如今想来,在那所小学当实习老师的日子里,每天下午放学后的时光是最美好的。或许是学校里的教师年龄偏大的缘故吧,我们6个的到来让孩子们眼前一亮,心潮澎湃。虽然学校规定学生放学后要及时离校,可我们几个班总有一些学生故意磨蹭着不走,嘻嘻笑着在办公室门前徘徊。孩子们的热情和纯真感染着我们,于是,我们把孩子们喊到办公室,3名女同学教孩子们唱一支支欢快的校园歌曲,我和另外两个男同学则给他们朗诵诗歌、散文,孩子们的脸上荡漾着如花的笑容,小小的办公室成了快乐的海洋、春天的源头。有时候,在孩子们的提议下,我们来到偌大的操场上做游戏,贴烧饼,老鹰捉小鸡,一个接着一个,嬉闹声加油声时常招来那位慈眉善目的门卫师傅,在老人家善意的提醒声中,孩子们依依不舍地回家去了。

由于离母校不远,每次往返于那所小学,我们6个都是结伴而行。从母校出来沿着园丁路往东走,经劳动路、建设路、新华路,20分钟左右就到达了优越路上的这所小学。每天下午放学后,等学生们都回家了,我们走出校园,走在华灯初上的夜幕里,走在喧嚣汹涌的人流中,一路上谈天说地,笑声不断,交流着教学心得,畅谈着学校趣闻,微风吹拂着脸颊,吹散了一天的紧张和疲惫。

记得有一天下午放学后学校开会,散会已很晚了,几个离家较远的教师商量着出去聚餐,顺便喊上了我们几个。吃完饭,我们沿着湛河堤回母校,那天可能是临近十五吧,挂在柳梢的月亮大且明,一位男同学随口吟诵了几句与月亮有关的诗词,大家击掌叫好,无拘无束的笑声洒满身后的小路。月色溶溶,我突然想起了王菲唱的那首《明月几时有》,是翻唱邓丽君的那首《但愿人长久》,当时,这首歌刚刚在我们师范校园里流行。在一次晚自习下课后,我曾经听过同行的一位女同学唱这首歌,虽然是刚刚学会,却唱得惟妙惟肖。于是我提议说,你给大家唱一首吧,王菲的《明月几时有》。那位女同学故作夸张地清了清嗓子,很快,空灵优美的旋律便飘荡在这寂静的夜空中。一曲终了,我们也不知不觉走到了母校门口。皎洁的月光洒满一地,那位女同学的明眸里闪过一丝光亮,突然临时决定,明天的音乐课,就教孩子们唱这首《明月几时有》吧。

第二天上午,在那位女同学隔壁的教室里,我正在给孩子们上语文课,窗外突然飘来了美妙的歌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实习转瞬即逝。记得离开那所小学时,那群可爱的孩子们将我团团围住,给我唱歌、道别,一张张小脸上泪水涟涟。不少孩子都从家中拿来了自己的照片,在背面写上名字和祝福语后送给我。望着孩子们稚嫩的笔迹和纯真的祝福,我再也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匆匆一别后,我们重新回到母校上课,忙碌着准备毕业考试,并很快在那年的7月各奔东西。毕业后,我先是分配到一所偏僻的乡村小学任教,而后又调入一所乡村中学,再后来辗转多个单位,谋生,结婚、生子,过着平淡却充实的生活。

几年前,一位热心的平顶山师范同学建起了我们班的QQ群和微信群,才得以和许多多年未曾谋面的同学在网上交流。弹指一挥间,转瞬间孩子都快赶上当初的我们了。在一次群里聊天时,不少同学提起了那位女同学唱过的《明月几时有》,大家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这首尘封于岁月深处的老歌,让我们的同窗友情深深镌刻在青春记忆中,让我们回味着20多年前的单纯和美好。

年年岁岁月相似,岁岁年年心不同。又是一年教师节,再次听到这首《明月几时有》,我不禁想起了那段做实习教师的美好时光以及那群可爱的孩子们,年近不惑的我心中不由得漫过一阵温暖。

原创文章,作者: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