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燕夜归轻寒中

这是四月中的华电,芳草萋萋,绿树成荫。玫瑰花香弥漫四处,丁香花的花瓣散落在路的两旁。柳絮漫天飞舞,阳光炙热,太阳以每秒不知多少光年的的速度从遥远的银河系射来美丽的光芒,紫外线射在大地的皮肤上,一片黄黑。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从一食堂门口看去,道路两旁银杏树叶在蓝天下伸展枝芽。教学楼静静地伫立在校园中它应该在的地方。蒲公英金黄的花朵绽放在青春的白云苍狗间,时间以他不可揣摩的气度目睹着一切,包容着一切,掩盖着一切。

美丽的人生开始在这美丽的起点。恐龙雄霸天下的基因从6500万年前绝灭,开始了哺乳动物最初的光明的繁衍。人类从单细胞生物作为原点,为自己建立了无限宏伟的坐标系,然后开始它作为灵长目的最开端。他们创造和使用工具,在自己的星球开始自己的生活。

主楼广场前的一切是一种舞姿,每种生灵努力开放属于自己的花朵。随风摇曳的梧桐树的叶子,轻轻敲打着春末夏初的骄阳。青春的手抚摸在低矮的树墙的嫩嫩的叶子上,划过一道闪电般柔和的流光。音乐在最激动人心时以它每秒340米的速度泻进耳廓。思绪萦绕在富丽堂皇的主楼。眼前飘过柳絮的身影,想起人生的旅程。亲情在这个时空打理着它的头绪;爱情在四月华电开始着它唯美的邂逅;友情在寝室的小窝发展它感人的情节。操场在夕阳下是一片嘈杂,人影拉长在杨树的背影下,人工河的河水并不是清的,漂浮在上面的落红也不是有意的。结缘在国都的心结应该是坦坦然然的。在北京最美的季节,拥有了最美好的释然,挥手作别的手势应该以最和谐的曲线落幕。然后,看一场雨。

雨,作为一颗在高空中遇冷而结晶的水滴,在每个季节,以她最动人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世界。她孕育每一种爱的初始,冲刷各种不幸的端倪,打湿紧闭心扉的干枯木柄,掩埋无尽恨与冤屈的躯壳。向晚轻寒,几度黄昏雨。

雨水让这个黄土不多的城市的校园,闻到泥土的腥腥的香味。你会看见生命以其神奇的力量冲破一切的禁锢,用它天才的头脑解出它最期待的未知方程的根。然后,欣欣然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中发生的每一件事。它们把这一切称作生命。

早起时,校园中有熟悉的家乡的鸟叫声,旭日的恩泽惠及每一个角落,晨光的湿气氤氲在每一颗如星的露水之中。怀念像是一盏小灯,在越昏暗的时候越让你孤独。快走在校园的脚步迈进教室,占座位的目的很明确也很忧伤,大物的课堂有点沉闷,可耳和心却在努力地跟着老师的语速,像是在弥补失去的憾事。想起曾经“学物理行雾里勿理物理”的物理课,恍如隔世的存在感。在大学的校园里走着自己选择的无悔的路程。看见朝阳的光芒斜斜射进教三的窗口,投在黑板的左边,映出一道道格子。看见光影中的脸,勾起高中的无限怀念,眼眶的温度开始上升至泪腺融化心结的极值。滑落在手背的咸咸的泪珠风干在殆荡的和煦春风中。正正身姿继续追求走向未来的思维,看着百年树人的身影在讲台上摞动他亘古的步伐,讲述刚体的运动和简谐运动的规律。

从哈勃望远镜看去,星系奇幻的样子在太空中爆裂绚丽的火焰。遥不可测的外星上也许有生物以其最佳的状态开始他们的开始。黑洞里究竟有什么神秘的存在,它的密度是不是像心里的怀忆一样沉重。是不是也会选择在沉默中爆发或在沉默中灭亡。还是那句“在数学界寻求安慰之际,懂得了有限的系数无论多大,在无限面前也等于零”。

生命以它应该有的气节重新在四月开始无止尽的长跑,直到最后一口气永远呼出不再吸进,最后一根神经停止思考,它才结束漫长又短暂的征程。美好于一切自然的美好。早间看见每一缕阳光投射在林中的雾气中,形成美轮美奂的丁达尔效应,像一块蝉翼地存在于眼际。每一粒尘埃在做着它喜欢的无规则的布朗运动,用它的正负电荷吸引或排斥着身边一些东西。每一片叶子遵循着自然固定的规律,春生秋枯。现在的它张开每一个气孔,增大自己的蒸腾作用,来给每一根导管和筛管运输养料和水分。生命在以水的运行形式开始每一次的转化:汽化的无声无息,液化的淡淡湿润,凝华的默默无闻。就是这么伟大的爱,开始它最美的生命,美丽的如水生命。

听着布谷鸟用它独特的声带发出一声声的叫声,适者生存的思想已经在脑中扎下坚实的根基。创造伟大的基因突变注定只发生在极少数情况下,其概率也许是无穷小,但不是不存在,只是会选择性突变。或者说,突变也有显隐性的差别。在这烈烈阳光下,懂得珍惜世间一切不可知的偶遇。也许那就是等待和顺其自然。等着沧海桑田在亿万年后的变化,等着大陆板块再次漂移,形成新的帝国和新的物种。然后挖出一副化石,称赞“还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呢!”进化的速度无论何其漫长,最后还是形成了,然后,以前就成为一种历史,一种原始的历史。不知道会是谁最先创造文明,会是谁最先书写史记,会是谁最先提倡仁爱……然后开始新的“物竞天择”的进化论。

自然就是这么又一次开始,或者是一直在开始,追逐着向下一代的时代走去。时间是相对的,空间也是相对的,只有爱是绝对的,血缘关系的维系让父母永远付出,让子女永远承受爱。一对有情人,在心里和生理需求中,遵循着阴阳相合的天干地支,冲破障碍,终成眷属。然后成就一段美好的感情。爱与被爱是没有系数的,她就是一个指数,你的底数越大,最后的收获越多。无论那条路是否走到了尽头,都会以化身石桥的方式做结。让千年来的顾盼历经雨打风吹日晒,提炼出永恒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文章,作者: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