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野的〝野〞

你到开封打听李野,恐怕不出三人准会有人知道,因为他的名气太大了。开封人相传着李野的很多故事,而这些故事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野〞。

李野先生实际叫李逸野,不知从何时起,人们把〝逸〞字给他去掉了,大家也乐其顺口,便从此简而呼之。

李野今年已是八十五岁高龄,但精神依然矍铄,且十分乐观。有次相见,他还风趣地高喊:〝打倒阎王爷!〞

李野个头不高,原籍重庆涪陵,故曾笔名〝蜀侨〞,但他真正的笔名叫萧诗寒。这个笔名在国内可是响亮得很,书法界的人恐怕少有不知者,因为,他的书法作品都落此名。

李野的书法在全国的知名度很高,钟鼎、篆书、隶书、魏碑、行书无不出神入化,尤其是草书那叫一个绝。前国家书协主席沈鹏来开封时,特意看了李野的草书,惊叹地说:〝李老师的草书已是炉火纯青,我们实难及也!〞据说,沈鹏惊叹的就是李野草书中的那种〝野〞性。其实,李野的草书野而不狂,字字合度,且线条细腻,结体优美;章法疏密有致,如行云流水,深得众人喜爱。

真正狂的是他的文章和言论。李野曾在《中国书法导报》发文,名曰〝向古人挑战〞,竟说中国五百年内没有人的书法能超过他,这在国内书法界曾引起不小的波澜。不少人都觉得这老头狂得没边了。有一次,外地的几个书法家来拜访他,有一人不知出于何意,问李野自认为书法能与哪些古人相比,李野随口答曰:〝湘赣之间。〞来人竟不解何意,很是窘迫。事后有人问我,我说:〝湘是湖南,唐怀素的家乡,赣是江西,宋黄庭坚的出生地,两者皆中国历史上的书法大家,李老头自称在他二人之间,可谓〝狂野〞得令人瞠目。〞然而,李野的书法作品又确实让人无可挑剔,凡见过的人都自愧不如,也只得由他〝狂〞。

李野更狂野的一件事发生在前不久。国家书协重新登记会员,需缴一百元登记费,老头顿生反感,竟在来涵上写道〝查无此人,请将李野从国家书协除名〞,然后返寄回去,使得全国书法界一片惊呼。

李老头在书法上从不谦虚,对来买字的人常说的一个词就是〝物有所值〞,言外之意自是对自己书法水平的自诩。

我市书协常务副主席刘兆英是我挚友,准备为逝世十周年的先父出个纪念册,邀我写个前言。因刘先父的碑文系李野所书,我特在前言中说〝碑文为李逸野先生撰并书,其书法可为世人楷模。〞李野审其稿时,将此句改为〝其书法被世人奉为圭臬〞,其狂野程度令我惊诧。

李老头卖字时的〝野〞更让人难以接受。他的润资一路疯涨,七年之内从一平方尺一百元涨到两万元,让购买之人无不咋舌,但他对前来买字的人却还〝野〞得很。有一次,一个人去买字,字已写好,付钱时,买字的人说了句〝李老师字确实好,只是太贵了。〞李老头二话不说,将写好的字扔进水桶里,再怎么求也不写了。

李老头对好朋友说话也不讲情面。有一次在酒桌上,他和某书家相邻而坐,两人年龄相近又是好友,并都写草书。席间两人谈起书法,意见稍有不同,该人自打圆场说〝我在你面前是班门弄斧,行了吧!〞李野哈哈一笑,嘲讽地说:〝你知道鲁班姓啥?〞他答不上来,噪得面红耳赤。他暗中问我,我说姓公输。

李老师有一方面的〝野〞倒是深受人敬重,就是不买大人物的账。有一回一个有名的书法教授,领着几个弟子来开封,这个教授想见他,却被他断然回绝。

某中央领导来开封,市政府让他写一幅字作为礼品相赠,谁知随从人员也前来相讨。李老头婉言说:〝我有个规矩,从不一日两送,你明天来吧。〞中央领导一行当晚要走,这老李头明摆着是不给面子。

李野老师在开封是个传奇人物,说起他的事,人们都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其中杜撰成分自是不少,而他知道后从不置言,任由人们传说,好像与他毫不相干似的。

我写此文不知他得知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愿他不会生气。李野老师对我不错,曾主动为我写了一个斗方。然而,人各有所喜之道,我爱著文,他有可写之处,我便写了,而至于他高兴不高兴,我自是不去管的,这也是我的性〝野〞之处。

0

原创文章,作者: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