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竹马“受”死吧

1

安景然颇有些捉摸不透地打量着对面坐着的少年,秀气的眉微微蹙起,水唇轻张,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干净无暇,只是隐隐透着寒意,“苏子弃同学,你申请加入学生会?”

对面那个被称作苏子弃的少年闻言连忙点头,一张俊脸此刻已露出孩子般期待而又不安的模样,“景……哦不,主席,我苏子弃正式申请加入我校学生会,望主席批准!”语气中是鲜有的认真。

白皙修长的手中执着苏子弃刚刚递上来的申请书,安景然仿佛刚认识眼前这个少年一样,抬头,翦水般的瞳孔深邃迷人,似乎要看透苏子弃般,良久,缓缓吐出两字:“理由。”

你呀!!!

苏子弃这两字差点脱口而出,但稍稍权衡了下利弊,决定还是不要以身试法的好。于是我们的苏子弃同学只好昧着良心说道:“为了我校的和谐安定欣欣向荣,呃,也为了自己能有一个锻炼的机会。”啧啧,苏子弃暗暗地小小地崇拜了自己一把,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啊!

安景然薄唇微微勾起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弧度,不置可否,“苏同学,要知道,学生会干事可都是品学兼优啊。”

苏子弃闻言俊脸立马垮了下来,微嘟精致的唇角,一双灿若星辰的桃花眼眨呀眨的,显得委委屈屈,“主席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么?至于成绩嘛……”

“至于成绩,苏同学,如果我没记错,上次你好像考了23分吧?”安景然早就对他这种貌似纯真无害的表情有了免疫力,“还有,两天前你以一挑十大获全胜的辉煌战绩可是轰动了整个学校呢。嗯?”说完还淡淡睨了苏子弃一眼。

眼看着老底被揭,苦肉计失败,苏子弃干脆耍起了无赖,“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加入学生会,安主席你看着办吧!”大有“我是无赖我怕谁”之势。

“哦,这样啊。”安景然淡悒的神情依旧未变,只是眉目间隐隐有了笑意,“若是苏同学下次能考个A,本主席或许还可以考虑考虑。”

“啊!!!呃……这个……这个……”要知道,成绩可是苏大少的死穴啊!!开什么玩笑,考A??还不如直接给把刀来得干脆。

看着苏子弃一脸纠结踌躇的模样,安景然强忍住笑意,“既然苏同学这么为难的话,那算……”

“慢着!”

苏子弃咬咬牙,看着俊逸出尘的安景然,眼神坚定,一字一顿。

“我----答----应。”

2

两抹硕长削瘦的身影并肩走在僻静优美的小路上,此时已是放学时分,时不时有一群背着书包的女生路过,纷纷驻足偷偷欣赏着这幅养眼的“美少年步行图”。

小声议论。

“哇哇,那不是苏子弃么?好……好帅!!”

“啊啊,安……安主席……比传说中的还要俊美耶~~~~”

“…………”

“…………”

耳尖的苏子弃当然听了个一清二楚,早已习惯,不以为然。但是在听到花痴女们讨论到安景然时,苏子弃不满地皱起了帅气的眉头,回头狠狠地瞪了那群花痴女一眼,以示警告:哼哼,竟然敢打我家景然的注意!!!

啧啧,那神态,俨然一母……哦不,公老虎。

没想到————

“啊啊啊啊~~~苏子弃向我抛媚眼了耶~~~怎么办,我会幸福的死掉的啦~~~”

“胡说,苏少明明看的是我这个方向,哇哇,好帅啊~~~~~”

“……………”

苏子弃:“…………”

我们的安主席自然不知道苏同学刚刚回头到底干了什么事,信以为真地认为苏同学“处处留情”,对其行为表示十分的鄙视与不屑,脸色也不知不觉地阴沉了许多。

而毫不知情的苏同学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当炮灰:“景然啊~~~”

没反应……

“景然啊~~~”

还是没反应……

“景然景然景然~~~~~~”边说着还不知道死到临头般扯着安景然的衣角。

“苏子弃,你到底有完没完!”一向好脾气的安主席也忍不住来了火气,呃……后果很严重……

虽然不清楚安景然这股火气是打哪来的,但是我们的苏同学仍然死不悔改我行我素外带视死如归地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个……景然啊,我进学生会的事……呃……”

安景然毫不犹豫地丢给他一个“免谈”的眼神,“除非考A。”

“景然啊,呃……那个……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嘛……”

安景然转过头淡淡地瞥了苏子弃一眼,“不知道是谁在学校里答应得那么斩钉截铁?”

饶是脸皮再厚的人在我们纯洁无暇的安主席的注视下都无地自容,于是苏同学讪讪干笑两声:“那个,景然啊,看在我们17年的情分的上……”

“A。”懒得理他。

“景然~~~~~~”传说中的苏氏撒娇法……

“其实要本主席帮忙也不是不可能。”安景然回眸一笑,态度忽的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苏子弃不禁打了个冷颤,据以往17年的经验,若是在安景然的脸上突然出现这种暖死人的笑容时,那就表示对面那人活不长了。

其实传说中温润如玉,俊美无双的安主席很可怕啊……(咳咳,那也要看对谁。)

如果你认为我们机智无双的苏子弃会选择在这时候跳入火坑英勇就义的话,哼哼,这位观众,那你就猜对了!!!情迷心窍色胆包天哦不,是英俊潇洒一片痴心的苏同学当然是不畏艰难险阻狂风暴雨雷电交加万事迎难而上了!!!

咳咳,于是,苏同学只是暗暗地吞了口唾沫,摆出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神情,“景然啊,只要能让我进学生会,怎么都行!”

安景然满意的点点头,“既然苏同学你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本主席也就不好再让你为难了,其实条件很简单,只要苏同学从此安分守己少惹事就行。呵呵,至于考A嘛……”

安景然顿了顿,眸里满是笑意。而苏子弃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至于A。”安景然继续,“就由本主席勉为其难的帮苏同学补习功课好了。”

“补……补习??!!!”

3

苏安两家是世交,又是多年的邻居,当年两家还指腹为婚,可是等苏宝宝和安宝宝生下来一看,两家家长相视苦笑:看来亲家是做不成了。(未必吧……)

话说苏同学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调皮捣蛋打架惹事无恶不作,而安景然却完全相反,温文儒雅,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优等生。

就这样,这对性格迥异的竹马竹马相安无事(貌似……)的上了同一所小学初中以致现在的高中,而品学兼优的安景然也毫无悬念的坐上了沉帝高中学生会主席的宝座,安景然越优秀,亲睐他的人就越多,喜欢安景然的人多了,苏同学当然就不爽了!忍无可忍的是前段时间学生会主席安景然与校花沈馨语的绯闻传得全校沸沸扬扬,苏子弃当然就更不爽了,心下狂吼:当我死人啊!!!

为了这事,苏子弃曾去询问当事人安主席绯闻事件的真实度,而安主席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将苏子弃由上到下再由下至上的打量个遍,就没了下文。

事后苏子弃破天荒地总结了一下前因后果,得出一个自称堪比史前大发现的结论:近水楼台先得月。

是这样的,校花沈馨语是学生会干部,平时跟安景然自然接触得多,而我们的苏同学呢,声名远扬的“惹事达人”,啧啧,这两人,怎么比怎么不平衡。于是,苏子弃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加入学生会!

结果——————

苏子弃皱着帅气的眉头,嘴里叼着的笔歪在一边,时不时看着一旁认真听讲的安景然。

“认真点。”安景然头也不转的小声说道。

苏子弃讪讪,移开视线,摊开笔记,拿好笔,貌似一丝不苟的盯着讲台。

怎么说呢,补习的这段日子,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

痛当然一目了然了,每天被逼着按时上课,不迟到不早退,听着讲台上无比厌烦的催眠曲。

而快乐嘛————

“景然啊,今天是去我家还是你家补习啊?”一下课,苏子弃就神采奕奕的眨巴眨巴自己的桃花眼。

“随便。”

“那我家好了。”

快乐就是增加了和景然单处的时间啊O(∩_∩)O~~

“这道题呢……是这样解的……苏子弃,苏子弃?”

看着灯光下苏子弃睡熟了的脸,安景然无奈一笑,看着这张赏心悦目的睡颜良久,最终轻叹一声,拿了衣服替苏子弃披好。多日来的劳累,终于使得疲惫的眼眸不堪重负,安景然也渐渐地阖上了双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责任感极强的苏同学犹记得还有一道题未完成,与周公道了拜拜,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看着此刻已睡熟了的安景然,和身上的衣服,苏子弃顿时明白过来,窃喜之余,不忘将衣服小心翼翼地为安景然披好。

触碰到安景然的刹那,苏子弃心中一悸,柔和的灯光下,安景然头枕着交叠的双手,熟熟睡着,容颜说不出的精致,平时的他彬彬有礼却冷悒疏离。现在却是分明的稚气未脱。

苏子弃一时间恍惚了神,慢慢俯下身,吻上了那优美精致的水唇。

感觉到了唇上的热度和近在咫尺的呼吸,安景然睁开惺忪的双眼,望着苏子弃突然放大了好几倍的俊颜,蓦地瞳孔大扩,明白了眼前情况,大脑一片空白,忘了该做什么,只是死死瞪着苏子弃。

而苏同学也好不了多少,一时鬼迷心窍,在安景然睁开眼睛的瞬间,早已六神无主。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保持着原有的动作……

一时间,静到仿佛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

“哒”的一声铅笔落地的脆响,将两人神游的魂魄招了回来。意识到此刻无比诡异暧昧的姿势,两人无比默契的倒抽一口凉气,立刻推开对方,尽量假装若无其事。

“景然啊,那个……”

安景然没等苏同学说完,毫不犹豫地送他一记眼刀,“不想死的话,今晚的事最好忘得干干净净。”该死,脸怎么这么烫!

苏子弃很识相地闭了嘴,依这么多年对安景然的了解,杀人灭口这种事安大主席不是做不出来。

4

第二天.果然一切如常。

苏子弃依旧过着自己痛并快乐着的日子,安景然依旧时时刻刻监督着。

苏子弃没解释那晚的事,安景然当然也不会傻到去问。两人极有默契地闭口不提。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但又似乎,两个少年之间,少了些什么,同时又多了些什么……

某些东西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大考终于来临。苏同学顶着全校不可思议的目光,款步踏入考场。从开始到结束,始终是神采奕奕,外带着一丝旁人看不懂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几日后,全校考试成绩单出现在学生会主席的办公桌上。

安景然执起单子,匆匆扫过,视线在苏子弃一栏中的那个醒目的A字上停顿了几秒。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起,是苏子弃发来的短讯:有事,放学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注意安全,今晚去我家哦^^

后面还加了个笑脸,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安主席只笑未回。

“喂喂,听说了没,苏子弃要加入学生会哦。”

“啊??就是那个苏子弃??”

“还有第二个苏子弃不成?当然是那个苏子弃了,我听说,浪子回头的原因,竟然是校花沈馨语哦。”

“沈馨语?她不是才和主席闹过一段么?怎么,苏少也看上了她?哇,校花好幸福哦。”

“谁知道呢,哎,可惜了那么两位大帅哥啊,看来要争个头破血流了……”

“…………”

群众的力量是可怕的,关于苏子弃进学生会的事众说纷纭,以上是最新流传最广的一版。然而更可怕的是,这一切都被恰巧路过的安主席听了个一字不漏。

要是以前,安景然定是一笑了之,可现在,除了想笑之外,竟多了些莫名的失落与苦涩,是想笑也笑不出了。

原来……原来是这样啊……

华灯初上,落暮成席。

安景然就这么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着,总感觉今天回家的路长了许多。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抬头,无意间看见前方路灯下仿佛等了许久的少年。

慢慢的,越来越接近,安景然仿佛看不见似的继续走自己的路。

擦肩而过的刹那,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苏子弃一改往日的随意懒散,语气中是掩不住的焦急:“景然,你到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我……”

安景然冷冷打断,面无表情:“不关你事。”

苏子弃毫不在意:“我考了A。”

“我知道。”

“那么你……”

“放心,答应你的我会做到。我会批准你进学生会。”安景然冷笑,“这样你就可以和你的校花双宿双栖了吧?”

苏子弃一头雾水,“什么校花?”

“沈馨语,前几个星期你不是还问起她的么?”安景然唇角勾起,说不出的讥诮,“原来苏大少费尽心机不辞劳苦是为博佳人一顾啊,呵,可真是用心良苦。”

苏子弃闻言,立马明白了,原来是安景然误会了,呵呵,貌似还吃了不少的醋哦,真是可爱啊。看着安景然吃醋别扭的模样,苏子弃只觉得心情大好,唇角不经意地勾出弧度。

这小子居然还笑得出来!安景然一阵火大,转身就欲走。

苏子弃一惊,玩笑归玩笑,要是真让安大主席生了气,后果……呃……

思及此,苏子弃急忙拉住安景然,反手一带,后者一个措手不及,唇就这么撞上了苏子弃的唇。

安景然俊脸一红,急忙想挣脱怀抱。苏子弃开始也是一脸愕然,慢慢的桃花眼里露出邪光,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托住安景然后脑,深深吻了下去。

呼吸越来越急促,苏子弃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安景然,转而将下巴抵在他肩头。缓缓开口:“呵呵,误会了是么?没错,我进学生会是是为了博佳人一顾,但那校花沈什么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也没兴趣。”

“那你……”安景然心跳加速,口气也软了下来。

“佳人,不就在眼前么?”苏子弃笑,“景然,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安景然尽量稳平在“砰砰”直跳的心脏,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哦,那回家吧。”

这回换苏子弃傻眼,就……这样……了?

慢慢跟上去,苏同学讪讪直笑,试探:“景然啊……”

“苏子弃。”安景然突然停下脚步,无比认真。

“呃。”手心出汗……

“我要做在上面的那个。”

“…………”

苏同学这回算是彻底傻了…………

哈哈,苏同学,以后有你“受”的咯~~~~~

原创文章,作者: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