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丛中一蠹鱼

早前,不知道三叶草。就像自己以前也不知道铜钱草一样。

小城,整建古文化名城,大幅度绿化,路边、小区中栽植了很多绿化树,法桐、白蜡、国槐等比较大的树都留下差不多一平见方不能硬化暴露泥土的根窝,根窝里遍撒了三叶草种子。春天伊始,翠绿的三叶草水灵茂盛,带着春天的色彩精灵一般映衬着峥嵘岁月的绿树。瞧一眼这些小精灵,就想起张爱玲。“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三叶草,依偎在树根旁,也是这样子,欢喜着,让人一目了然,生得好,长也得好,天天透出新绿。

三叶草,是开花的。这是自己的新发现。发现三叶草开花是在一个舒爽清新的早晨,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寂静中行走,无人的街道空旷整洁,法桐兀自摇曳,低头,脚边树旁的三叶草清幽的绿雾里,忽而挺立着剑簇一样星星点点的花朵,招摇着映入眼帘,很好奇,谁家把小葱栽进了树窝里的三叶草丛里,有的是葱奶头,有的爆开了花,再看其它树窝也有,牵起好奇心,蹲下来,看了又看,惊讶,原来是三叶草在开花结籽。花并不美,和大葱打种一样,甚至有点儿丑,仔细嗅一下,也没有香味。莫名的心动,也哀,三叶草的花原来竟是这样的,这个情绪驻扎在心,萦绕不去。

三叶草,是有着美丽故事的细小绿植。一个自己最亲的人的头像是三叶草中极少的四叶草,那是一株幸运草。记得那个属于三叶草独有的故事。三叶草许下心愿:希望有一个人能陪她一起品尝阳光的味道,幻想、听星星讲故事,做朋友。善解人意的安琪儿答应了她,一个拥有水晶般心灵的善良具有超人艺术天赋的男孩来了,天天坐在三叶草的身边,吹笛、弹琴、写生,自言自语。三叶草陶醉在他略带忧郁的清澈眼睛,想跟他说话,可自己发不出声音。她失望了,每天都默默注视着,夜里梦里都是他的身影,每天早上她的叶子上都挂着晶莹的水珠,那是幸福的泪水。男孩长大了,在一个美丽的黄昏,不舍,离别。三叶草想起安琪儿的话:如果再长出一片叶子,就能给他幸福。但是,那是很疼的。想到这里,三叶草忍着撕扯般的痛楚,长出了第四片叶子,那男孩,也得到了永久幸福……。路过她们,自己总是多看一眼,在纯真美好的故事里陶醉,每一天都被感动着。

想起自己栽种花草的事,忍俊不禁。总为自己的马大哈悔恨,也滋生出更多敬畏。有店临养了紫竹,送过来一根,说很好活。我欣欣然,找来废弃很久的花盆,装土,埋上,浇水,等待。好多天也不动样,担心着,天天去摸摸,没有生机,一次一次浇水,还是没有。那天,一个熟人搬了一盆吊兰,一根带着两个生长点的吊兰并且已长出几片小叶子的茎蔓被扯断落在地上,我捡起来,熟人说插在土里或者水里都能活,转送给我,我欣欣然又埋在紫竹边上,自此,也浇灌上一份心情。光阴匆匆,一个春天悄然而去,摸摸绿中透紫的紫竹叶片,凉凉的,叶片有了硬度,心里惊讶,原来生命迹象是生硬冷色里挣扎而来,在暖煦阳光里透出来凉意。那株吊兰,恹恹的,不长不死,叶片也没有干掉,枯黄着,细一看,才发现它的根在外面,好像是我栽反了,埋在土里的是它的上部,心里惊慌,想起了“本末倒置”,活生生的。我连忙将它从中间斩断,又把露在外边的根部再一次埋到花盆的另一边,这样即成了两棵,又想吊兰在屋里长得欢,一定喜欢阴凉,再一次多浇水,没想到过一二天,叶子便开始恢复,有了生命迹象。再一次浇水,它对生命的坚持,让人由衷惊叹,鄙视着自己的粗心和无知,叹息着自己的颠倒众生。

和自己的铜钱草分别了很久。铜钱草在自己的另一个家里,很长时间没回去了,想念家里的那株扶桑,还有那株君子兰,最担心着那瓶铜钱草。周一,终于憋不住,回去了一趟,铜钱草叶子颓败了很多,春节过后,无休无止开花,花要比米粒小好多,细细碎碎,白色,转眼几天就变成黄绿色,不知道是花还是种子,布满细细的茎蔓上,小小的叶子瘦而失去精神,那份颓败的绿色疼在心上。

细细碎碎,日子也着上淡绿色。自己无非就是草木从中一蠹鱼,爱着的都是细小的植物。没有大气富贵,没有奇姿幽香,静候在世界的角落,生着,长着,繁华着,也落寞着。让人动心的、软了心田的事物,都让人尊敬和感恩,也一定是心有灵犀吧。

原创文章,作者: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rticle/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