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55|回复: 0

释放根索卡,洪森是“怂”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4 16: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袁野

导读: “特赦”是柬埔寨政治游戏的规则。


9月10日,柬埔寨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柬埔寨前反对党救国党(CNRP)主席根索卡(Kem Sokha,也译金速卡)被允许保外就医了。当天深夜,65岁的根索卡回到了他位于首都金边的居所。

金边初级法院的发言人表示,鉴于其健康原因,法院依法允许根索卡离开拘押地保外候审,但在此期间他不能离开住宅所在的街区。

关心柬埔寨局势的人们对根索卡不会陌生。2017年9月3日晚,他在家中被警方逮捕,被以刑法第443条“勾结外国”罪名被起诉,如果罪名成立,根索卡将获刑15至30年。目前,案件仍在依法调查和审理中。

法院怎么突然就把他放出来了?

“特赦”是柬埔寨政治游戏的规则

根索卡被释放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自其被逮捕以来,这位反对党领袖就成为柬国政坛局势的焦点所在,各方势力都围绕他大做文章,根索卡已经成为所有反对人民党政府的人所共同拥立的“图腾”,这班人时刻准备拿他当牺牲品,给柬埔寨“民主之战”祭个旗。

既然是“图腾”,自然就不能轻易放过。根索卡获释令各国媒体都颇感惊讶,因为他最近的六次保释申请都被法院否决了,最新一次是8月22日;8月30日,金边初级法院刚刚宣布延长其拘留期限6个月,不允许保外候审;29日,洪森首相在公开演讲中也表示,目前根索卡仍是嫌犯、而非囚犯,所以没法特赦他。

可既然是“祭品”,也就不能遂了对方的意。熟悉柬埔寨政治发展史的人对于根索卡的获释都不会感到意外,因为赦免政治人物是柬国当代政治的一条惯常的游戏规则,不止根索卡,再大的角色,洪森也特赦过,而且不止一次。

根索卡(@路透社)

2006年,根索卡的前任,柬埔寨真正的反对党领袖桑兰西(Sam Ransy,也译森朗西、沈良西)就写信给洪森表示歉意,后者随即特赦了他,双方握手言和。2013年,同样的戏码又上演了一遍,桑兰西在大选前几天获得特赦。今年4月,因涉及毒品加工案被捕的前副首相涅文才也获准保外就医。其他大大小小的特赦,更是不胜枚举。

最近一个月来,洪森首相更是亲自下令特赦了一大批政治人士,其中既有政治评论员、社区活动分子和记者,也不乏救国党的高层,根索卡获释也是乘上了这波东风。

8月17日,在自由亚洲电台(RFA)大骂执政党是一起谋杀案的幕后主使、被以“诽谤罪”判刑18个月的政治评论员金索获释。20日,狄万妮等4名“万谷湖土地社区分子”获释。21日,两名前RFA记者被临时释放。25日,在脸书上张贴地图指控政府“割让”土地给越南,被以“伪造文件”及“煽动歧视罪”入刑的前救国党议员翁颂安被特赦。28日,原救国党新闻主任美速万那拉和其他14名党积极分子获得释放。此前的23日,因侮辱柬埔寨王家军队而被判入狱的前高棉力量党主席孙斯雷洛塔致函洪森道歉,当晚即或特赦。

据统计,几周以来,在洪森首相请求下,西哈莫尼国王颁发御旨,释放了20多名反对派人物。洪森还宣布,他计划在亡人节(10月12日)、送水节(11月4日)、独立日(11月9日),以及柬埔寨终止内战20周年纪念日(11月20日)大规模特赦囚犯。

这些被释放人士的姿态也是各有不同。孙斯雷洛塔出狱后激烈地抨击了桑兰西,指出“一些美籍柬埔寨人和偏向外国的政治家根本没有自己的政治担当和立场”,表示“我是也美籍柬埔寨人,但我坚持高棉主义视野,不拿外国主义。”孙斯雷洛塔还说:“现在示威的政治和制造互相记恨的文化已经过时了。这个时代,真正的政治家和爱国者要鼓励人们勇敢接受实现和举办面对面的论坛,解决人民的灾难,而不是打破人民饭碗。”

前救国党人多半选择引退。翁颂安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暂时还未想重返政坛,因为救国党已经不存在了,而他又不想加入其他政党,“我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坐飞机去美国与家人团聚。”桑兰西的干将美速万那拉在获释时宣称将继续政治生涯,“与洪森首相的儿子们竞争”,但3天后他就在暹粒省的一间寺庙出家了。

金索的态度最为激烈。他对记者表示未来将继续担任政治评论员,“以促进柬埔寨民主的发展”,但若受到外国邀请,他也会考虑出国进修一段时间。9月3日,当金边市法院传唤他出庭说明涉嫌诽谤和煽动罪时,金索已经逃到泰国了。

特赦背后的政治考量

考虑到柬埔寨的历史,洪森政府坚持特赦的做法并不难理解。“民族团结”是如今的柬埔寨王国最基本的政治共识之一,洪森首相和柬埔寨人民党执政的合法性源泉之一,就是20年前与各方一起同红色高棉政权谈判,最终给柬埔寨社会带来了和平与稳定。曾经的惨痛记忆去日未远,政治斗争自然也要有所顾忌。

7月29日,在柬埔寨干丹省,柬埔寨首相洪森在投票站投票 图自新华网

8月29日,洪森首相就在演讲中表示:

“全国同胞们,只要我们有能力,我们就应该去做——应该帮助那些已承认错误的人,毕竟他们已服过刑,这是他们获释的原因之一:为了让我们的民族可以在和谐与团结的气氛中和睦相处。”

释放不是平白无故的。所有获释的政治人士都向洪森写了道歉信,并申请国王的宽恕与特赦。洪森接着说:

“所以我才要求媒体单位广泛地传播这些道歉信,包括在电台、电视台、Youtube、Facebook等平台,因为之前只看到在Fresh News(柬埔寨官方媒体)上广泛传播。”

1959年9月,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对国民党战犯实施特赦,后者闻之极为激动,共同给毛主席写信,信中说道:“党对于我们,真是恩同再造……我们谨向您庄严地保证,今后在思想上、行动上,积极拥护党的领导和杜会主义道路,永远跟着共产党走……”显然,对毛主席的政治智慧,洪森颇得其妙。

释放这些人后,人民党也有足够的信心保证他们不会再次兴风作浪。在经历了内战和越南侵略战争后,柬埔寨民众对动乱和战争的痛苦记忆刻骨铭心,加上目前缺乏杰出的反对派领导,国家内部想要推翻现政府的动力尚未形成质变。人民党对军队的牢牢掌控,更起到了定海神针般的效果。

更何况根索卡本身也不是那么重要的角色。虽然贵为救国党主席,但却是2017年3月才上台的“顶班”主席,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他在政坛上其实都没多大的存在感,前救国党主席桑兰西才是洪森真正的对手。桑兰西一直在法国上蹿下跳,什么时候他回国了,那才真是大新闻。

选择此时释放根索卡,金边显然经过了一番考量。柬埔寨大选已经结束超过一个月,新政府也于9月初顺利成立,作为陆续释放政治人士过程的一部分,此时将最“大牌”的反对派人物释放,也属理所当然。根索卡本人的健康状况也是原因之一,他有严重的糖尿病,左肩膀也需要做手术,英国《卫报》就援引“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副主任菲尔·罗伯逊的话说:“(柬埔寨政府)显然意识到,如果他在被拘留时发生了什么事,将会发生公共关系灾难。”

柬埔寨首相洪森与选民握手 图自外媒

此外,洪森首相即将开始新任期的首次出访,此时释放也有“释放善意”的意味。根索卡出狱当天,洪森已经抵达中国出席中国-东盟博览会,12日赴越南河内参加世界经济论坛东盟峰会,还将于9月27日赴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并发表讲话。

没错,释放根索卡也有部分原因是出于国际压力。尽管洪森首相和柬埔寨政府都一再否认这一点,但作为旁观者,必须承认国际压力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对于小国而言,这份压力尤为沉重。9月4日,桑兰西就在接受RFA采访时幸灾乐祸地说:

“我知道洪森现在正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要他立即释放根索卡。我非常有信心:洪森无法避免这种压力……他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与国际社会谈判以寻求出路。”

大选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围绕根索卡的争论,是柬埔寨大选的余波。今年年初,笔者就曾指出,在解散救国党、挫败“颜色革命”阴谋后,柬埔寨在2018年还将面临一道坎,那就是五年一度的大选。现在看来,这道坎虽然有惊无险地跨过了,但过程绝对算不上一帆风顺。

2018年7月29日的大选是柬埔寨的第六届国会选举。相比于2013年的混乱、暴力、争议不断,今年的大选平静、顺利而圆满,没有任何抗议活动或暴力事件。投票率高达82.9%,显著高于2013年的69.6%,联想到今年年初俄罗斯如何为拉抬大选投票率而使尽解数,柬埔寨2018年大选可谓相当成功。

选举结果更是巨大的成功:柬埔寨人民党获得76.78%的选票,赢得了国会全部125个席位。新一届柬埔寨国会中,只有人民党一个政党。

这个结果虽然颇让人瞠目,但细究起来也不乏合理性。柬埔寨政党政治早已显露出两党制趋势,1993年以来的六次选举中,有两次(1998年、2003年)只有3个政党获得席位,即人民党、奉辛比克党和桑兰西党;2008年虽然有5个政党进入国会,但拉那烈党和奉辛比克都只有2席,式微明显。2013年,全部席位再次由2个政党瓜分,其中人民党68席,救国党55席。

7月29日,在柬埔寨干丹省,选民在投票站查看选民名单 图自新华网

2017年11月救国党被取缔,其他政党无法与人民党竞争,也是理所当然。在今年2月的参议院选举中,人民党就获得了全部58席。1955年至1966年,柬埔寨的民盟政党也曾连续4届蝉联一党政府;1968年至1980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同样连续4届赢得国会中的全部议席。

结果好并不意味着一切好。尽管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大选前后还是有不少杂音。选举结果公布后,两个小党——高棉之光党和佛法民主党致函美英等国,要求干预大选结果,另一小党民主联盟党则宣布抵制选举结果。救国党更是活跃异常,先是在国内发动“干净手指”运动,号召民众不去投票,继而鼓动国际社会谴责大选,桑兰西更是声称大选投票率不到50%。

桑兰西的指控可能是胡说八道,但选举数字的确有令人皱眉之处。本次大选出现了高达59.6万张废票,占投票总数的8.3%,是2013年的5倍还多,在拥有席位最多的金边市、干拉省、波罗勉省和磅针省,废票率均接近或超过10%。上次大选中,这四地都是救国党的“大票仓”。

另一些插曲也给大选蒙上了些许阴影。6月17日,奉辛比克党主席拉那烈亲王遭遇车祸,74岁的亲王身受重伤,王妃遇难。7月11日,美国《时代周刊》等多家媒体炒作了一阵“中国通过网络攻击干涉、影响柬埔寨选举”的谣言。7月16日,有谣言称柬埔寨的柬埔寨-越南协会发出呼吁,鼓励越南人民参加柬埔寨选举。8月10日,洪森首相的脸书账号被盗,警察2小时候才抢回账号,在这段时间里,黑客发布了一条假信息,称人民党将把赢得的议席分给民主联盟党和奉辛比克党。

西方威胁施加制裁

在上一篇文章中,笔者写道:“西方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他们不会承认大选的合法性。”现在看来,果不其然。今年3月,美、英、德、澳等45国发表联合声明,敦促柬埔寨恢复救国党、释放根索卡,并确保大选自由公平。随后,美国、欧盟、英国、瑞典、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陆续拒绝派出官方监察员参与大选,日本经过一番波折也停止了支持柬埔寨。选举结果出炉后,西方各国政府均公开予以谴责,主流媒体更是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抨击。

9月6日柬埔寨新一届国会举行开幕仪式,美国、欧盟、澳大利亚、瑞典、法国、英国、加拿大、德国和保加利亚的驻柬大使拒绝出席。

西方没有止于口头抨击,而是正威胁要出台实打实的制裁措施。欧洲议会已经多次敦促欧盟委员会制裁柬埔寨,还可能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布联合声明谴责,后者将于9月10日至28日举行例会,根据暂定议程,将于9月26日讨论柬埔寨人权问题。

美国的动作更快。7月25日选举前夕,美国国会众议院就通过了“柬埔寨民主法案”,宣布对洪森首相和其16名家属以及政府高官实施制裁,包括禁止他们入境美国、冻结其在美国的资产。8月17日,美国国务院扩大了对支持柬埔寨政府“破坏民主”人士的签证限制。此前的4月14日,美国驻柬大使馆还解雇了32名当地雇员,理由是他们涉嫌传播色情图片。

当然,西方也不是铁板一块,8月17日,英国新任驻柬大使就忙不迭地承认了大选结果,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更是在7月29日当天就发去了贺电。此外,印度、斯里兰卡、菲律宾、泰国、新加坡、老挝和越南等都已表明立场支持柬埔寨选举,中国和俄罗斯的支持更是第一时间到达。

值得一提的是,9月6日柬埔寨新政府成立当天,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去了贺电,表示“对于柬埔寨通过公开政治对话加强民主的进展,亲王可以依靠德国。”德国一直是支持柬埔寨反对党最力的国家之一,通过阿登纳基金会向桑兰西提供了大量援助。柬埔寨政府发言人速恩山兴奋地表示,默克尔此信意味着选举结果已被欧盟承认。

金边政府所面临的压力是巨大而真切的。8月8日,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就警告称,柬埔寨正面临着国际融资减少和国际援助抽离的风险,威胁政府收支平衡和经济发展。穆迪指出,来自美国、欧盟和澳大利亚的援助占了柬埔寨外国援助总额的43%,2016年柬国政府收入的8%。

更要命的是,柬埔寨的支柱性产业——服装和鞋履出口(占出口商品的73%)极大地得益于欧盟和美国所提供的免关税、免配额贸易优惠地位。柬埔寨在欧盟享受“除武器之外一切(EBA)”政策,仅此一项每年就能省下约6.8亿美元的关税。此前,欧盟已经不止一次地威胁要取消EBA。

洪森接下来要怎么办

在这样的内外形势下,释放包括根索卡在内的反对派人士、缓和、安抚大选造成的紧张氛围和不满情绪,就成为人民党政府的必然选择。幸运的是,洪森首相已经在柬埔寨掌权33年,他有足够的经验、智慧和资源处理眼下的政治局面。

第一件事自然是组建执政团队。9月6日,柬埔寨王国新一届政府内阁成员名单公布,全部57人,包括1名首相、10名副首相、17名国务部长和29名部长全都是第五届政府的原班人马,没有更换或开除。“我维持一样的部长,工作好要努力做到更好,工作不好要努力改善。”洪森表示,“酒酿得久才好喝,姜是越老越辣!”

新政府也不是没有新变化。8月31日,洪森申请国王批准将10位警界高官退休,他们全部是上将,其中最受关注的是金边市警察局局长尊速万上将和移民总局总监速坡上将。洪森同日还提名了3名新人,接任移民总局等空位。

其他方面也进行了人事变动。今年1月,人民党中央委员会扩员,柬埔寨最高法院法学委员会的两名成员、上诉法院院长、以及司法部发言人成为中央委员。柬埔寨最高法院院长此前已经是人民党政治局常委。7月25日,洪森在脸书上表示:“人民党不只在竞选拉票时出现,而是在各种情况下都在领导国家发展。”

与反对党的对抗仍在继续。人民党继续招降纳叛,9月1日,救国党活跃分子、曾于8月30日奔赴位于柬越边境的监狱呼吁释放根索卡的努文华宣布加入人民党,并在王宫前最神圣的神庙按照佛教仪式上香宣誓。8月31日,一名使用无人机航拍反对党集会场面的澳大利亚纪录片导演被判间谍罪成立,处以六年监禁。至于桑兰西,洪森表示自己在赴美欧访问期间不会与他有任何谈判。

为了让其他政党有事可做,人民党政府建立了一个“最高咨询理事会”。该组织有权参于政府政策和法律草案的咨询工作,颇为神似中国的全国政协。理事会共有30名成员,分别来自15个政党,洪森表示:“我可以利用政党领袖提出的宝贵意见来弥补柬埔寨人民党政策。”有三个小党拒绝加入该理事会。

接班人问题也提上了议事日程。早在2013年外界就猜测洪森将逐步培养下一代,如今,年届66岁的首相终于采取了行动:9月6日,柬埔寨王家军换帅,前王家军副总司令、四星上将洪马内出任代总参谋长兼陆军总司令,成为柬军“三巨头”之一。

洪马内

今年41岁的洪马内是洪森的长子,也是柬埔寨除了洪森和韩桑林之外军衔最高、也是最年轻的上将。他1995年参军,是柬埔寨第一位美国西点军校的毕业生,除此之外,他还拥有美国的经济学硕士和英国的经济学博士学位。洪马内的履历十分完整,自2008年起担任负责全国反恐和特种部队的指挥官。柬埔寨国防部长狄班就在就职仪式上表示,委任他不是因为他父亲是首相,而是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谁想说什么都可以,但是全体王家军都承认他。”

洪森有5个孩子。长子从军,次子洪马奈目前是掌管国家安全命脉的国防部情报总局局长,三子洪马尼则曾担任洪森的私人秘书,还曾担任人民党青年部部长。不断有传闻称,洪森渴望用“新加坡模式”来推动柬埔寨的发展,他与李光耀父子都关系良好。

内政既定,下一步就将转向外交。自9月10日起,洪森就将开始一段密集的外访行程:继中国、越南和美国之行后,10月初将赴日本参加湄公-日本峰会,随后去印尼巴厘岛参加2018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10月17日赴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第十二届亚欧首脑会议,20日访问土耳其,22日至25日赴瑞士日内瓦参加2018年世界投资论坛。很明显,洪森希望通过这一套密集的“组合拳”尽快为柬埔寨打开局面。

中国是洪森新任期首访的国家,更是面临西方孤立的柬埔寨的靠山。2018年,中柬的互动格外密切,中国的帮助也一如既往地有力。就在洪森首相率团抵达广西的同一天,9月10日,西哈莫尼国王也同太后乘专机抵达北京,目的是检查身体。

今年年初,洪森在一座由中国投资5700万美元修建的大桥的开工仪式上曾这么说:

“中国领导人高度尊重我,平等对待我。我想问问那些指责我过于亲近中国的人,除了诅咒我、惩罚我、威胁要对我实施制裁,你们还给过我什么?”


原标题:释放根索卡,洪森是“怂”了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