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32|回复: 2

尹国明:“港独”势力猖獗现象背后令人深思的原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2 19: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的“占中”行动,成为香港政治的又一道分水岭。这次“占中”的参与者,不全是“港独”分子,但是“占中”行动,却是“港独”势力在香港政治中公开亮相的开始,在之前,他们还是在黑暗中悄悄生长的状态,香港还基本没有“港独”的声音。港独”势力和其他泛民派一样,都有着“抗中”和怀恋殖民时代的共同心理,但“港独”走的更远,是泛民派中的最激进的力量。

“占中”行动,发生的思想文化背景,就是我们在上一部分已经谈到的,因为大陆的毛泽东思想这个理论发动机已经实际被熄火,大陆自己的舆论场,也在自由主义的冲击下,各种分裂势力、文化买办都表现的极为活跃,意识形态领域乱像丛生,香港已经无法从大陆获取足以压制西方自由主义思潮的思想养分,香港的左翼思潮全面沉寂,香港已经没有克制右翼政治势力的政治力量。中右的建制派和极右的泛民派,就成了香港政治斗争的主线。
“一国两制”的顶层设计,是在八十年代。当时香港的左翼力量还在,香港的爱国主义还有很强的影响力。香港“一国两制”的硬件设计,跟当时的香港软件大体配合。但是一旦香港的社会政治思潮发生了变化,“一国两制”的思想文化基础就变得微妙了。

本来,按照七十年代的香港思想文化情况,毛泽东思想压制自由主义,民族主义也就能从殖民主义文化的笼罩下,很强势的表现出来。如果这种状态能够持续到香港回归之后,来自大陆的毛泽东思想继续压住西方的自由主义,爱国主义力量就能压制“港独”势力。
一旦毛泽东思想这个发动机熄火,而香港文化中的腐朽一面,和台湾文化一起,反过来对大陆的文化产生很大影响。只要看看九十年代之后,大陆的文艺界发生的变化,就能把这个趋势看的很清楚。现在大陆的很多电视主持人,说话的腔调都有一股港台味。

在没有强势的左翼政治力量的情况下,香港的一些具有民生诉求的底层老百姓,就会被极右的泛民派的自由民主口号吸引。香港的泛民派成功的把香港的建制派,塑造成为香港的特权精英阶层的形象。泛民派共同的理论旗帜是自由主义,但是这一次却比较“巧妙”把香港底层民众的民生要求纳入到泛民派的“自由”“民主”诉求中,让很多基层市民以为泛民派政治诉求实现了,他们的民生就会改善。本来,推动改善民生,是香港左翼的目标和任务,因为左翼没有了力量,民众就导向右边。泛民派实际是利用了左翼力量的基本盘。

类似的情况出现在美国,出现在台湾。都因为左翼力量的虚弱,生存日益艰难的工人、农民等底层民众,就把希望投向了右翼政治力量。他们被引导到一个简单的逻辑陷阱中:现状就是台上的建制派造成的,所以跟建制派对着干的,就可以支持一下试试。在美国大选中,不满而又无助的选民,就把选票投给反建制派的特朗普。四年前,八年前,他们也曾经把希望寄托在要“变革”的奥巴马身上。在台湾,选举获胜的是抨击两极分化的民进党。
问题是,特朗普和蔡英文,他们哪个能缩小贫富差距,能够改善底层民众的生存状态?贫富悬殊问题本来就是资本主义的痼疾,无论是特朗普还是蔡英文,无论是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还是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他们哪个会质疑,哪个敢质疑资本主义的合理性?

香港也是一样,建制派是香港资本主义的既得利益者,泛民派的背后的金主,哪个不是资本主义的既得势力?他们的区别,最多只是买办资本和民族资本的区别。在造成香港基层民众不满的贫富悬殊问题上,他们没有区别。

这就回到一个基本问题上,在香港,泛民派和建制派都代表资本的利益,那谁来代表香港劳动者的利益?本来是香港的左翼力量,是香港基层民众利益的代表者。建制派在争取底层民众的方面没有优势,只有香港的左翼力量才有。但现在香港的左翼力量在香港政治博弈的中心舞台上,已经在八十年代就土崩瓦解,消失了踪影。原因我们在上一部分讲过了,大陆的毛泽东思想发动机已经停止运转了。没有强大的思想武器,即使香港在法律意义上已经回归,照样不能催生出左翼力量来。

理论力量的缺失是无法通过物质力量的强大来弥补的。大陆给香港那么多利益输送,但是基层民众却不能成为这些利益的受益者,大陆输送的利益都落入了香港的资本财团的口袋里。香港民众因为无所收益,也就不会因为大陆的利益输送而心向大陆。

“港人治港”变成了香港富人治港,他们收割了香港的发展成果和大陆向香港输送的利益,导致香港的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底层民众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香港的阶层越来越固化,年轻人的上升空间越来越狭窄,话语权也被精英阶层垄断,香港底层人民的政治话语权也很微弱,有政治诉求却没有足够的表达通道,久而久之,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对香港政府积累着越来越多的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经过一些人的引导又指向大陆,指向统一。
能把这部分人的不满引向大陆,引向统一,不是自发的过程,而是跟香港回归之后的文化教育领导权有关。

香港的回归是采取“一国两制”的模式,香港实行高度的自治权,表现在文化教育领域,就是香港延续了原来的殖民时代的文化教育体制。政治殖民虽然结束了,但是并没有对殖民文化进行清算,导致今天香港的殖民文化还有很大市场。香港政府想在学校推行爱国教育,都因为阻力和干扰而停了下来。殖民主义教育必然在价值观方面,有塑造亲西方和“反中”人才的价值观注入,大量的“反中”学生就是这么批量生产出来的,这些被殖民教育洗脑成功的学生被推上了“占.中”一线,充当西方势力扰乱香港的炮灰。

香港不仅仅爱国教育受阻,基本法23条的立法也没有完成。导致香港对颠覆和分裂势力缺少必要的反制能力。这些渗透力量的存在,就是服务于西方国家搞乱香港颠覆中国的目的。香港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认为:“23条的未能通过给香港留下了巨大的漏洞,那就是没有法律禁止分裂国家以及武装的颠覆行为。”

在这点上,香港有点像乌克兰,非常适合于外部势力搞颜色革命,各种外部力量在香港的渗透毫无阻力,他们可以直接插手香港的文化、媒体和教育,为颠覆和分裂行动进行思想文化和组织的准备。有香港消息人士称,设于香港中文大学的香港美国中心,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虽然名义上是一个民办非盈利机构,实际上它的后台是美国驻港总领馆。现任中心主任侯儒楷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关系密切,早年在美国国务院中国事务办公室工作时曾经共事。香港因为其特殊的历史和现实因素,被各国情报界称为“亚洲间谍之都”。根据斯诺登对英国《卫报》记者的爆料,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就是美国CIA在香港的大本营,里面300多名工作人员,大部分用经贸、外交、文化的身份为掩护从事情报工作,并且从2003年开始,美国CIA就把香港作为对大陆情报界的一个桥头堡。香港中文大学也不简单,不仅这个设在香港中文大学的香港美国中心能够垄断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学教材,香港互联网的心脏也设在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的香港互联网交换中心,担任香港互联网服务中枢的角色已经有20多年了,通过这个交换中心的系统,就可以直接进入政府机关、军事机关、警察部队、金融机构。香港中文大学,并非被外部势力渗透的唯一学校,NED以及其下属的NDI在港大成立了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而‘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就长期任职此机构,多名“占.中”骨干也是他的学生。目前被曝光的这些渗透信息还只是整个渗透布局的冰山一角。

这种校园渗透,已经达到什么程度呢?没有这次大陆女生怒撕“港独”海报事件,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问题有多么严重。
9月4日,香港中文大学举行新学年开学礼,中大校园内多处出现了写有“拒绝沉沦 唯有独立”“香港独立”等标语和大型横幅。中大学生会会长区子灏公开承认,这些“港独”标语是学生会所为,并扬言会派人“死守”不让校方拆除,还煽动学生到场支援

之后的两天里,香港教育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大学等四所大学校园内也相继出现了“港独”标语和横幅。截至9月6日,香港理工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树仁大学等三所大学也出现了“港独”标语,并打出了“香港独立,支援中大学生会”和“提倡港独没有罪,声援中大学生”的横幅。
“港独”势力是有些国家有意识培养的,他们不仅仅把触手伸向校园。

虽然“港独”势力不可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只要大陆不乱,香港就失控不了,但他们的危害性也不能小视。围绕香港的博弈,虽然在台面上的主角是香港的各派政治力量,实际是中国与美国的一场颠覆与反颠覆的斗争,这一场博弈的结果决定香港的未来定位,是中国面向世界走向世界的桥墩还是西方势力对大陆进行政治经济文化渗透的基地。

本文,重在分析香港的问题根源,找到了根源,办法也就呼之欲出了。有一些改变是慢功夫。当务之急,是香港应该完善安全和言论自由方面的立法,堵上外来政治渗透的漏洞,对“港独”言论和行为设定法律边界,支持香港的左翼力量,并通过他们,把香港的统战重心放在基层民众。
发表于 2017-9-13 08: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该深思的是,为何闹事的主力全是回归后的年轻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3 14: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大陆的毛泽东思想这个理论发动机已经实际被熄火,大陆自己的舆论场,也在自由主义的冲击下,各种分裂势力、文化买办都表现的极为活跃,意识形态领域乱像丛生,香港已经无法从大陆获取足以压制西方自由主义思潮的思想养分,香港的左翼思潮全面沉寂,香港已经没有克制右翼政治势力的政治力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