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 马家的哥哥与马家的妹妹

    文/萧楼  马家的妹妹很漂亮,眼睛大大的,皮肤很白。皮肤是人的第一件衣服,皮肤白皙的人,不会难看,加

    2021-01-23
  • 春花秋月何时了

    文/萧楼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有如时钟按部就班的过去。人生在世,朱自清说,为什么到世上来白白的走一

    2021-01-23
  • 淡然相对,如此甚好

    不贪,不恋,不记于心,不燥于形,如此,甚好。——题记人生,就是一场无止境的旅行。旅行中,会遇到形形色

    2021-01-22
  • 春风得意,繁华似景

    春风得意绿杨柳,桃花献媚蜂飞舞。彩蝶翩翩出双对,百鸟争鸣虫揍曲,一曲相思寄早春,手中折柳盼君归。——

    2021-01-22
  • 我看袭人

    《红楼梦》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巨着,其文学价值不用多说了。故事中场景之大、人物之多就更不用多说了,如叛逆

    2021-01-22
  • 韶光如梦,夜未央

    明朝何夕,已成陌路。漫天星辰,划破相思。指尖流沙,漏过年华。半倚轩楼,月残影下,夜景凄凉。——题记月

    2021-01-22
  • 学校外出中层会议的常规模式

    文/萧楼昨晚见一个人拎着东西往家走,知道他们外出的会议结束了。听旧日的同僚说,他们要去外面开中层会议

    2021-01-22
  • “朴实”这个词是吴斌们造的

    文/萧楼  毛泽东主席说过,卑贱者最聪明。套用一下,我以为卑贱者最诚实,最善良。  杭州的普通公交长

    2021-01-22
  • 精子在男女间欢快的跳来跳去

    文/萧楼  昨日晨间上海电视新闻读报栏,说一对新婚夫妇,结婚半年多,妻子一直没有身孕,去医院检查,双

    2021-01-22
  • 阳关三叠缓缓唱

    阳关三叠——阳关三叠缓唱,一醉且酡颜。身去日华远,举首望长安。四年留蜀,那复

    2021-01-22
  • 关于请字的音义及其他

    楚天寒先生在其文《我看“孤平”(续)》中,举例唐白乐天诗《和令公刘宾客归来称

    2021-01-22
  • 命运——就是一种信仰

    白驹过隙,迈过无知的岁月,青春多了一点强加成长的成熟。流淌的四季,斑驳模糊的故事,就了“回忆”这个伤

    2021-01-21
  • 我已从伤感落寞中醒来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小雪的第二天,再过不到半个月,就到你去世三周年的日子了。回想这三年来,觉得时间过得好

    2021-01-21
  • 浮生一梦中

    人生愁恨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2021-01-21
  • 曾经的我,你还记得吗

    漫步在幽静的小道,微风温柔的亲吻着大地,那沉睡已久的记忆渐渐的,清晰的浮出我的脑海。在花开花落的时节

    2021-01-21
  • 箫音难驭

    箫声咽——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

    2021-01-21
  • 让眼睛看向远方

    红柯老师说:“他在新疆写北方,在北方写新疆,距离产生美,让眼睛看向远方。”也

    2021-01-21
  • 在马镇看“神”山

    风,是有眼的。瞅中了石山的一面断崖,目光便死死地盯住,直到有了痛感。山把风的目光撞弯了,山壁上留下印

    2021-01-21
  • 沙漠之眼

    干旱的陕北,渴得沙粒都要晕眩。骆驼草成了盼水的形象,红柳根下扎成脉管样的细网,但终究抵抗不了四季的火

    2021-01-21
  • 回忆之美

    总有一种冲动,想把自己眼所见的东西都写出来。而又不愿意去写今时今地的事。人总有一种叫做怀念的感情,熟

    2021-01-21
  • 柳绿沧海发春华

    时节是万物的依归,草探春,柳绿枝,雀鸟欢歌,不知名的小虫也飞了起来。看远天,白云在和煦的风中轻盈的变

    2021-01-20
  • 生命喜与悲

    曾经读过一个故事,老喇嘛对小喇嘛说:当你刚来到这个世界,你在哭其余人在笑,当你离开这个世界,你在解脱

    2021-01-20
  • 春日的记忆

    春,逝去了,逝去在城市匆忙的脚步里;逝去在楼群掩映的温度里;逝去在街头巷尾的假山假石还有真假难分的姹

    2021-01-20
  • 梦在走,捉弄风月

    时光倒着飞转,是我们的渴望。何需要渴望?树木就能倒着飞转时光。如果时光里充满荒诞,那么荒诞中一半就是

    2021-01-20
  • 青花瓷

    70多岁的奶奶得了重病,躺在老屋的炕上,目光所及之处便是红漆柜子上的那对青花瓷花瓶。许久,慢慢地起身

    2021-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