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 那片茫茫的雪

    清晨,天阴沉沉的。灰蒙蒙的云遮向天际。灰褐色的山把苍峻的手指插入云端,守护着从睡梦中还未苏醒的山城。

    2021-01-10
  • 永远的廊桥经典

    曾记得,一个叫罗伯特的美国人,曾用他的镜头与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全世界,罗斯曼廊桥一时成为了人们

    2021-01-10
  • 东栏梨花白

    家不远的坡地上,有十几株梨树,构成不大不小的一片梨园。年年柳树飘荡起黄金丝,梨园里的淡淡清香就溢了出

    2021-01-10
  • 勇敢走过生命和爱的尽头

    有时你问,活着究竟是为何?这段时间,你的很多信念突然被颠覆。你发现,那些曾孜孜不倦追求的东西竟只是一

    2021-01-09
  • 时间是最好的药,背对远方,选择追求

    其实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也挺好,准时上下班,闲暇时喂喂金鱼,逗逗乌龟,眺望着远处建立的一栋栋高楼大厦,

    2021-01-09
  • 带上自己的心情去旅行

    五月份的天空,没有过多杂质带来的纷扰,没有时空错乱的幻想,干干净净的带给人一种舒适感。坐上车,没有目

    2021-01-09
  • 等一封信

    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喜欢沉醉于等。有的在等人生改命、等俯视众臣那天,甚至在等待模糊不清,在某一天终于等到

    2021-01-09
  • 诗意古盐道

    文/杜韦慰 走进镇坪古盐道,犹如走进一幅古朴而诗意的画卷。五千年风雨沧桑,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镇坪古

    2021-01-09
  • 且以幸福,邀约炊烟又起时

    孩子5岁那年,为了方便孩子上学的缘故,也为了假期有个栖身的场所,便从老家搬到了城里,至今想来,已有十

    2021-01-09
  • 一个梦

    有一晚,我做了个梦。梦见和奶奶一起剥玉米,她依然还是剥的飞快。剥完后,她对我微笑着,站起身健健康康地

    2021-01-09
  • 罗川锁记

    小时候去舅舅家玩,外祖母经常给人介绍我家的情况,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他家在县里&rdq

    2021-01-09
  • 摆渡人

    于海浪之上,看见光的属性,夹杂着泥土的气息,粗糙里总带有几分别样的细腻。很多人对待美丽,有着别样的偏

    2021-01-09
  • 睢宁小城

    环宇澄清,长空寥廓。苏北有睢宁小城,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方圆一千八百平方公里,重镇十六,居一百三十万

    2021-01-08
  • 独特女子的精致与潦草

    独特的女子,精致优雅且潦草,骨子里透出天然的妩媚,生动晶亮,而不是一尊修饰完美的雕像,这样的率真是极

    2021-01-08
  • 无聊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其实啊,人生在世,一旦没有了追求,没有了梦想,习以为常的生活对予谁来说都是一件很无聊的事。不信?你问

    2021-01-08
  • 牵挂,一种孤独的美丽

    路上,悉心地收集着,美好的、忧伤的或是零散的。慢慢的,人生的行囊,鼓鼓的掺杂着不同的情绪。走累了,停

    2021-01-08
  • 我的七十年代

    //马家辉 情怀色台湾《中国时报》来电约稿,谈香港的七十年代,我在电脑前回顾了一下,想到了这些。

    2021-01-08
  • 安静的冬

    //毛延茹 水玲珑美文已是深冬。两旁的树光秃秃的,几片枯叶在风中摇摇欲坠,那样的固执忠诚。这个季节几

    2021-01-08
  • 冬日里的迎春花

    // 文白培侠 百舸文苑 下午阳光暖暖的,但冬季的风依然冰凉冰凉。与朋友随性穿过村庄,向心仪已久

    2021-01-08
  • 韩家民俗村咏叹

    这是深秋的一个傍晚,阴雨霏霏,落叶飘零。走进韩家民俗村大院,古典宏伟的建筑群缄默不语,一眼望去,旧时

    2021-01-08
  • 突然,我想醉了

    蹉跎岁月,辗转已是四十余载;忆流年,把酒问天,谁知一片心。——题记岁月易逝,

    2021-01-08
  • 江南印象,旖旎如画

    烟雨中的江南,唯美悲伤。独自沉浸在一片雨雾之中,听屋檐下雨水滴落的声音。那些个树枝上活蹦乱跳的小生灵

    2021-01-07
  • 何时长发及腰,博君惊艳宠笑

    此时的我,已然眉淡目沉,几番修至齐耳的短发已能束起一握掌长的发辫。十七岁,这个在古代应是女子长发及腰

    2021-01-07
  • 时空苍苍,人海茫茫

    相遇已是不易,相知更是难得。 ——题记在一个寂寞的夜,有一座寂寞的城,矗着一幢寂寞的房,住着一道寂寞

    2021-01-07
  • 随风而起

    立冬才过几天,冬天便伴着冷风悄悄来到,人们已经开始把脸深深的埋在衣帽里。争吵过后归于沉默,空气中弥漫

    2021-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