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84|回复: 8

诸子百家里还有被彻底无视的一家——轻重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16: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8-8-9 15:40 编辑
谢邀。
大概可以分为:商界传奇、商界传奇故事;商战传奇、商战传奇故事。鄙人不喜欢关注前一类,反倒对后一类有些兴趣。
四大文明体系,前三个都回阎罗殿了,没有留下多少让人惊异的商战传奇、商战传奇故事,只有华夏的这些传奇算是陈年老酒。我的意思是:别提近些年的欧美、西方,不在一个层面上。
先看看下面这个商战故事、传奇故事,如果还看得过去的话,老夫会不断在这里往下补充,直到把两千多年来我们华夏一直忽略了的诸子百家之中特别重要的一家——轻重家,笑盈盈地推到人们面前。
--------------一,活鹿战
1
《管子·轻重戊》:桓公问于管子曰:“楚者,山东之强国也,其人民习战斗之道。举兵伐之,恐力不能过。兵弊于楚,功不成于周,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即以战斗之道与之矣。”

这段话是一场贸易战直指国运战的起因。里面两个人物和两个国家:齐桓公小白,齐国宰相管仲;齐国、楚国。还有一个人物和国家:周天子、周政权的天下。齐国楚国都是周天子的臣子、诸侯,周天下的诸侯国,犹如中国、米利坚都是联合国成员,差别,仅仅是中国、米国不是联合国的诸侯国。这是说,周天子的规矩,比联合国的规矩,大得多。
小白:总理,这个楚国是个强国,老百姓打起仗来都拼命,咱们跟楚国打,看来干不过人家……怎么才能把楚国摆平?

管仲:就用战争(战斗之道)来收拾他们。

小白不是为了周天子,他不过是觉得楚国是个大块头,咬一口,抵上消灭好几个小国,弄好了,说不定能过好几个肥年。
管仲的“战斗之道”不是小白的战斗之道。小白的战斗之道,是发动战争,管仲的战斗之道,跟军人无关,经济战。
古典经济学家、经济战略家,一直把经济战当正经的战争看待。
这一场经济战,越打越大,齐楚两国的君臣和老百姓全部参战,算得上管子版的全民皆兵。
经济战的最大特征之一是不宣而战:
“桓公即为百里之城,使人之楚买生鹿”。

齐国在本国建一座城,方圆百里——围一个大圈子而已,美其名曰:自贸区。
楚国盛产鹿,一大特色、优势、资源。在管仲眼里,鹿反倒成了楚国的死穴、战略死穴。
点住、点好这个穴,楚国君民就等着上砧板吧。
看官,谁都知道楚国盛产活鹿,这是“知”,只有管仲知道盛产鹿本身,可以成为楚国的死穴,这就是“识”。
方圆百里的鹿苑,很快有模有样,接着,管总理派国家公务员到楚国大规模高调购买活鹿——国企。明码标价:活鹿“一而八万”,一头活鹿,八万“齐元”。
套子,正式在楚国大地上摆在桌面。跳不跳坑,全看楚国人特别是楚国国君,有多笨了。
2
齐国兵分两路,一正一奇。
派国家队高调在国内大肆收购储存粮食,把民间的主要余粮牢牢地掌控在政府手中。这一招,导致周天子的天下的余粮,都因为齐国粮价的提高而流入齐国,楚国自然也不例外,谁跟钱有仇?
还有暗招:派央行行长到山里铸钱——现代是在印刷厂印钱——为购鹿和购粮提供支撑。
一正一奇一暗,三套组合拳打出来,楚国国君和大臣们,兴高采烈。
因为,楚君了解到,野鹿不但特别好卖,价钱还十分合算,就对总理说:“谁不喜欢钱呀?既然活鹿这么紧俏,齐国的央行副行长亲自带着巨资来咱们楚国求购活鹿,咱们就赶紧发动老百姓来一个全民捕鹿挣钱运动吧!”
于是,“楚人即释其耕农而田鹿”——楚国农民不种地改当猎户,都抓活鹿去了。
坑是齐国挖的,跳不跳,楚国说了算。
现在,套子已经被楚国人自己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只等机会成熟,拉紧。
3
管总理的后招,接踵而来,总理大人亲自宣布:“谁给我运来活鹿二十头,我给他黄金一百斤,运来二百头,我给他黄金一千斤。”
不知道当时的物价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也没有能力去换算一头活鹿八万钱和二十头活鹿一百斤黄金是个什么差价。大概可以这么理解:一头活鹿八万钱的价格已经过时,现在涨得连自己都不敢信了,但这却是事实,运来了活鹿,得到的是十足真金。
为了抓活鹿,“楚之男于居外,女子居涂”——男的蹲在树林子里跟鹿较劲,女的蹲在路上等着丈夫抓回活鹿好换钱,大家连家也不顾不上回、觉也顾不上睡。
本国从今一切以钱为中心,绝对向钱看,坚决为人民币服务,为了钱,楚国全国人民在齐国总理管仲的正确引导下、在楚国国君的英明领导下,都他奶奶的变成了以傻子打底的疯子。
4
这场“鹿战”的临界点是:
齐国“藏粟五倍,楚以生鹿藏钱五倍”。
其一,齐国“国企”和“民企”收购储藏的粮食达到正常状态的五倍;
其二,楚国卖活鹿得到的现金达到正常状态的五倍;
其三,楚国农民改行之后,其粮食的生产和储存,一片白生生大地真干净。
该死的,已经几乎断气儿,该收割的,下手坚决果断:
管仲的第五个战争行为,从口袋里掏了出来,突然翻脸:关闭口岸、封锁边界,严禁齐人和楚国发生任何商业往来
5
楚国国君根本就不怕,手中有钱心中不慌:我有很多钱!我可以让老百姓从猎户改回来,再去种地。
问题在于,楚国全国人民的肚子今天、最多明天,就饿扁了,粮食却不是三个月就可以种出来的。只剩下一个选择:拿钱买粮填肚子。
管仲的第六招,早就在这里等着楚国国君和全体楚国老百姓的肚子:齐国把存粮运到一个叫“芊之南”的地方,粮价是原来的四百倍。
很快,出售活鹿的钱,被楚国人急不可耐地送到了齐国。
这只是小菜一碟,更大的收获是:
“楚人降齐者十分之四”。
楚国猎户变成了齐国农民。
国以民为天,国家没有老百姓了,给谁当国君、宰相去?
“三年而楚服”。
这句话应该这么理解:这场经济战打了三年,楚国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在这一场经济战中,战力强悍、让小白想起来就发憷的楚国君臣百姓,败得一塌糊涂,连战争怎么开打、怎么转折都稀里糊涂,简直就是一群让人赶着跑的绵羊,十足的“彼以良将,我以无能,其败必覆军杀将”。
6
敢问,我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的经济战早已草蛇灰线伏于千里?我们是应该感谢管子收购活鹿时的市场信誉,还是警惕齐国关闭市场时的决绝凌厉?
《逸周书·文传解》:《夏箴》曰:小人无兼年之食,遇天饥,妻子非其有也;大夫无兼年之食,遇天饥,臣妾舆马非其有也。
楚国经济战战败了,楚国的很多老百姓就抛弃了自己的国君,来给小白当子民。那是因为当时人口稀少,老百姓本身就是财富,人越多国力越强。今天,一个大国如果经济战战败,谁让你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移民出去享清福?还有那些“彼以良将,我以无能”中的无能之辈,你有可能跑到祖师爷家里去忽悠祖师爷以糊口吗?
关键的问题是,管仲的经济战打得这么可圈可点,他有没有一套完整的经济学理论和经济战略理论体系?
两千多年来,凭什么说管仲是个法家?
中国历史上,哪个法家干的事情能和管仲干的事情放在一起一较短长?
哪个法家的理论能和管仲的理论归拢在一个理论和战略体系里面却不显得风马牛不相及?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3: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脱贫战

《道德经•七十七章》: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


中国古典经济学派和经济学家,遵循的是“天之道”,以“损有余而补不足”为己任,以此来保卫政权的生存、维护社会的基本稳定,说得有板眼一些,大概应该叫:深知国以民为天、政以民为本。这和西方的经济之道完全相反,西方经济理论属于以“损不足以奉有余”为己任,坚决维护少数人的根本利益,一向坚持少数人先富起来、永远富下去,怎么能把大多数人压榨得更彻底,就怎么办。

插一段中国古代没有长成材的东方的土生土长的“西方经济理论”:

孟子:“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


杨子,杨朱,理论家,主张爱自己,只干对自己有利的事儿,别人的死活,跟自己无关。这种理论没有泛滥成灾的原因,是和华夏文明的主流思维逻辑相违背。杨子和杨子的理论,可以给西方的经济理论当曾祖、高祖、天祖、烈祖、太祖、远祖、鼻祖,我们今天崇尚西方经济理论,还真不如直接把杨子奉上神坛。

《管子•轻重甲》:桓公忧北郭民之贫。召管子而问曰:“北郭者,尽屦缕之甿也,以唐园为本利,为此有道乎?”管子对曰:“请以令:禁百钟之家不得事鞒,千钟之家不得为唐园,去市三百步者不得树葵菜,若此……北郭……有十倍之利。”


先用现代汉语表述一下:

小白担忧城北那些穷苦人的生活现状,找来管总理。

小白:城北那些老贫农,衣衫褴褛,靠制鞋、种菜来糊口,日子过得实在艰难,怎么让他们好过一点儿?

管仲:下一个红头文件,家里有一百钟存粮的富户,不能自己做鞋子穿,家里有一千钟存粮的富户,不能自己搞菜园子。这么一来,城北贫农们鞋也好卖了菜也好卖了,小日子,很快就红红火火。

对富人而言,总理出了一个损招。这可以看成是一段政治家的行为秀,也可以看成是恶搞,那些地主们、富商们、高官们,家里囤积粮食,一是以后自己吃,二是等粮价上升了,出手,赚取利润,你齐国政府干嘛管那么宽,连作鞋、种菜,也来瞎搅和?富人自己作鞋、种菜,不是刚好显示了富裕之时不忘贫穷之日么?这可是优良传统哇。

说好的市场经济,怎么兑现?说好的抛弃计划经济,算不算数了?

小白和老管,看到的不是那些小瑕疵,而是政权的稳定、压制资本疯长的必要性、底层民众对生存环境的最低要求。

《管子•小问》:傅马栈最难,先傅曲木,曲木又求曲木,曲木已傅,直木无所施矣。先傅直木,直木又求直木,直木已傅,曲木亦无所施矣。


这段话,一般的人都不会翻译错:弄栅栏最不容易了,你先立一根歪柱子,就要继续找歪柱子来适应第一根歪柱子,歪柱子开了头,笔直的柱子就绑不上去了。如果先绑一根笔直的柱子,它就会要求下一根柱子也是直的,歪柱子就没办法绑上去了。

这段话首先指的,也许不是干部的任用而是国家的“心”。

国家要损不足以奉有余,心向少数人,一个红头文件下来,就要用第二个、三个、四个……红头文件来往下接龙。

国家要损有余而补不足,一个红头文件下来,接着就会用第二个、三个、四个……红头文件往下接龙。

使用经济学家、经济理论家也一样么,国家捧一个杨子或者杨子的西方徒子徒孙或者曾孙、玄孙……之类的经济学学家、经济理论家,接着,还得找一个又一个歪柱子往身上绑。因为正的绑不上去,不合辙押韵。

齐国,小白和管仲,因为脱贫战打得好,不怕得罪人,所以,国力迅速提升。

说明:本篇没有上篇看着好玩儿,但是,让老百姓富起来,才是国家富强的根本。国家富强了,才会玩儿更好玩儿的。

且看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9 09: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利害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5: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换个题目,企图把华夏古典经济学派——轻重家——挂一漏万。

点评

请楼主分析一下农业时代的恶地主恶霸黄世仁和工业时代的资本家比。哪些是黄世仁比不了的?  发表于 2018-8-12 19: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2 19: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夫无奈 发表于 2018-8-9 15:39
换个题目,企图把华夏古典经济学派——轻重家——挂一漏万。

这两天在陪妈妈看了雷佳演的《白毛女》片段。我想请问楼主一下,我一直觉得农业时代的地主恶霸黄世仁。跟今天工业时代的资本家比,那真是天使。但是我又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黄石人作恶太直接了,让人看着很气愤。但比起工业时代的资本家 我真的觉得黄世仁是天使。黄世人作恶不过就是欺男霸女。压榨贫苦百姓 祸害 就祸害一方。可是今天工业时代的资本家呢?资本家是没有明面儿上的欺男霸女。压榨贫苦百姓 他们做的恶及其带来的恶劣影响那可真不是农业时代的黄世仁能比的。所以请楼主分析一下。农业时代的恶霸黄世仁。和工业时代的资本家比。会是什么样的?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08: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8-8-13 08:43 编辑
dszsdyx 发表于 2018-8-12 19:16
这两天在陪妈妈看了雷佳演的《白毛女》片段。我想请问楼主一下,我一直觉得农业时代的地主恶霸黄世仁。跟 ...

本质一样,都是以压榨大多数人使自己过得更舒坦。

两条线。第一条:

奴隶社会,奴隶主直接把奴隶当工具,奴隶不具备任何人格,仅仅供驱使,爱杀就杀愿放就放,一句话,奴隶的生命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奴隶主;

封建时代直到工业社会之前,奴隶变成了有人格和地位的贫下中农,农民的生命归自己,一句名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其实质,是农民有决定自己生命的权力;

工业社会或曰进入工业时代以后,有的地方叫公民,有的地方叫国家主人翁,资本家和平民,无论是政治人格还是生存权利,没有差别。

人类社会,一直在进步,尽管是螺旋式的、曲折的。

第二条:

无论杨白劳的身份怎么变化,无论这父女俩生活在哪一类资本家——奴隶主、地主、资本家都是资本家,叫法不同而已,把奴隶当资本、把土地当资本、把铜钱当资本,不过是新时达、新技术、新环境下的新形式而已——的钳制之下,都是出售自己的辛劳,换取苟活的机会。

奴隶主杀奴隶,合法;地主不能杀佃户,但是,可以让佃户的闺女变成白毛女;资本家没有权力直接把黑毛女变成白毛女,但是,可以制定法律、建立政权、豢养军队、发动战争,把黑毛女、黑毛男送到外国,当枪使。

发战争财的是资本家,不是杨白劳父女俩。

资本家也在进步。

黄世仁那些事儿,被人直接鄙视,他自己也觉得自己道德恶劣,无法高喊自己民主自由普世价值,但是,资本家进步了,玩儿奶头乐,一边豢养文化界、宣传界吆喝普世价值,一边满世界制造战乱,创造挣钱的机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3: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8-8-13 14:07 编辑

三,把周天子当剪刀,剪天下羊毛

《管子•轻重丁》:桓公曰:“寡人欲西朝天子而贺献不足,为此有数乎?”

总统小白对总理管仲说:我想去首都洛阳朝见周天子,但是,手头紧,没钱,这事儿,怎么搅拌?

请注意小白的真实意图:齐国国君去见国家最高领导人,不可能拿不出礼品,因此,这话,很黑,但是,不直接说,让管总理自己掂量。搞政治的,就是比别的行业的人难对付。

管子对曰:“请以令城阴里,使其墙三重而门九袭。因使玉人刻石而为璧,尺者万泉,八寸者八千,七寸者七千,珪中四千,瑗中五百。”

管总理:在阴里这个地方建一座城……找来玉石匠人,造很多很多各种玉器。

一切就绪。

洛阳,王宫,管总理打前站。

管仲:皇上,我们小小齐国的小小国君小白,要率领天下诸侯,一起参拜国家的宗庙,然后,瞻仰皇上您的龙颜。我们小小的齐君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天下诸侯明白谁才是真正的天下之主!

周天子兴高采烈,眼里泛光。

管仲:皇上,请您恩准,凡是参加朝拜的诸侯,必须带着“彤弓石璧”来,否则,不许参加朝见队伍。

天子许之曰:“诺。”号令于天下。

可以,就这么执行吧——周天子的感觉,一下子高大上起来。

能不答应么?很久以来,周天子已经成了聋子的耳朵,哪一个诸侯国国君,都不再把周天子当棵葱,现在,东方的一个强国要率领天下诸侯,让周天子重新品味万国来朝、君临天下的滋味,唯一的要求,仅仅是带一种玉器。这好事儿,比白日做梦还纯益无害。

天下诸侯接到周天子的圣旨的同时,也接到了齐国国君的通知:这事儿是小白主持、管仲具体操作的,有什么疑问,别去皇上那里瞎打听,直接问管仲得了。

不去?别的诸侯都认周天子,自己不认,想让天下诸侯群起而攻之?

时间紧,自己手里没有,现造来不及,那就赶快去购买“彤弓石璧”吧。

天下诸侯载黄金珠玉五谷文采布泉输齐以收石璧。石璧流而之天下,天下财物流而之齐。故国八岁而无籍,阴里之谋也。

八年不用向老百姓收税,这羊毛,这剪刀,这脑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4 15: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夫无奈 于 2018-8-14 15:16 编辑

四,周天子没钱花,怎么让自己先富起来?

周天子当过齐桓公和管仲的剪刀,把天下诸侯剪得一愣一愣,无不争先恐后地给齐国送票子。那么,几百年来一直都穷得叮当响的周天子,怎么让自己富裕起来,而且,还是像楚国急急忙忙拿钱到齐国卖粮食、天下诸侯慌慌张张拿钱到齐国卖玉器那样的,争先恐后?

管子•轻重丁》:桓公曰:“天子之养不足,号令赋于天下则不信诸侯,为此有道乎?”



这道考题,是小白考管总理的战略水平的:一个人,能让齐国迅速富强,算本事,如果能让任何一个政权、哪怕是已经成了聋子的耳朵的洛阳周政权富强,那才让人大开眼界。

管子对曰:“江淮之间有一茅而三脊母至其本,名之曰菁茅。请使天子之吏环封而守之。夫天子则封于太山、禅于梁父。号令天下诸侯曰:‘诸从天子封于太山、禅于梁父者,必抱菁茅一束以为禅籍。不如令者不得从。’”

管总理的脑子里,装满了剪羊毛的花里胡哨,这段话,如果让周天子听到,说不定,历史就会改写:
管仲对小白说:

周天子想发财,简直太容易了。你看,他是天子,八百诸侯的最高领导人,这政治地位,只有他一个人有,而天子说要去封禅泰山,哪个诸侯敢不去?

第一,只要封禅泰山的红头文件发下来,诸侯们一定会按时间齐刷刷去山东。


第二,想让钱往天子的兜兜里爬,事先要做好功课:黄淮之间,有一种特别的茅草,特产,自生自灭,没人稀罕,更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因为样子长得帅,就有资格成为天子的剪刀。

派官员、保安,到草那里,看住了,不许任何人、任何牲口骚扰。

下封禅泰山这个红头文件的时候,捎带说明:去的诸侯,必须带着这种独一无二的帅茅草。

有了这两点,赚钱的事儿……不,不是赚钱,是钱争先恐后往周天子的口袋里爬。

然后,就等着天下诸侯拿着黄的白的,来换草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