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1|回复: 0

军队为打仗而存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解放军报 作者: 解辛平

  2018年仲夏,一场紧贴实战的战役指挥考核备受瞩目,考核对象是陆军13个集团军军长。
  一次“军长大考”,让时代给出的共同考卷,更加醒目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军队是干什么的,军人应该怎么干?从将军到士兵,人人都是答卷人。
  砥砺刀锋,为的是关键时刻亮剑。真正的军人,和平年代绝不醉享和平,战争来临方能终结战争。历史烟云中,多少曾经寒光闪闪的刀剑,和平年代长满斑斑锈迹;多少曾经身手矫健的军队,太平岁月变得步履蹒跚。
  和平是对军人的最高褒奖,安享和平,则是对军人使命的最大背叛。思想的锈蚀比刀剑的锈蚀更可怕。一支军队的“和平病”表现在方方面面,但百弊之源,是偏离了军队因何存在的价值、淡忘了军人当兵打仗的天职。
  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否则要军队干什么?这个“价值之问”,回响在新时代中国军人的脑海,化作检思的镜鉴、催征的战鼓。

  (一)
  历史远没有走到铸剑为犁的阶段,只有剑的锋刃,才能护卫家园的安宁。
  每一个中国人都不会忘记近代史上那道余痛难消的伤痕——甲午之战。战后谈判,伊藤博文趾高气扬地说:两国力量相等,外交就是力量;两国力量悬殊,力量就是外交。
  今日中国,早已不是过去那个积贫积弱的中国。当今世界,国际竞争的“丛林法则”仍然没有改变。
  2018年4月10日,世界将目光投向两个著名地标。
  博鳌亚洲论坛。习近平主席发表主旨演讲,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携手共创美好未来的中国主张,又一次赢得世界掌声。
  联合国总部。安理会未能通过涉及叙利亚化武袭击调查机制的3份决议草案,和平努力遭受重挫,叙利亚局势动荡加剧。
  地球村的一天,看似平常,却有着不平常的含意:天下仍不太平,战争与和平依然是人类最难的命题、最大的关切。
  今年1月25日,警告人类文明潜在危险的“末日时钟”,被再度拨快30秒,距象征灾难来临的午夜零点仅剩两分钟。设立这面虚拟时钟的机构称,“这是冷战以来最危险的情况”。
  有学者分析,世界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就像一个长大了的人,还穿着小号衣服。”以西方为中心的国际秩序,无法适应世界的变化,已被推到重构的风口。
  大国博弈与地缘政治冲突此起彼伏,贸易霸凌主义逆时代潮流而动,民粹主义声势看涨,“逆全球化”思潮上扬,“黑天鹅”事件频发。种种变数,中国都难以置身事外。
  堆出于岸,流必湍之。世界经济和战略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亚太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周边安全局势充满变数,南海形势波诡云谲,钓鱼岛争端暗藏危机;“国防授权法案”“台湾旅行法”,让本不安分的“台独”分子气焰更加嚣张;“疆独”“藏独”“港独”,各种分裂势力还在蠢蠢欲动。
  “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别人的东西我们一分一毫也不要。” 在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上,我们的态度明确而坚定。
  一面是承平日久,一面是狼烟可见;一面是国力日昌,一面是风险挑战。肩负如山使命的人民军队,怎能麻痹懈怠、醉享太平?如果军队在战场上打不赢,那是要产生严重政治后果的。习主席的警策,我们必须谨记在心——
  “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
  “宁可备而不战,不可无备而战。”这就是战与备的关系式!

  (二)
  一个强大国家的背后,必定站立着一支强大的军队。
  2015年,也门爆发内战,中国派出海军战舰迅速撤出600多名中国公民。“祖国派军舰接亲人们回家”,临沂舰打出的横幅令无数华人泪目。
  镜头拉回到20年前,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边境战争爆发,100多名中国公民只能靠5条小渔船漂泊到沙特辗转回国。
  时间里往往藏着答案。相似的困境,迥异的场景,见证了一支军队的使命拓展。
  “我军必须服从服务于党的历史使命,把握新时代国家安全战略需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战略支撑。”跨越历史千年,将强未强当口,中国梦强军梦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2020年、2035年、本世纪中叶,在党的十九大战略擘画中,强军事业按照复兴伟业的进程同步部署。3个相同的“时间刻度”,标注出新时代人民军队的“使命刻度”——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进程必须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适应,军事能力必须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需求相适应。
  大国崛起,绝不是一帆风顺、诗情画意的图景。我们知道“落后就要挨打”,更要知道“崛起必遭遏制”;我们懂得“发展才能安全”,更要懂得“高速发展需要更高水平的安全”。
  中国这艘驶向复兴的巨轮,正行至关键航段,体量越大、航速越快、离目标越近,阻力和风险就越大。最自信的时候,也最容易骄傲自满;最吃劲的时候,也最需要安全保障。
  历史发展的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回望近代中国走过的发展道路,曾屡屡被外敌阻滞,孱弱的军事力量总是最先倒下的那块“多米诺骨牌”。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再好的机遇期也会失之交臂。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帝国主义把战火烧到鸭绿江畔。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上甘岭、在长津湖、在三八线浴血奋战,以一场史诗般的胜利挺起了新中国的脊梁,让全世界对我们肃然起敬。正是这一仗,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军威,巩固了新生人民政权,维护了亚洲以及世界的和平。
  战争年代,军队必须赴汤蹈火;岁月静好,军队更要负重前行——进入新时代,人民军队使命如山:巩固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捍卫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维护我国海外利益,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既是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要求,也是我军全部价值所在。
  能否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我们必须作出斩钉截铁的回答。

  (三)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一首耳熟能详的战歌、一句简简单单的歌词,道出了军人价值所在。
  当兵打仗天经地义,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今天为什么需要反复强调?和平积弊的危害众所周知,全军上下深恶痛绝,今天为什么仍时有发生?
  任何问题的产生,都有其深层的原因。如果不挖出问题背后的问题、思想深处的根源,和平积弊还会像野草一样,锄了一茬再长一茬。
  有人说,军人最大的敌人是和平。非也!关键是得了“和平病”,姓军不务军、备战不研战、练武不精武。归根结底,是淡忘了军队职责、淡化了军人意识。
  众声喧哗的时代,不缺少有“主意”的人,但缺少有主义的人。穿上军装,首先要知道我是谁、为了谁,为谁扛枪、为谁打仗。
  如果把从军当就业、把部队当跳板,只想到军营镀镀金、学技术、赚取政策优待;如果只琢磨提职晋升、只考虑福利待遇,脑子里装满“进城、安家、名利”的人生规划……这样的军人怎么可能“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
  有一个战士在1929年6月29日《红旗》刊物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红军是有主义的军队,有政治训练的军队。我们不仅懂得怎样打仗,特别懂得为什么要打仗。”
  今日重温,已无从考证这个战士叫什么,但我们确切地知道他信仰什么。不为官、不为钱,只为主义只为信仰。“我的一切属于光荣的军旗,只有姓名才唯一属于自己……”这,才是革命军人应有的魂魄!
  “过日子”的心态从来与军人的状态格格不入,从走进军营那天起,就要永远保持对军人职业的敬畏,懂得我们是人群中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人在军营,心也要在军营。如果心思不在战场,备战不在状态,只有职务恐慌、没有本领恐慌,只追求生活化、不强调战斗味,只喜欢聊房子价格、汽车牌子、赚钱行业,不研究军情热点、军事训练、武器装备,这样的军人和老百姓有什么区别?
  一只温水里的青蛙,亡于不知不觉。过日子的心态,就是扼杀军队战斗力的温水。“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内心深处没有点燃烽火狼烟,就不可能真的谋打仗练打仗。
  2006年秋天,一名军官放弃留在北京大机关的机会,申请回到基层部队:“3个月没有听到坦克的轰鸣,心里感到空落落的,如果将来有战事,我更希望在一线冲锋陷阵。”他叫满广志,后来成为著名的“蓝军旅长”。他的笔记本扉页上写着一句话:“从我们这一代起,中国将不再给任何国度的军人提供创造荣誉、建立功勋的机会。”这,才是革命军人应有的抱负。
  英雄辈出是伟大军队的标志,英雄情结是军人精神的标配。没有英雄气,祛不了“和平病”;没有英雄梦,何谈强军梦?
  揉出来的馒头,摔打出来的兵。打靶铺个垫子,护肤品堆满柜子,轻武器射击有“保姆”架枪压弹……如果带兵像这样哄着捧着,生怕磕着碰着,就永远带不出“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虎贲之师。
  “只要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血战到底,这是人民军队的信条。”真正的军人,为战而生,为战而死。一次高风险课目试训,“金头盔”飞行员蒋佳冀要求第一个试飞,他在请战书中写下:“遗憾的是,我只能为祖国牺牲一次!”这,才是革命军人应有的气概!
  战士就是战士,战斗队就是战斗队,战斗力就是战斗力!
  一支军队的所向披靡,不仅在于拥有让敌人忌惮的武器,更在于拥有令敌人胆寒的将士——他们深信“军人的专业是打仗,军队的价值在打赢”;他们思打仗谋打仗练打仗,如喝水吃饭一般自觉;他们眼睛始终盯着敌人,肩上始终扛着责任,时刻准备为祖国和人民去战斗!

  (四)
  军队之于国家,到底有何意义?是战不旋踵,是血洒疆场,但绝不仅仅于此。军队最大的价值是打赢!
  2018年4月11日,英国某拍卖行不顾中国方面严正抗议,执意拍卖当年英法联军从中国圆明园抢走的西周青铜器“虎蓥”。这只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流失的1000多万件文物之一。
  文物无言,华夏饮恨:如果一支军队慕于虚功、疏于备战、荒于训练,铁甲再坚、兵力再众,也必将沦为败军之师、亡国之师。
  “枕戈待旦不是唱歌唱出来的。”习主席的谆谆告诫震动三军。
  训练是战争的预演,越接近实战,打赢就越有底气。实战!实战!究竟向哪里实、怎么实?
  都知道“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我们对打什么仗认识有多深?
  历史可能相似,但战争从不重复;战争可以推演,但战斗力不能假设。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4场战争,场场不一样。“一场战争淘汰另一场战争”的升级密码,就在于以实战为牵引,打赢战争需要什么就练什么。
  准备“看得见”的战争,只是一种视线;准备“看不见”的战争,更是新时代军人应有的视野。不可否认,有的指挥员对现代战争是个什么样子、怎么打、怎么指挥,知之不多、知之不深。
  我们应当认真反思,总在说准备明天的战争,但从思维理念到作战理论,有没有重复过去、复制自己?军事训练抓得很紧,是不是在“翻煎饼”,年年都上“一年级”?科研创新、战法训法取得不少成果,是否存在“贴信息化标签”“刚出生就落后”的现象?有的演习念稿子、背台词,除了训风演风不正,是不是对打仗研究不够、指挥作战没底?
  都说要“从难从严抓训练”,怎样才是真难和真严?
  训练不拼命,打仗就丢命。如果降低训练标准和难度,基础训练满足于人员凑齐、课目训完、时间熬够,战术训练缺乏实战背景、不搞真打实练,联演联训按预定套路走、演折子戏,敌情设置一厢情愿,战场环境构设简单化,障碍一攻就破,要点一夺就得,敌人一打就垮……这样训出的成绩,再好也经不起实战的考验。
  脱离实战的“从难从严”,不过是披上隐身衣的和平积弊。如果以为,拉到野外就是对接战场、实弹化就是实战化,如果片面追求环数米数秒数,一味强调增加训练时间、摩托小时、弹药消耗,那么只能是表面看训练难度比以往大大提高,实际上离实战要求越走越远。特别是在有的训练离真难严实差距还很大的情况下,如果宣传调门很高,就只能陶醉了自己、震醒了敌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训练问责力度不断加大,全军600多名干部被取消拟任主官资格、推迟调职晋衔或受到处分追责。真难严实,必须“真”字当头,否则就是假难、假严、假实。
  都在讲“中心居中”,有没有把“中心”放在心中?
  在一些单位,中心工作被标签化的现象时有发生,言必称“中心”,实际却与中心工作争时间、抢资源。有的唱的是备战打仗的调子、迈的还是生活型管理型的步子,有的工作跟着惯性走、频道跟着检查换。研战练战不走心,杂事琐事难脱身,战斗力标准怎么能落到实处?
  “五多”顽疾异化翻新,抄笔记、补笔记、背题库,诸如此类的“有害的积极性”,消耗着部队的士气、消磨着战士的锐气。
  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曾经感慨:“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如果不认真检视自己的工作是否有利于战斗力提高,就会陷入“一边诟病‘五多’,一边制造‘五多’”的怪圈。
  纠治“二八现象”,首先要弄清楚哪些是“八”,就算是抓练兵备战,脱离实战、搞形式主义也是“八”。“只要干的是打仗的事,再苦再累也不怕。”总不能等到仗打起来,才弄明白哪些是空耗虚转的无用功、哪些是实实在在的战斗力。
  从“天天忙得像打仗”到“天天忙着想打仗”,隔着和平积弊的沟壑。这道沟有多深,我们离实战就有多远。

  (五)
  军之大事,命在于将。
  领导干部的战略思维、指挥素养、谋划能力、工作作风,直接影响战斗力建设的层次水平,直接关系官兵生死、战争胜负,乃至国家兴亡。
  毋庸讳言,一些和平积弊之所以痼疾难消,症状在下面,病根却在上面,在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身上。如果上面搞形式主义,下面就会弄虚作假;上面讲安全第一,下面就会束手束脚;上面不思战务战,下面就会马放南山。
  领导干部的“和平病”,最大的病因是政绩观有问题。如果领导干部政绩观不端正,就会搞出很多“和平事”、琢磨出很多“和平套路”。
  ——安全置顶,一票否决。和平年代打不打得赢谁也不知道,但安全出了问题谁都跑不了。安全工作必须想得最多、抓得最紧、措施最细。
  ——文件堆里看落实,登统计里出实效。工作不管做没做,不管有没有效果,只要落在了纸上,留下了痕迹,在文电中体现出“落实的过程”,既能免责,又能得分。
  ——使劲踩油门,就是不挂挡。开电视电话会议要求“一网打尽”,传达文件要求一个不落,搞活动要求主官参加,把造势当措施,把部署当落实。
  “战争到来,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时期的将军。”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作战部长什捷缅科大将曾这样断言。
  和平时期,战将安在?
  一代名将粟裕,一辈子都以军人的眼光审视、分析、判断眼前这个世界。解放后,别人在繁华大街逛商店,他却在琢磨如果打起仗来,这个街区怎样攻占,那个要点如何固守。别人在名山大川流连忘返,在他眼中这都是曾经和未来的战场。
  烽火远去的今天,我们的指挥员能不能像粟裕一样对打仗如此痴迷?敢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职业军人、军事专家?
  好兵都是带出来的。指挥员的气质,往往决定着一支部队的气质。如果领导干部不思打仗、不愿吃苦、不敢牺牲,还有什么资格带兵?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强化担当、勇于作为,带头树牢备战打仗意识,带头提高备战打仗本领,带头抓实备战打仗工作。一支战将如云、雄兵景从的军队,才能无往而不胜。

  (六)
  未来,当我们站在胜利的节点回眸,一定会致敬今天的这场价值回归。
  “我军根本职能是打仗,战斗力标准是军队建设唯一的根本的标准。”进入新时代,习主席把大抓练兵备战作为重塑军队的战略选择、战略抓手,引领全军把工作重心放到备战打仗主责主业上来。这是军队工作重心的归正,这是军队职能本真的回归。
  撬动历史的,往往是敏锐而有力的思想杠杆。习主席领导推动的重塑回归,抓住了军队建设的关键,指明了军队发展的方向,标定了军队应有的样子,蕴含着三军统帅深远的战略考量。
  给土地去除杂草,最好的办法就是种上庄稼。纠治和平积弊,关键是在官兵思想深处播下备战打仗的种子。军人随时准备上战场,人民才可能远离战争。
  沙土上建不起摩天大厦,每一名军人都应该成为强军事业的坚固基石。不管哪个单位,都是战斗队,不管在哪个岗位,都是战斗员。清除和平积弊,没有旁观者、没有局外人。千百个吐槽不如一次深刻自省,多少次表态不如一次实际行动,关键是从自己改起做起。
  力量不在别处,就在我们心中;胜利不在远方,就在我们脚下。人人内心都藏着一簇星火,点燃它,让它成为熊熊燃烧的火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