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12|回复: 0

唐如松:这个世界,正在诞生更多的特朗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0 14: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巴西特朗普博尔索纳罗

巴西大选于昨天公布了首轮投票结果。右翼政党领导人博尔索纳罗获得了百分之四十六点六的选票,而前总统卢拉所在政党的劳工党候选人阿达,虽然排名第二,可是得票率仅为百分之二十九。虽然接下来还有第二轮投票,但胜负之数已然可知。巴西第一大党,式微至此,可谓亚马孙之水,一去不复返了。身陷囹圄的卢拉和罗塞夫当此可以一哭。

当然,巴西大选并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作为拉美第一大国,巴西的右转预示着整个南美已经以右为主流。早在2015年,南美第二大国阿根廷就已经被右翼政党拿下。

当前巴西的这个风云人物博尔索纳罗号称巴西的特朗普,很显然,这是一个在竞选纲领中提出了以巴西至上的政客。而我们耳熟能详的还有菲律宾的特朗普---杜特尔特,意大利的特朗普---孔特,墨西哥的特朗普---洛佩斯。。。。。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很显然,这个世界的很多国家,效仿特朗普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一种时尚,一种可以争取更多选票的利器。

菲律宾特朗普--杜特尔特

一说到特朗普我们就头疼。是啊,自他进入白宫一年多来,中美关系急剧恶化,本来在奥巴马时代我们认为中美关系已经够糟糕的了,没想到,这个世界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特朗普的对华关系强硬到无以复加,而相对应的,中国对此的回击也是堪称史无前例。在这样一种激烈的交锋状态下,作为一个中国人,自然对于特朗普这个名字颇为敏感和反感。而在当前世界的大背景下,很多国家又冒出了各自的特朗普式领导人,这让我们不由不担心中国未来的前景究竟在哪里?这么多的特朗普式人物,会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进程带来多大的困扰和阻碍呢?

墨西哥特朗普---洛佩斯

但其实我们都被特朗普这个名字【如果放到其它国家领导人身上那就是绰号】给迷惑了。美国出现特朗普固然对中美关系造成损害,并对中国以及世界的传统贸易体系造成伤害,但特朗普的这种特质如果出现在其他国家,受伤害的却不一定是中国。

现成的例子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固然,他在当选之初被冠之以菲律宾特朗普的名头,但他上台之后,中菲关系立刻风生水起,改头换面。这并不是对他的定义错了,而是当菲律宾的领导人真的是以菲律宾优先为执政纲领的话,那么很显然,附着在美国的西太政策之后,成为美国的跟屁虫显然不符合这个绰号所赋予的理念,因为在当前的世界大环境下,中菲的贸易和经济合作显然要比和美国的战略同盟更为重要,所以,在菲律宾优先的理念下,杜特尔特首选和中国合作,以此来换取菲律宾经济上的真正发展。

所谓“某某优先”,其实就是在更大程度上站在了自己国家的利益层面上,而不是为了一些固有的世界架构来牺牲本国利益。在这种执政理念下,本来集经济,政治,军事为一体的世界翘楚美国,恰恰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美国在这些国家所占有的利益最为广泛,也最为深厚。这就好比当年拉美的解放运动,非洲各国在二战后的国有化运动,这些运动都是以各自的国家利益为主导,从而削除了西方国家盘踞在本地区的固有利益。所以,“某某优先”的盛行,特朗普绰号的普遍,恰恰说明,这个世界上的很多国家正在走向脱离固有世界利益链条的道路上,或许他们并不自知,但其实他们已经出发。

当前的世界,不可否认的是以西方文化为主流的世界,这是因为两百多年前开始的世界地理大发现开始后,西方殖民主义的盛行,从而把西方文明体系从局促的欧洲大陆一下子推广到全世界,各个弱势民族和地区特别是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上的原住民,几乎被西方海盗们屠戮殆尽。在这些原住民的尸骨上,西方文化体系被得到了推广和巩固。即便是得到了稍微完备保存的东方文明,也被西方文化侵蚀的锈迹斑斑,面目全非。

在西方文化为主导的世界里,个体的利益被无限度的放大,这种以个体利益为主的特质放到国家层面,就是一种以个体为优先,以自己国家为优先的表现形式,这个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以家国利益为己任,以安邦治国平天下为理想的元素格格不入,背道而驰。

只是,手拿殖民主义之刀席卷世界的西方,在攫取了这个世界极大一部分利益之后,又推出了他们的普世价值观,这种做法如果放到中国历史中,也是可以找到相对应范例,比如当一个新王朝建立之后,就会向所有民众宣布自己是天命之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了巩固和稳定自己的统治,新王朝的建立者大多会推行儒家文化,以仁义礼智信来束缚民众的思想。而事实上,他们当初取得天下,却绝非仅靠着这一套来取得胜利的。阴谋和杀戮,从来都是一个新王朝建立必不可少的元素,且是主要元素。这就像当西方世界靠着杀戮和殖民获得自身利益最大化,并占据到世界之巅后,他们也开始推行所谓的普世价值观。在这样比较之后,我们就会发现,西方极力推行的普世价值观不过就是便于他们继续统治世界,攫取世界上第三世界国家资源的工具罢了。至于他们嘴里念念有词的普世价值观,他们自己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谁相信,谁倒霉。

正因为如此,当西方繁华的光环日渐褪色后,西方掠夺和自私的本性也就暴露无疑,为了自身利益的满足,“某某优先”的口号也就日渐隆盛了。当前世界的右转,正是基于西方经济外衣的退化,从而暴露出他们的本色和本性。

正如前面所说,这种本色和本性的暴露,受到伤害的绝不仅仅是中国,而是整个世界。当美国仅仅为了美国,巴西仅仅为了巴西,欧洲仅仅为了欧洲,那么一个新的自私的掠夺性的世界将会逐渐呈现。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各自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寻求新的出路,而不再重视既往的盟友和伙伴,道义和信誉,美国固然可以伤害中国的利益,巴西也可以任意伤害美国的利益。而美国所仰仗的不过是他强大的军事力量和全球军事部署。如果某些国家一旦不惧美国武力的威胁,那么受到伤害的就一定是美国自身,因为当前世界上,在海外存在利益最广泛的正是美国。特朗普挑起了一个全球性的“特朗普热”,而这股“特朗普热”首先烧灼的也正是美国自身。

当然,还是会有朋友指出,中国也在全球存在着诸多的利益,且中国的军事力量远远不如美国,海外军事部署更是凤毛麟角,如果世界向“特朗普化”发展,中国岂不是也是最大的利益受损者?

按照笔者的思路,这个论断是成立的。只是我们不要忘了,中西方文化本质的不同在于,一个是以自身利益为主体,一个是以天下大同,和谐共治为己任。格局和定位的不同,决定了在当下世界纷乱之后呈现的新世界里,中国提出的“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恰恰就是西方普世价值观的反面载体,既然西方普世价值观难以为继,那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的合作与交流或许就是一个新世界秩序的维系准绳。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正在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目前的世界是以西方文化为主导,但翻天覆地后的世界,一种新的世界大同理念也就可以取代过往的世界主导文化了。

但这里有个很难解开的死结,那就是当西方文明走进死胡同后,当全球西方文化主导下的国家都特朗普化后,世界会不会进入到新的一轮劫掠模式。目前来看,美国的确有着这样的冲动,而欧洲在饱受移民痛苦后,会不会也再次陷入到残酷的屠杀和清理中,这些都是值得警惕和必须解决的。可从目前来看,这些死结,的确无解。当前的中国,能够做好对于自身的防护,但却很难有能力解决世界性的问题,最多不过是庇护一些列强争夺不那么激烈,且和中国非常交好的国家和地区,即便是中俄联手,也难以阻止这样一场世界大灾难的到来,更何况这场灾难的终极目标,正是以中国为首的东方文化圈。

昨天有个朋友问我:既然你说目前美国盟友们都在抽美国大厦的墙角砖,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国家在不断的指责中国呢?这其实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问题。正如我所说,当前这个世界是以西方文化为主流的。这其中既包括体制和文化,也包括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和理解,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还远没有达到从根本上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而西方文化熏陶下的那些国家,自然希望中国会和他们采用一样的体制,一样的行为方式,如果不一样,他们未免都会不舒服,不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批评中国自然在所难免,所以,我很赞同网上的一句话,那就是,这个世界,只有中国和外国。这既表明了中国的与众不同,也表明了中国在当前世界大环境下的困窘。没办法,谁让我们是五千年来,硕果仅存的一枝独秀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