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88|回复: 0

学爸 | 深藏不漏的他,或将成为中国未来14年的劲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9: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天写了一篇关于彭撕的文章,大家似乎对美国副总捅彭撕很感兴趣,所以今天继续写他。这个人并不简单,他是一个优秀的共和党员,更是二把手的标杆。

什么样的共和党员,才算一名优秀的共和党员?我觉得可以参考国内优秀党员的标准,毕竟一笔写不出俩“共”字。

第一要是有坚定的信仰;第二要学习并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第三,遵守党纪国法,组织性纪律性强,自身廉洁,作风正派;第四,牢固树立了“四个意识”。

美国的副总捅彭撕,不但符合这样的标准,而且党性很强,所以毫无疑问,他就是一名优秀的共和党员。

先说第一条,坚定的信仰。作为一名党员,必须要有坚定的信仰,信仰产生力量。


这个国庆,我带孩子们去了红二十八军军政旧址,再次感受到了红军斗争环境的残酷。

白天为了隐蔽,红军伤员不得不被送到深山老林;到了晚上,当地群众再将伤员偷偷背回家调养。这么恶劣的斗争环境,都没扑灭革命的火种,就是因为坚定地信仰。

而彭撕,也有自己的信仰,他信仰的只不过是基督教分支新教的再分支——福音派,这个福音派是基督教信徒中的保守派,可以说是原教旨主义者,一切以圣经为准。

福音派教徒甚至不屑于接受公立学校的教育,自己在家教孩子。当然名义上他们也学科学,不过是圣经指导下的科学。

比如他们的科学课本也会介绍月球,不过书里会说月球诞生于公元前一万年,理由是圣经里写了上帝创造世界是在公元前一万年,而月球是世界的一部分,当然也是在一万年前。

有的福音派教徒不接受疫苗。就在今年年初,美国流感流行,但是特郎普竞选团队、福音顾问委员会成员格洛丽亚公开发布视频,号召大家不要接种疫苗。
不接种疫苗咋反制流感呢?她给出了办法,那就是在心里反复默念:我不会得流感,我不会得流感,上帝在保护我。

还有福音派教徒认为,身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因此不接受任何侵入性的检查,比如检查牙齿。圣经还说过,禁止信徒在医疗中接受输血。

特郎普竞选团队为什么会有这样反智的成员?因为选票。美国白人基督教人数虽然年年下降,但是福音派依然占据了人口的六分之一(5000万)。

而福音派教徒中,恰恰大多数是共和党的铁杆票仓。小布什2004年连任要感谢福音派,78%的福音派教徒投了布什的票,占布什总选票的40%。

所以特郎普参选总捅,也成立了福音顾问委员会,主要是为了这部分信徒的选票。当选后这个委员会还依然保留,要照顾福音派的利益,毕竟这是共和党的基本盘。

比如2018年8月27日,特郎普和女儿伊万卡一起,在白宫宴请了100位福音派长老,第一感谢对大选的支持,第二,希望继续支持共和党中期选举;第三,表示一定兑现承诺。




特郎普为啥选彭撕当副手?根本原因也是为了选票,因为彭撕简直是福音派在政坛的代言人,他毕业于名牌大学圣母大学(教会办的大学),坚持原则(强硬)但温文尔雅。

他好不避讳自己的信仰和政治立场,他经常在各种场合直言自己是“虔诚的基督徒”,发言经常引用圣经。他的口头禅:我是一个基督徒、保守派、共和党人。

宗教里有个很奇怪的现象,我们外人看,他们分了这个派那个派,但是他们自己却不认为这样,他们都会认为自己是正宗的,其他派别都是异端,所以彭撕只说自己是基督徒。

福音派独尊圣经,那么一切要按照圣经基本法来办事,因此政治立场上比较保守。而彭撕就比较典型,他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反对移民,倡导传统家庭观念。

他反对年轻人拿套套作为乱搞的挡箭牌,因为他认为那玩意儿根本没法彻底防止传染病,他认为年轻人应该克制克制再克制(节欲)。

为啥说有信仰的人是可怕的,彭撕自己对老婆非常专一,所以为啥美国媒体着急,就因为始终挖不出他的绯闻,因为他根本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他说他绝不与妻子以外的女性独处。




很多男人犯错,都是因为酒后乱性,但是彭撕似乎不可能。因为他拒绝任何一个有酒精类饮品的活动。当然,他也不是不喝酒,他补充说除非他老婆在场。

了解了彭撕,就了解了他的政治立场。2013年,他出任印第安纳州州长,2015年他签署法案,以宗教自由为由,允许企业主拒绝向同性婚姻提供服务。

作为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他反对堕胎,2016年他签署了史上最严厉的反堕胎法案,根据这一法案,即使医生诊断出胎儿有基因缺陷,也不能堕掉。

在难民问题上,他依然很保守,曾经公开反对奥巴马的叙利亚难民收容计划,你愿意安排到哪儿安排到哪儿,反正我印第安纳州一个不要。

凭借着这些保守的观点,彭撕成为共和党内部的三号人物。要是他代表共和党参选总捅似乎比特郎普更加合适,特郎普其实是在共和党也不受待见的黑天鹅。

不过他在全球自由贸易方面,跟特郎普是相反的,在当任国会议员期间,他支持各种自贸协定,支持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国地位,反对给美国工人增加工资和补贴。

他所在的印第安纳州,跟浙江省还是友好关系,在2015年还来杭州寻求贸易机会,并签署了许多合作协议。


为啥彭撕不参选总捅呢?作为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他说:“妈妈认为还不到时候。”但这我估计只是托词,真实原因是大选很费钱,是有钱人的游戏,而且对手希拉里很强大。

彭撕很穷,有文章说他的个人资产只有40万美元。就算是竞选募捐,他也很难比得过希拉里。他很低调,也没有啥花边新闻,也不是网红。

但是特郎普就不一样了,本身是网红,行走的表情包,在推特上有四千多万粉丝,也是亿万富翁,坐拥几十亿美元的资产,大不了自掏腰包。



特郎普跟彭撕的初识,还挺尴尬的。他们相识是在2011年,那一年彭撕要竞选州长。

彭撕作为候选人,不得不亲自四处找各种富豪化缘,于是他来到了特郎普大厦。拉赞助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要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让别人乖乖的从口袋里把钱掏出来太难了。

霸道总裁特郎普更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话题从政治开始,但是很快被特郎普带跑偏了,特郎普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他问:“听说你们现任州长被戴绿帽子了,老婆跟隔壁老王跑了,是不是真的?”这句还好,关键是下一句,他说:“你竞选州长可要小心点啊。”

彭撕是一个保守的人,不喜欢聊这种八卦,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不过特郎普还是送上了2500美元的支票。

按说这两个人从性格、经历、家庭背景、生活习惯等方方面面都不是一路人,结果机缘巧合,两个人还是搭档了起来。

特郎普由于要拉票,经常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结果有一次飞机出故障迫降,刚好降到了彭撕的大本营——印第安纳州。


彭撕接待了特郎普一大家,在一起喝咖啡吃晚餐的时候,必然聊到了大选的形势,聊到了民主党的希拉里。

结果让特郎普诧异的是,温文尔雅的彭撕,突然激动起来,对希拉里破口大骂。要知道希拉里是支持同性恋的,支持堕胎的,跟彭撕观点完全针锋相对。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骂骂到了特郎普心眼里,赢得了特郎普和他女婿库什纳的好感。从此,彭撕进入了特郎普的备胎圈子。

经过他的竞选团队分析,觉得彭撕是比较好的副手,他无论在政界还是在宗教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事实证明,他选对了,彭撕的确是一位非常棒的二把手。

大家都知道,二把手难做。老大防着你,老三老四嫉妒你。你完全不干,不好意思;干的多了,你什么意思?

这个难处不仅仅在中国有,在美国也是一样的。其实美国的副总捅位高而权不重,一直到1949年,副总捅一直是一个鸡肋的角色。

亚当斯当副总捅时曾经调侃过:这是人类发明的最不重要的重要职务。马歇尔当副总捅的时候也自嘲:有兄弟二人,一个出海当水手,一个当了副总捅,从此就音讯全无。

有人说副总捅的主要职责就两个:第一是参加婚礼,第二是参加葬礼。有个笑话,说美国总捅如果参加某个工程典礼,那么肯定是很安全的,因为如果不安全,应该是副总捅参加……

美国宪法对副总捅的职责做了明确的界定:

第一,兼任参议院院长,主持会议,但不能提案,也不能参加辩论,也没有投票权。只有在票数相等的情况下,才能投票。

第二,大选期间,负责清点选举人票。

第三,备胎。总捅挂了,或者辞职,或者被弹劾,副总捅可以接任。比如杜鲁门就是因为罗斯福去世才转正的。

转正之后的杜鲁门,深知副总捅的尴尬,他连曼哈顿计划都不知道(原子弹),转正后才知道了,所以从他开始,提高了副总捅的作用,可以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了。

其实除了备胎的作用,其他作用似乎不大,也正因为这条,副总捅的地位更尴尬,最后可能在背后用针扎小人咒总捅出事儿。

1841年,美国总捅哈里森死于任上,副总捅泰勒立即宣布自己继任,并且迫不及待搬进了白宫,猴急猴急的举动让很多人都看不下去了,但是没办法,这是宪法规定的。

正因为二把手难做,才凸显了彭撕的过人之处,那就是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不越位,多补位;自己的锅不乱甩,总捅的锅抢着背。





他处处维护特郎普的权威,简直是特郎普的救火队长,是给特郎普擦屁股的一把好手。

大嘴特郎普口无遮拦,经常得罪人。2016年8月,特郎普惹了最不该惹的一个群体——老兵和金星烈士家属群体,有一次聚会当场就有人掀桌子。




这时候彭撕就出手了,他老爸就是一名老兵,在朝鲜战场上跟中国干过仗,自己的孩子也是现役士兵,海军陆战队队员,这个身份对他平抑这件事有很大帮助。

他耐心的向大家解释,特郎普本人非常好,非常真诚,非常关心老兵,并不是主流媒体描述的那样。特郎普一直都对现在的老兵政策不满,在特郎普当总捅后,将优先支持老兵。

与此同时,他每次演讲,都邀请军人、老兵和警察提问,表达对这些人贡献的感谢。彭撕的身份和耐心解释,成功地安抚了反对特郎普的老兵和军烈属。

彭撕具有四个意识,处处维护核心,向核心看齐。他之前有很多观点跟特郎普不一致,但是自打他加入特郎普团队之后,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在2017年底内阁会议上,团队要总结这一年的工作,彭撕对特郎普毫不吝惜溢美之词,在不到3分钟的发言内竟然变着法的夸了特郎普14次。






彭撕不仅夸总捅,一举一动也要模仿总捅。总捅挥挥手竖个大拇指,他也跟着挥挥手,竖个大拇指。




最令人目瞪狗呆的是,今年6月6日的一次会议上,特郎普不知何故把桌上的水拿了下去,彭撕都没抬头,条件反射似的也照着做了。





彭撕这二把手当得简直出神入化了,如同有心电感应一样。所以彭撕这人不简单,能屈能伸,立刻实现了从印第安纳州的一把手到美国的二把手的转变,并且堪称二把手的教科书。

然而特郎普并没有权力解雇彭撕,因为彭撕也算是大选选出来的。彭撕离开也得经过弹劾程序,国会三分之二通过才行,那为什么彭撕要这么低三下四地巴结特郎普呢?

我认为这恰恰是彭撕的智慧。他虽然有坚定地信仰,但是没有去教会,也没有去研究神学,而是选择从政。从政也没有去搞钱权交易,依旧一贫如洗,我猜他是在政治上有终极目标。

2016年的时候,他很清楚自己不具备当选总捅的实力,也没有钱去竞选,要知道基本上美国总捅个个都是富翁,奥巴马最穷也有900万美元的资产。

但是特郎普给了他一个当副总捅的机会,当备胎的同时,还可以抛头露面、刷经验值,一举两得。加上特郎普年事已高,搞不好只能干一届,自己最早2020年就可以问鼎大位。

然而尴尬的是,特郎普表示自己还可以再干一届,所以彭撕不得不收起自己的野心,继续等待,等到2024年,不过那时候彭撕也年轻,也才65岁,正是当总捅的黄金年龄。

蛋总分析,彭撕巴结特郎普基于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明知特郎普是个S.B,故意顺着他,争取把他培养成大S.B,然后等国会来弹劾,自己捡漏。这种可能性不太大,但不能排除。

第二种可能,帮特郎普弄出政绩,拉高共和党的支持率。也借助特郎普的不靠谱,反衬出自己展示自己的靠谱,通过自己为特郎普补位展示自己的才华,最终为自己2024年独立参选埋下伏笔。

第三种可能,虽然特郎普不能把自己炒了,但是2020年大选的时候,特郎普有权选择新搭档,因此必须把自己的野心深藏,全心全意伺候好特郎普。

对于我们,我觉得必须重视彭撕,这个人绝对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如果彭撕2024年当选,那么我们很可能要跟这位保守强硬派一直打交道到2032年。

并且如果我们在最近这一阶段屈服,必定给彭撕和特郎普一个错误的信号,对中国强硬才会尝到甜头,那么我们的苦日子就在后头,2035年初步实现现代化将会困难重重。

相反,如果这一阶段我们做出强有力的反击,让他认识到对中国强硬只会掉支持率,对中国强硬只能是死路一条,那么他们才会调整思路和政策。

最近,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达成了新的自贸协定,其中还增加排他条款,这个条款可以说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不允许加拿大和墨西哥私下同中国开展自贸谈判。

因此,贸易战可能又要升级了,并且可能朝着新冷战的方向发展。可以判断,伟大复兴的国际环境会更加恶劣。

但套用最近一句时髦的话:不管多难,咱们一起渡过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