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爱书人

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5: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部分:周闻的远航北极探险 4

     哥伦布在教皇皮攸斯二世(Pope Pius II)所写的《任大事经》(History of Remarkable Things that Happened in my Time)一书的页边上亲笔总结了他的航行,他写道:“有人从东方的中国到达到这里(冰岛)的(10)。”

     现在我从教皇和哥伦布那里得到了零散的证据,证明中国人到达了格陵兰岛和冰岛,另外还有1424年的文兰地图所提供的文献证据,地图上格陵兰南部海岸线令人吃惊的精确。此外,伟大的中国明史专家李约瑟(Needham)教授说那里分散地存在着超过20处的有关中国人的记录,这些表明了他们的确到过北极(11)。

    当绕过格陵兰岛的北角时,中国人离北极的南端正好是180英里,因为1422年它所处的位置,是取决于北极星所处的纬度90°(自《武备志》),在今天正好位于其位置的南部。要到达极地,中国人只需向北再航行180英里—不到两天的航程。难道北冰洋海水在这180英里中没有冰冻吗?一份北冰洋7月的水流(2000年)温度表表明格陵兰岛北角外一条相当紊乱的舌状水流—或许是海湾流水的支流最后微弱的残留吧—向北伸展越过北角直到北极。关于中国人的断言完全可能是真的,即他们确实比欧洲人早5个世纪到达北极。乘着潜艇,顺着一系列的冰间湖在北极附近巡弋,我惊奇于中国人的成就。他们在庆祝宴上吃掉了最后一批狗,喝光了瓶中剩余的米酒,最后返航中国。

     从北部这一高纬度地区开始的返航路线又解开了另一个谜,1507年出版的瓦尔德塞米勒(Waldseemüller)地图展现了从西边的白海(White Sea)到东边的楚克其半岛(Chukchi)和白令海峡(Bering Strait—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间的海峡)这一段西伯利亚(Siberia)北部海岸。整个海岸有河流、岛屿,明确可辨。如果不是中国人,谁会观测这么大的海岸线?除非中国人到过这里,否则如何能绘出这张海图,如何能展示出继之3个世纪也没有被欧洲官方发现的土地? 而且俄罗斯对西伯利亚的首次考察也在两个世纪之后,而首张俄罗斯地图直到19世纪才出现。

     惟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当周闻舰队穿过白令海峡开辟回国的路线时观测的。如前所述,《异域图志》(The Illustrated Record of Strange Countries)中有哥萨克(Cossack)的舞蹈和爱斯基摩人(Eskimos)狩猎特色画图。爱斯基摩人可能是阿留申群岛(Aleutian)上的土人,他们被中国人所知晓,但是哥萨克的画像就不能用这种方式来解释。在15世纪上半叶没有任何中国人到过莫斯科(Muscovy)的记录,那么要是没有到过北极,他们又是如何画出地图的呢?此时中国海军将领周闻,也已完成了一个划时代的航海发现。这至少等同或者超过洪保和周满的辉煌航行。在永乐十九年至永乐二十一年(公元1421~1423年)那令人神往的年代,杨庆领导着另一个巨大的船队,开始了新的航程。我现在把注意力转向了他。他可能没有其他人航行得远,同其他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海上,但是他在航行中的成就同其他伟大的海军将领的成就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5: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揭开谜底 1

     当他的同伴已经在确定老人星座和南十字星座的位置,进入北极圈,环绕地球发现新的土地和大洲时,大太监杨庆的船队在休整前已离开北京一个月了,航程始终在印度洋水域,要说同印度洋的国家进行贸易,没有人比中国海员更熟悉了,尤其是利润丰厚的香料贸易,是中国重要的财富来源。而且不单同香料群岛、东南亚国家、印度、海湾的阿拉伯国家进行贸易,也和东非漫长海岸线上的港口、国家进行贸易。

     到了15世纪早期,沿海的阿拉伯港口直接同中国进行贸易,出口黄金、象牙和犀角。东非的统治者声称他们经常搭乘郑和的宝船去紫禁城。当船队在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出海远航时,许多人随船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在中国人辉煌航海的最后,沿途有更多的人一起搭乘两支疲惫的返航舰队又到了中国:杨庆在永乐二十年八月(公元1422年9月),带着东非和印度沿海十七国的公使横渡印度洋回国;洪保在永乐二十年九月(公元1422年10月)带回了古里的使节回国。皇帝的外交政策又一次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印度洋变成了中国的一个湖泊。

     由于大多数中国记录已被毁,我也同样在到处寻找杨庆的船队往返印度洋路线的证据。我还是在常用的1502年的坎提诺地图找到了证据所在,我相信它是根据1421~1423年中国人航海的信息而绘制的,葡萄牙历史学家安东尼奥·加尔旺评论有关地图(1428年的世界地图)时说“它叙述了东印度的一切航行,包括东印度导航和好望角往返导航(参见第四章)”(1)。在当时,“东印度”即印度、印度洋、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这份前所未有的声名告诉大家包括好望角、印度洋与东方早在15世纪就被绘在地图上了。此外从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在1487年5月指示人在迪亚斯和达·伽马启航之前已经有一份显示好望角的地图的证据,来自于1487年5月探险家佩鲁·达·科维尼亚(Pero de Covilha,约1450~1520年)去探查通往印度的海路的一级命令,也可以获知,早在迪亚斯和达·伽马启航之前,就已经得到好望角地图的进一步证据:

         他建议他去求证是否可以越过好望角航海到印度……当时国王送走了两名值得信任的会说阿拉伯语的经历丰富的人,即骑士出身的佩鲁·达·科维利亚(Pero de Covilha) 和阿方索·德·派瓦(Alfonso de Paiva)……〔未来〕国王曼奴埃尔(Dom Manuel)给他们一张摘自世界地图(1428年海图)的海图(Carta de Marear)……所有这些都很好地说明了他们怎样出发去寻找盛产香料的国家美洛居。(2)  

        值得回味的是,1487年5月诺望二世发布这些指示时,迪亚斯还没有“发现”好望角。

    到了15世纪,中国已经有了在印度洋和非洲东海岸几百年的航行经验,自唐代(公元 618~907年)以来他们就一直在探访非洲。在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以前有过5次航海经历的马欢和费信写过编年史,在《武备志》中也有详细的航海标向,还列举了到达东非的过程,而且许多中世纪旅行家也记录了有关从东非海岸一直到索法拉南部的商业区中丰富的明代初期青花瓷的情况,由此可见中国贸易影响的程度之深、范围之大。

     当我在皇家海军“纽芬兰”号(HMS Newfoundland)潜艇上服役时,我沿着从肯尼亚(Kenya)到南非长达几千里的东非海岸旅行过。1958年这一带的大部分地区还没有被破坏,沿岸散布着古老阿拉伯的遗迹、葡萄牙奴隶城和偶尔发出霉味的英国俱乐部,代表日不落帝国的最后一点回忆。有一件小事我还记忆犹新,当时枪支是在非洲狩猎的必要装备,而不是照相机。所以当决定到林波波河(Limpopo)河口猎捕鳄鱼时,我们租来了船上的摩托艇,带了几支来复枪和一箱朗姆酒。在灰色的天空下我们到达了光滑如镜的河口,这一幕我们至今仍记忆犹新,那儿没有鳄鱼,但是有大量丑陋的长鼻大耳的河马在泥水里游动。这真是个狩猎的好时机!但我们很快发现了两件事:第一河马的后部非常坚硬(连子弹都会反弹回来),第二河马不喜欢被当成靶子,有一只河马向我们发起了进攻,我看到船被撞翻,飞到半空,掠过头顶时,推进器急速旋转,呼呼作响。我们与河马都停了下来,虽然有点擦伤,但没有大的损失。从那时起我发现我的兴趣更多在这一带敏感的路上探险古阿拉伯和葡萄牙的沿海贸易奴隶市镇。

     当葡萄牙人首次到达东非时,他们发现桑给巴尔岛(Zanzibar)和奔巴岛(Pemba)(在现在的莫桑比克〔Mozambique〕)(3)的国王和王后们穿戴中国丝绸并住在有中国瓷器装饰的石殿里。更多反映中国人在印度洋活动的证据是来自拉木(Lamu)群岛或者巴准(Bajun)岛,离现在的肯尼亚北海岸旁的桑给巴尔岛东北500里远。巴准的首府派特(Pate)是郑和舰队的主要活动之地,当葡萄牙人到达时,他们发现了“巴准人”(Bajuni),肌肤柔和,容貌姣好。一位耶稣会士的牧师蒙克拉鲁(Father Monclaro),在1549年写道:  

        他们生产出非常华美的丝绸,葡萄牙人在它们尚未占领的其他摩尔人(Moorish)①的城市获得巨额利润,因为它们只在派特生产,然后从这里运往别处(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6: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揭开谜底 2

     派特的工匠也善于制作一种漆器,中世纪非洲的另一种不为人知的手工艺—编织篮子的技术同中国南部的一样。

     意大利人类学家希格诺·N·普科尼(Signor N·Puccioni),在1935年组队去非洲的朱巴河探险,他断定派特(Pate)巴准人完全不同于这个地区的其他居民。肤色相当明亮,略呈橄榄色,你可发现男人们长髯飘飘,妇女把头发从中间分开扎成两条辫子(5)。岛上有一个氏族瓦山伽(Washanga)声称他们的祖先是船只失事后流落到岛上的中国水手。他们的传说还涉及了当地最有权势的统治者麻林地把两头长颈鹿作为礼物送给中国皇帝(6)的故事。这件事确实发生在1416年,即永乐十四年。

    15世纪以来派特变化不大,很多古老的传统一直保持到20世纪60年代岛上开始出没嬉皮士。这些人是伊斯兰教徒,男人们穿着白色长袍称为“罕祖斯”(Khanzus),戴着“科菲亚”(Kofia)帽子,女人们则把自己隐藏在布依·布依(Bui Bui)黑色披肩帽里。独桅帆船往来于海岸,它们的设计几个世纪不变—一面三桅帆加上足以在多岩石的海岸靠岸的宽大坚实的船身。他们大都把椰子系在船两边,在他们的船头画上木质的“眼”。拉木(Lamu)群岛的船头垂直,非常独特,单桅帆船的速度相当快并能逆风行驶。因为他们带着发臭的鱼饵,所以在未看见他们之前,就能预知帆船的到来。我过去常常让潜艇浮出水面沿途装载飞鱼,这给海军标准的饮食带来一个很受欢迎的变化。

     在派特岛的东边有阿拉伯人的祖先进行贸易的桑伽(Shanga)小镇遗迹,据猜测是因上海而得名。今天,这个城镇几乎已经荒废,仅留下单桅帆船。两个世纪以前,在那里发现了大量的宋(公元960~1280年)到明代早期(公元1368~1430年)的陶瓷工艺,同时还有作为祭品掩埋的宋狮小雕像。甚至巴准人这个名字,或许也有中国的根源:Bjun是中国长袍的方言发音。东非沿海的土著居民都穿着丝袍,长长的丝绸袍子一定相当迷人且出众,足以誉称当地居民。

    中国人早已航行过这些水域,他们肯定在船只和科学知识两方面具有足够能力在印度洋进行准确的考察。

     他们能够精确计算时间,描绘出星辰的移动过程,并在两半球确定精确的纬度,但是他们也能确定经度吗?东非在坎提诺地图上与现代地图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水湾、海湾和河流的纬度都是正确的,从南部的好望角到北部的红海海口的吉布提(Djibouti),长达7000海里。更令人惊奇的是坎提诺图的经度精确到度以内—仅仅30秒的误差,制图者是如何取得这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的?

     迄今为止,没有发现中国人和经度计算之间有任何的联系。我们所能说的是早在1502年坎提诺海图传到意大利之前就已经能对经度进行精确计算了。

     不靠时钟而发现经度的历史很长。关键是标记全球都能同时看到的天象发生的准确时间。最古老和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便是观察日蚀及其消逝的时间。公元一世纪,托勒密在他的《地理学》中记载了希帕科斯(Hipparchos,约公元前190~公元前120年)提出这种方法,并给出公元前330年应用的例子。然而希帕科斯没有解释当地时间是如何发现的,这是因为在月蚀中(7)太阳一定在地平线下。直到1415年两个因逃避奥托曼人(Ottoman)威胁的拜占庭人(Byzantium)带着托勒密的《地理学》到威尼斯时,可能很少有欧洲人知道希帕科斯的方法。但阿拉伯人却毫无疑问曾知道希帕科斯的理论。

    中国人建立的天文台和保留下来的记录表明他们通过太阳阴影的长度来计算时间。最著名的天文台,7个世纪前就建成的周公塔仍然屹立在洛阳东南80公里的地方。它是一个有楼梯从地面通到8公尺见方的平台的小型金字塔。平台中心有一个小建筑—一个用来观察当地最高的星星直杆和漏壶、水时计①。圭表—20公尺长的金属测量杆—被安放在延伸到两个平衡波谷间的塔北40公尺的石床上。石头铺得很平坦,犹如平静的水面。中国人通过圭表投到石头上的阴影长度来测量子午线。在赤道上的春秋分,太阳如期东升西落。正午(阳光)垂直照下根本没有投影,最长的投影出现在日出、日落时,这两点之间的阴影长度决定了那个特殊地区的精确时间。

     让我们重回唐玄宗开元九年(公元722年),这时中国人已意识到太阳投影长度的变化不仅与白天的时间有关,而且与一年中的每一天以及观察点的纬度有关。用一个更小标准的8尺的圭表,他们在从现在越南(Vietnam)到北京北纬度上的几个不同地区同时测量夏至、冬至时太阳投影的长度。“每千里影长差三点五六寸”,这就允许他们在一个特殊时期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点都能得出正确的答案。

     然而,一年中每天阴影的长度都在变化。在一次不寻常的测量中,他们计算出在(太阳)夏至投影的长度为一丈二尺三寸六分九厘五毫,冬至为七丈六尺七寸四分整。通过对以上描述的两个试验推断,中国人可以得出一年中每一天的正确值和地球表面的不同纬度。此外,通过中午投影的长度他们可以确立这一天在一年中的位置。而当时,无论阿拉伯人还是欧洲人除了使用沙漏外都没有其他测量时间的方法,当然不能得出任何一天的日期或粗略的时间估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6: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揭开谜底 3

     第三个调整是必须纠正地球无规律的环绕太阳运转,此乃起因于地球的偏心率,以及赤道与黄道(天体范围的大运动代表一年中太阳经过天空的明显路径)之间的差异。这些差异会导致绝对时间与相对时间的不同,2月时会差到正14分30秒,11月时会差到负16分30秒。中国人如此精确的计算来自“1277~1280年间对它们的高度精确的有价值的观察,并且证明黄道倾斜度的减小和过去、现在(8)的地球赤道的反常性是无可争辩的”。用门外汉的话说,在过去7个世纪里地球绕太阳的轨迹是变化的。

     中国人先是在南京仿造周公塔,迁都以后,又在北京仿造。郑和的船队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建造相似的观测塔。每一座都装置了设备用来放大太阳的阴影并观测其长度,识别天上的星辰,决定太阳和月球在发生日蚀现象中的准确位置,并观测北极星(9)。在罗德岛上的石塔(见第十三章)可以作为一个例证。每一个观测平台因而拥有测量纬度和经度的所有工具。

     中国人早就知道圭表越高,所测的投影就越长,计算的时间也就越精确。但当其变长后,阴影也就变得更模糊更稀薄了。在明代早期,中国人通过在观测台的房顶上开小洞的办法,发明了“投影摄像”,结果出现了一条狭长的阴影,当阴影穿过放大型的玻璃时,清晰度加强。这条长阴影通过测量可以精确到百分之一。

     中国人这种杰出的精确计量时间的方法说明通过他们计算月距的长度——两次新月之间的间歇长度——他们估计为29.530591天(10)。这个数字产生的误差为每月少于一秒。使用这些方法计算时间仅仅是太阳在地平线上时才能取得,天黑之后则用漏壶、水时计,不用圭表仍能按照白天同样的标准来测定(11)。通过他们的圭表和水钟,得出时间的流程,一天天、一分分、一秒秒,白天和黑夜,他们也能预测世界不一定什么地方,每半年就会发生一次月全蚀。

     当太阳、月亮、地球彼此在同一条直线上,当月球的轨迹与地球绕太阳的轨迹相同时就会发生日蚀、月蚀。在日蚀中,月球的阴影通过地球的一小部分遮住了太阳,就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成为夜晚。黑点、本影,就像月球绕地球循环一样穿过地球。地球本身自转。观察者在不同的地点看日蚀的时间不相同。在月蚀中,地球在太阳、月球之间,因为地球比月球大,它的阴影也就遮住了月球。天文观测的最大不同在于观察者穿过半个地球能在同时发现这一现象;而日蚀任何时间只能在地球上非常小的范围内发生。精确计算月蚀的能力和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同时看到这一现象的事实证明是中国人尝试发现计算经度方法的关键步骤。

     用月蚀来决定经度的关键是:首先,同时看清半个地球上(所发生的)事情;其次,当月蚀发生时,地球自转使星辰出现并在天空中移动。在一次月蚀中有四次引人注目的事件:U1—首次接触,当月球进入本影阴影时;U2—二次接触,当月球刚好完全进入本影并被全部遮住时;U3—三次接触,当月球首次开始出现时;U4—第四步,当月球刚好完全出现时,中国人关注U3并把它作为计算的依据。

    当登上一片未知区域后,中国的航海者和天文学家开始指导观测月蚀,等待直到第三次(U3)现象出现时,接着测定什么星在夜晚刚好通过本地子午线,本地子午线是虚构的经线,从地平线开始直指向观测台的北方,穿过它的上空,消失在它南方的地平线上。当第三次月蚀现象被发现时,已知的星辰穿过那条线对新区的观测者而言是关键的,因为这些观测的数据要带回北京。

    天文学家返航以后,他和他的队友们在北京比较所得的数据,利用他们的时间保持设备,通过圭表计算,他们计算出在月蚀发生时星辰经过观测新区与同一时刻北京的天文学家观测此星之间的时间差。地球在24小时自转360°,如果在两次运行之间消逝的时间为6小时,那么地球自转的时刻为1/4。在北京和新区经度的不同将是整个环绕地球经度的1/4—90°,360°的1/4。通过计算4次月蚀现象U1、U2、U3、U4的每一次时间差并求得平均值能够减少误差。环绕地球在不同的地区观测同一现象,并确定这次现象发生的准确时间,中国人接着对比他们的结果。通过测定这一现象发生的时间的不同,如在不同地区观察,他们当时便能够随之推算出经度的不同。

     琼·欧利佛(John Oliver)教授—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天文学教授,通过观测2000年7月16日至17日月蚀来证明这一理论。他成立了观测小组,穿过太平洋从塔希提岛到达靠近马六甲的新加坡,选择同一地点作为中国人的观测平台(附录四)。用这种方法产生的平均经度差是极小的:塔希提岛为1.1°, 新西兰(New Zealand)为0.1°,墨尔本(Melbourne)为0.1°,新加坡为0°。这是让人吃惊的暗示。在欧利佛教授的试验中,在新加坡与新西兰之间有10公里的经度误差,在新西兰与澳大利亚之间则无。总体来看,经度距离超过13000公里即1/3的地球表面计算出来的最大的误差在任何地方都差不多超过150公里。欧利佛教授的观测者都是业余的,通过更多的训练或经历,误差会大大减小。在同一地点使用他们的观测平台,中国人所测定的经度正好与欧利佛教授的队伍同样精确,甚至更好。这个方法的伟大之处在于,与纬度的计算不同,六分仪和时钟是不需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6: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揭开谜底 4

     精确测出临近新加坡的马六甲的经度,例如,中国船队可能当时用满剌加作为基地重复在印度洋周围其他基地上使用观测平台和圭表的过程:苏门答腊(Sumatra)、安达曼海(Andamans)、斯里兰卡(Dondra Head)、柯枝以及印度马拉巴尔海岸的古里,东非的麻林地(Malindi)、和桑给巴尔岛,塞舌尔、马尔代夫,所有的都在《武备志》中出现过。如果能供应充足的大船队调度,那么穿过整个印度洋的经度没有理由也不应该仅仅建立在月蚀的基础上。人员应该被派往不同的区域迅速取得月蚀的数据,所有这些都在同一晚上完成。然后他们回到基地对比测量结果。

     可以想象这支大船队的船只被分遣横跨印度洋去采取数据,太监长官是如何急切的希望在最好的时间到达。毫无疑问,水手们对以美貌性感出名的当地妇女更感兴趣,她们张开双臂欢迎远道而来的水手们。正如马可·波罗所记述的:他们皮肤黝黑,不管男女都赤裸着上身,他们不以肉体上的放纵为罪恶。他们的婚俗是一个男人可以同他的堂姐妹或者父亲兄弟的遗孀结婚。这些风俗在整个印度洋地区普遍存在(12)。但是,所有船员都不得不抑制他们的欲望,直到船队的生意做完或月蚀测量工作结束。中国人测量的结果可以在1502年的坎提诺地图上看得到,东非海岸被描述得如此精确是在仆从导航的援助下绘制成的。惟有中国人能够在欧洲人发明时钟的两个世纪前,知道怎样从迷幻的极地中分辨出南极。早4个世纪绘制出如此伟大的地图,如果不是中国人所为,难道还有更早的不为人知的葡萄牙人的航海记录吗?

     葡萄牙人没有计算经度的精确方法。在坎提诺绘出地图39年后的1541年,一个葡萄牙人试图通过将它放到西部1500英里远的地方的日蚀测量中推断出墨西哥城的经度,但坎提诺能在绵延数千里的海岸线上将精度准确地保持在30英里以内,原因就是葡萄牙人利用日蚀,中国人利用月蚀。葡萄牙人没有足够的船只来通过三角学测定经度。

     在坎提诺地图绘制前已经有3次在印度洋的探险船队回到葡萄牙。达·伽马在1498~1499年到访过索法拉、基卢瓦(Kilwa)和蒙巴萨(Mombasa),在麻林地(Malindi),他雇了一名阿拉伯领航员带他到古里,因此他不可能绘出麻林地的北部海岸。佩德罗·阿勒瓦雷斯·卡伯拉勒的第二次探险开始于1499年,于1501年6月返回。在航行之初,他的船队被一次可怕的暴风雨袭击,损失了4艘船。一艘由迪埃格·迪亚斯(Diego Dias)带领沿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东海岸航行,从那里到木骨都束)。他的船只严重受创,失去了很多船员。在回航时,迪亚斯面海而立,他能够绘出的仅仅是东非海岸即木骨都束(摩加迪沙Mogadiscu)和柏培拉(Berbera—索马里西北部港市)之间的部分。他的破船队摇摇晃晃从索法拉(Sofala)到了基卢瓦,再到马兰迪。

     所以这三支回到里斯本的船队在坎提诺(Cantino)地图绘制之前,没有一艘有足够长的时间在东非海岸做如此精确的制图观测,也没有一艘能够绘出全部海岸线。此外,坎提诺包括了大约两千三百余万平方公里的海洋,这要有40艘船至少花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如此巨大的观测,这在当时远远超过葡萄牙的资源承受能力。事实上葡萄牙人花了60年的时间观测非洲西海岸。指望几艘破船于1502年前在印度洋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能测出整个非洲东岸,画出两千三百余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和6个主要的群岛,那么与指望测量者只用测量棒、马匹和车子去绘出一块大陆一样不切实际。

    排除葡萄牙人以后,我想知道阿拉伯航海家是否是最初的绘图者。我对于富有而致力于地图收集的尤素夫·卡麦勒王子的藏品做了一个详尽的搜检,这是大英博物馆地图博物馆内的复制品,但是在整个纪念收集品中没有发现非洲东部海岸详细的阿拉伯海图。最好的阿拉伯中世纪地图,像阿尔·伊迪利司,在细节和准确性方面不能与1502年的坎提诺相比。虽然阿拉伯人知道怎样利用月蚀来计算经度,但他们从未掌握怎样用必要的精确来计算时间,那是中国人的成就,因此,阿拉伯人不可能绘制出坎提诺或者瓦尔德塞米勒地图。

     杨庆海军将领的航行要比其他中国海军将领短得多,但却与洪保、周满、周闻的使命同样至关重要。杨庆的成就与其他海军将领的成就如双塔并立,因为航海后,他的船员获得了更好的测量经度的方法,这要比约翰·哈里森的精确计时的发明早上三个多世纪。西方世界在这些杰出的世界地图的起源问题上总是保持沉默,现在纬度、经度都很精确,正如郑和为他的航海伟绩树碑纪念的碑文上所言:“现在航海的结果便是可以在远距离的陆地间计算出航海的距离和过程”,这又是中国船队的另一座丰碑,就像一座燃烧的灯塔照亮了全球的编年史。相反,同美洲大陆、澳洲大陆、南极、北极的发现一样,它也被扼杀和遗忘了,欧洲人要承认荣誉应该归于伟大的中国海军将领和他们的船队。葡萄牙人领导整个欧洲掀起了探险和殖民的浪潮。在这么多国家里,他们是中国人辛苦追寻新天地与新海洋最大的受益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6: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附录:欧洲人没有发现新世界

     1.皇家地理协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提供的证据2002年3月15日     ——在网站WWW.1421.TV

          2.在1428年整个世界已得到准确的绘制

    结论

   ● 在1421年3月至1423年10月之间,4支庞大的中国舰队环海航行了世界

   ● 在穿越太平洋时,一些水手和他们的侍妾在马来西亚、印度、非洲、美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一些岛屿上定居了下来 

  ● 在第一批欧洲探险家航行之前,他们都有这样的地图,即能够指明他们前行目的的地图;在他们到达目的地时,他们遇到了一些中国移居者 

  ● 是中国人,而不是欧洲人发现了并在新世界上定居。如果没有中国人的指路,欧洲人是不可能“发现”新世界的。  

        证据

    (1)这世界地图是谁绘制的呢?

   ● 在欧洲人航海之前,匹兹加诺(Pizzigano),毛罗修士(Fra Mauro),皮里·雷斯(Piri Reis),坎提诺(Cantino),卡维里欧(Caverio)瓦尔塞米勒(Waldseemüller)和让·罗茨(Jean Rotz)已经绘制了整个世界。

   ● 在欧洲探险家航行之前,他们参考了一些更早时期的地图;哥伦布、迪亚斯、加布拉尔(Cabral)、达·伽马、麦哲伦和库克的日记就是有利证据。

   ● 在欧洲探险家航行之前,在地图上,那些国家就已经标明了。

          北美—出现在瓦沃尔德塞米姆勒(Waldseemüller)、坎提诺(Cantino)、卡维里欧(Caverio)的图上

    加勒比—在匹兹加诺(Pizzigano)、坎提诺(Cantino)、卡维里欧(Caverio)和瓦尔德塞米勒(Waldseemüller)图上

     南美—在皮瑞·雷斯图上

     非洲、印度和东方—坎提诺(Cantino)在欧洲人能测量经度之前,该图上的非洲东部的经度是相当准确的

     南极洲—皮里·雷斯(Piri Reis)

    北极洲和西伯利亚—瓦尔德塞米勒(Waldseemüller)

     澳大利亚—让·罗茨(Jean Rotz),德斯利安(Desliens),瓦拉尔德(Vallard)、德塞里耶(Desceliers)

    中国和远东—让·罗茨(Jean Rotz)

          (2)葡萄牙人的声明

    安东尼奥·加尔旺(Antonio Galv噊)叙述到一幅世界地图于1428年被葡萄牙皇太子唐·佩德罗(Dom Pedro)从威尼斯带了回来,唐·佩德罗是葡萄牙国王的长子,是一位伟大的旅行家……来到了意大利,游览了罗马和威尼斯:在那里他买到了一幅世界地图,这幅图上有着世界上各个地方的描绘。在该图上面,麦哲伦海峡被称作龙的尾巴;好望角(Boa Esperanca)海峡是非洲的最前面等等。

     加尔旺还说道:“在1528年法国的德·索萨·塔法尔斯(Francis De Sousa Tavares)①告诉我,唐·费南多(Don Fernando),也就是国王的儿子和继承人给他展示了一幅图,这幅图是在阿尔库巴扎(Alcobaza)②研究中心发现的,在这幅图被发现之前,它已经被绘制了120年,正如我们的地图后来所画的那样,像带有好望角(Boa Esperanca)海峡的东印度已经绘在上面了。凭借这幅图表明了在古代有很多甚至是比现在更多的发现。”     但是是谁绘制了该图呢?据作者称唐·佩德罗说是尼科洛·达·康提(Niccolo Da Conti)于1424年在佛罗伦萨(Florence)绘制的。达·康提曾经随着中国舰队从印度一直航行到澳大利亚和中国。     ——《Niccolo Da Conti游记》(Travels Of Niccolo Daconti)

          3.第一批欧洲航海探险家们是用这幅图来显示他们目的地的

    这涉及到了第一批欧洲探险家宣称他们发现并到达的土地:

   ● 哥伦布对美洲的发现—在托斯卡内里(Toscanelli)写给哥伦布的信中写道:“我注意到你的雄心壮志和强烈想往东方航行的渴望,向西航行到中国……就像我送你的图上面显示的那样……(图是在1428年显示了安的列亚(Anitilia)①那幅世界地图的摘要)。”

    在托斯卡内里(Toscanelli)写给葡萄牙国王的信中提道(在哥伦布航行之前):“……从你所知道的安的列亚(Anitilia)岛是波多黎各(Purtorico),于1421年由中国人发现的……到Cipangu(中国)……”

    在1492年10月24日星期三在西大西洋上哥伦布的记录:“我应该向西—南—西的方向航行,到达那里(到达Anitilia)……我已经见过了这个半球,在地图上面,它就在这个地区。”因此,根据哥伦布的论述,在他航海之前,加勒比(Caribbean)海出现在了葡萄牙的那幅世界地图上。

   ● 加布拉尔(Cabral)对南美洲的探险—第一个到达南美洲的探险家诺昂·德·巴罗斯(Jo媜 De Barrors)②写信给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Manuel)道:“国王陛下可能在由佩罗·达斯·比萨格都(Pero Daz Bisagdo)呈上来的世界(Mundi)图上见过这些地方。”

     因此,在第一批欧洲探险家起航之前,巴西就已经在葡萄牙的一幅世界地图上出现了。

   ● 迪亚斯和达·伽马绕过好望角—迪亚斯的编年者在描写他们到达好望角时写道:“他们看到了那个数百年来被隐匿的伟大而著名的海角……”这个海角画在了1459年的法莫拉(Fro Mauro)的平面球形图上(在当时Fro Mauro在葡萄牙政府工作)。

    因此在第一批欧洲探险家到达该海角之前,南非就已出现在法莫拉(Fro Mauro)的图上的,该图是为葡萄牙人准备的。 

  ● 麦哲伦的“首次环球航行”—在进入麦哲伦海峡之际,麦哲伦平定了一次叛乱:“海军将军说他知道有另外一个海峡,能驶出(到达太平洋),他已经在葡萄牙国王的海军图上见过了……”后来麦哲伦穿越了太平洋,遇到了利马萨瓦(Limasava)国王。麦哲伦的编年人提醒道:“他(麦哲伦)向他出示了那张海军地图……告诉了他,他是怎样发现麦哲伦海峡到达这儿的……”     因此,根据麦哲伦,所谓的麦哲伦海峡与太平洋一样,在他航行之前都已经出现在了葡萄牙人的地图上了。

   ● 库克“发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那幅出现澳大利亚的“皇太子”地图(Dauphinmap,公元1536)属于一位名叫爱德华·哈利·约瑟夫·班克斯(Edward Harley Joseph Banks)①的英国海军大臣(the First Lord of the British Admiralty)所有,他和库克船长一起出行,是他买到这幅图的。自从亨利八世(Henry Ⅷ)起,英国政府就拥有了让·罗茨图,在这幅图上同时也出现了澳大利亚。

     因此,在库克船长航行之前,对于海军部而言,至少有两种方式可以得知关于澳大利亚的信息。

   ● 库克船长在皮瑞·雷斯图与皇太子图上所显示的暗礁处搁浅。这时他率领奋进号(HMS Endeavour),径直驶向现在被称为库克镇(Cooktown)的地方(这是延绵千里海岸线上惟一的港口)。在关于他踏上该港口的日记中写着:“这个港口太好了,太适合我们了,只是它没有听说过的那么大而已。”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附录:只有中国舰队能在欧洲人之前发现新世界

     4.中国要求郑和去完成这项工作 

  ● 于1430~1431年所造矗立刘家港(北纬31°7′、东经121°35′)和江苏(北纬26°、东经119°35′)的石刻上面记载着郑和到达了3000多个大小不等的国家(Duyvendak的翻译)。

   ● 在更远的一些地方,如锡兰/斯里兰卡(Ceylon/Srilanka)、印度洋、刚果(Congo)三角洲、佛得角、北美、巴西和新西兰都有石刻树立在那里。

   ● 在《武备志》中有一幅完整的中国星图保留了下来,该图显示了他们在哪一颗星辰之下。该图可能是根据北极星的起落来测量的。

   ● 一些地图也透露出这样的信息:疆理图(Kangnido)(非洲的东部、南部和北部);茅坤(印度洋)、台湾瓷器图(澳大利亚);玉器饰物(南极洲)。

   ● 中国和波斯的一些幸免于劫的记载也给出了一些信息,在日期方面记道:于1421年出发,于1423年返回:《明史》(Ming Shi)、《明实录》(Mingshilu)、《西洋番国志》(Hsi Yang Fan)、《国榷》(Kuo Chih)、《新校明通鉴》(Hsin Chiao Ming T’ung Chien)、《明纪》(Ming Chih)、《历史之精华》(Zubadatu’s Tawarikh)

   ● 印于1430年的中国的绘图本《异域图志》(The Illustrated Record  Strange Countries)显示出在印度有狮子和大象;在非洲有斑马和长颈鹿;在南美洲有犰狳、美洲虎和磨齿兽(Malodon)。   
      ● 印于1597年的中国小说《西洋纪》(His Yang Chi)中描写了郑和舰队的经历。

   ● (南京)卫教授后期的作品《中国人发现美洲》(在中国大陆尚未发表)(The Chinese Discovery of America)。

   ● 卫聚贤(WeiChu-Hsien)教授的书《中国人发现澳大利亚》(The Chinese Discovery of Australia)(中国—东方艺术出版社,牛津)。

     5.发现的关键—确定了经度

   ● 皮瑞·雷斯图南面部分的巴塔哥尼亚海岸、福克兰群岛、南舍得兰群岛和南桑得威奇(South Sandwich)群岛绘制得相当准确。

   ● 不但海岸线绘制的很准确,而且南美洲特有的动物—美洲鹿(Huemil)、南美驼马和磨齿兽(Malodon)都在图上出现了(它们同时也出现在《异域图志》中)。

   ● 皮瑞·雷斯图是绘制在欧洲人到达南极洲400年前的,它上面也显示出安第斯山脉一直向北延伸到厄瓜多尔(Ecuador)。

   ● 联系到在皮瑞·雷斯图上的从赤道到南极洲的海岸线范围内的精确性,这只可能意味着该图的绘制是被这样的人完成的,即他们是同时乘坐了许多船只,甚至是在南极洲高纬度的地方他们都能判断出纬度的一群人。

     除了有着600年海洋航行经验的中国人,还有谁能够到达南极洲呢?在中国的文献记载中也宣称中国人到达了北极点(30次)和南极点(5次)。中国的航海图和星图是否也提供了答案?最显著的书是《武备志》,但在悠长的岁月里,这本书已经做了修订,不是所有的修订本的日期都能够确定的,我们怎么来确定这些修订本的日期呢?

     在《武备志》的航行说明上提供了在栋德那角(Dondra Head)(锡兰/斯里兰卡Ceylon/Srilanka)和苏门答腊之间的路线。机缘巧合,它的航线也是向东的。航线的轨迹的水流纬度是北纬6°。然而,有人建议中国航海家把北极星放在地平线上的一尺上面。这意味着在修订本上北极星的位置和它的实际位置是相差3°40′。运用微软的星夜(Starry Nights)软件(使用该软件能够计算出近两百万年以来在晚间星星的位置),我推算出《武备志》成书的时间该在公元1420~1430年间(由于地球的自转,每175年北极星的位置就会变化一度)。

     由于知道了《武备志》的日期,我就能够利用星夜软件比较在它上面的星辰。这是一个突破,因为我们能够估算出在皮瑞·雷斯图上罗盘位置(福克兰岛的西南),老人星在90°的仰角上。绘图者花费了那么大的气力来观测巴塔哥尼亚海岸,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根据老人星的起落,而老人星正好在他们的头顶。中国人的记载中也表露了需要对老人星的位置“修正”,况且南十字星的构象在中国天文学家那里早就被提到了。为了获得这个结果,皇帝命令船队往南航行(一个在南京的学术会议将要重点强调对老人星的早期论述)。

    所以经得起否证的证据也将会被发现,在那里老人星的主要星星就在90°的仰角上。在皮瑞·雷斯图上,这种情况是得到了准确的反映。迷幻岛和利文石(Livingstone)岛上山峦的位置是相当准确的。在南纬62°49′、西经60°38′的地方,中国人观测了它们,那是南十字星座主要星球十字阿尔发的偏差位置。

     现在中国人已能够判断出南极点的真实位置,也能够减去磁场的变化影响(在南纬68°以下,老人星和南十字星变成了极圈)。同时通过利用在老人星和北半球北极星的相互参照,在南半球他们也能够判断出纬度。如果配置几个船队,中国人就有能力测绘整个世界了。那么他们可能去何地从事这项工作呢?

    在南纬52°40′,即老人星的偏角,这时老人星恰好位于所有船只的正上方,从这同一基线出发,所有的都能观测到了。中国人的航行的确是沿着南纬52°40′进行的,这些证据在巴塔哥尼亚、克尔格伦(Kergulen)和坎贝尔岛(Campbell,该岛在皮瑞·雷斯图上很准确的绘制了出来)都能够发现的。

     在北纬28°30′,此地在地平线以下,老人星是看不到的。在此纬度上环游世界时,证据是能够找到的。

     在北纬3°,此地在1421年时,在地平线以下,北极星也是看不到的。在中国人的航海中,这样的证据也能找到的。

     在公元1421~1423年,被中国人使用过的观测平台

    蓝本为墨西哥听伽巴托(Tingambato)依华特齐奥(Ihuatzio)与密和阿坎(Michoacan)的金字塔(Pyramid)

    南美到澳大利亚南美到印度尼西亚

6.中国人对经度的确定     参见附录4“经度的确定”,这是所有证据里面一个重要的部分。

     7.对世界一些地方的观测 

  ● 印度洋(坎提诺)

     900万平方英里的面积、数以千计的岛屿。假定船只之间间隔15英里,以4.8海里/小时的速度航行,每天进行10个小时的观测,那么30艘船只将在印度洋上航行18个月。

   ● 南美和南极洲(皮瑞·雷斯)

    总计600万平方英里的面积—大约二十艘的船只也需要超过18个月的时间。

   ● 北美和北冰洋(坎提诺)     总计120万平方英里的面积—大约四十艘船只

   ● 远东     不能少于20艘船只,也需要超过18个月的时间 

  ● 澳大利亚     不能少于20艘船只,也需要超过18个月的时间  

        综上所述,应该需要不少于130艘的船只,需要花费1年半的时间完成该任务。能够为绘图家皮瑞·雷斯、坎提诺、让·罗茨、瓦尔德塞米勒和匹兹加诺(Pizzigano)提供信息去绘图并有能力组建如此巨大船队的惟一国家只能是中国。

    8.中国船只的大小、基地和航行   

     (1)船队

    “在明王朝的全盛时期,大约在永乐十八年(公元1420年),明朝的海军力量远远胜于在历史上任何时期亚洲其余国家的海军,在同时代,欧洲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与之匹敌,甚至他们联合起来也比不上明朝海军的力量。在永乐年间,水师所有的船只加起来大约有3800艘,1350艘巡逻船和1350艘战船去保护着各个驿站(卫和所)或者岛屿基地(寨)。在南京附近的新江口驻有一支400艘大型兵船的舰队和400艘运粮船。除此之外,大约还有超过250艘的“珍宝船”,或者称之为“宝船”(Pao Chuan),在船上的乘员从大约在1403年是450人,到宣德五年(公元1431年)增加到690人,而船只的最大容量很明显能超过1000人。有超过3000的商人随时作为辅助力量,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型船只起着来回载人和传达命令的作用。这种宝船的发展始于1130年,到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达到了它的顶峰,后来由于政策的相反,海军衰落的速度要远远快于它的增长速度,因此到16世纪中叶,那昔日的辉煌几乎没有什么留下来了。”(李约瑟〔Needham,1954,Vol.4,Pt3,P.484〕)  

        (2)基地     随着郑和舰队的发展,他们建立了海外基地。在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底,中国人在环印度洋已经有了基地,沿着东非海岸能到索法拉(Sofala)。穿过印度尼西亚和南中国海,中国人已经有了广泛的海上网络。

         (3)经验     自从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起,中国人已经有了5次航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次比一次有冒险性。在第四次航行时,中国人已经分派了他们的舰队一直航行到了东非海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1 16: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附录:证据 1

  9.幸存下来的中国地图和星图 

 10.被第一批欧洲探险家发现的中国人或亚洲人

   ● 加勒比     哥伦布(古巴Cuba)

   ● 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     斯蒂芬·包尔斯(Stephen Powers)(Sacramento/Russian River) 

  ● 北美     维拉札诺(Verrazzano)纳拉甘塞特海湾(Narragansett Bay)     德拉巴热(Delabarre)教授(纳拉甘塞特海湾〔Narragansett Bay〕) 

  ● 巴西     加布拉尔(Cabral)(有着“白皮肤”的人和玛约鲁那(Mayoruna)印地安人) 

  ● 委内瑞拉(Venezuela)     阿连兹(Arends)和伽连古(Gallengo)(1964)(中国人的转铁蛋白)

   ● 秘鲁     讲中国话的人 

  ● 印度洋     汪涛(Wang Tao)教授(出自郑和舰队水手的墓)

   ● 太平洋     汪涛(Wang Tao)教授(出自郑和舰队水手的墓)

   ● 巴拿马(Panama)      马希·达里安(Marsh Darien)的经历,1924年 

  ● 爱尔兰(Ireland)     哥伦布(尸体(Bodies))

   ● 格陵兰岛(Greenland)     哥伦布(来自中国(Cathay)的人已经拜访了那里)

   ● 亚述尔群岛(Azores)     哥伦布(来自科尔沃(Corvo)的尸体(Bodies),希望在佛罗勒斯(Flores)登陆)

   ● 南美     阿里亚斯十字(Arias-Cross)

   ● 太平洋     卢多维可·德·瓦特玛(Ludovico De Varthema)

   ● 澳大利亚     瓦兰布尔(Warrnambool)

   ● 太平洋     巴干维尔(Bougainville)     卡地亚(Cartier)     华莱士(Wallace)

   ● 非洲     蒙克拉罗修士(Fr Monclaro)——派特(Pate)

   ● 新西兰     库克(Cook)

  11.中国舰队所到国家的证据

    (1)当地人涉及到的中国人或“黄种人”是早于欧洲人航海大发现的。

   ● 非洲(Pate,东岸):中国人在他们之间居住了—证据包括在永乐十四年(公元1416年)献给中国的长颈鹿;蒙卡拉罗(Monclaro)神父的论述;汤姆·皮雷(Tome Pires)①的日记。   ● 北美:哥伦布相信他遇到的人是中国人;维拉札诺(Verrazzano),罗德岛(Rhode-island)遇到的亚洲人;印地安人(纽波特(Newport)描述道:“像房子那么大的船放着炮驶向上游”,教皇(Pope)的信中也描写到野蛮人的船从北美到达了格陵兰岛。

   ● 加利福尼亚:“像大房子一样的船”离开海岸。

   ● 墨西哥:在欧洲人来临之前,纳蜡伊塔(Narayit)部落的人就涉及到亚洲的船只拜访了他们。

   ● 南美:阿里亚斯(Arias)神父告诉西班牙国王:“浅皮肤的人从南美穿过了太平洋。” 

  ● 南极洲:卢多维克·德·瓦特玛②(Ludovico De Varthema),来自中国的船只在南十字星的指引下来到了南极洲,此地白天很短,天气很冷。 

  ● 太平洋:巴干维尔(Bougainville)和卡尔特莱特(Carteret)发现在太平洋岛屿上浅色、黄皮肤的人很像中国人。

   ● 斐济(Fiji)(亚萨瓦群岛Yasawa Islands):“黄皮肤的人拜访了我们。”

   ● 澳大利亚(关联到山地人):杨格里(Yangery)部落,瓦兰布尔(Warrnambool)—黄皮肤的人从船的残骸中下来,在他们之间定居了;特韦德河(Tweed River),昆士兰(Queensland)—穿着宝石衣服的人试图开采黄岭山(Mount Warning)地区;贝龙(Byron Bay)地区,新南威尔士州(NSW)—外国水手的大屠杀;霍克斯伯里(Hawkesbury) 河—外国水手的大屠杀;弗雷泽(Fraser)岛,离开金皮(Gympie)—小船离开大船(J.格林—Green,1862);格莱涅(Glenelg)河,安享地(Arnhem Land)—“蜂蜜色的人在安罕姆地定居,穿着马裤的女人都披着丝绸,男人们穿着长裤;金皮—“文化英雄”号(cultureheroes)航行到金皮港,带走了一些岩石然后离开;达姆瑞(Dhamuri)人—奇怪的人登上了陆地,修建了金字塔(观测平台)。

   ● 新西兰:在库克船长到来之前,有两艘大船已到来了:马利斯(Maris),北岛(North Island)—浅皮肤的人在他们之间定居了,并抚养了孩子;南岛—奇怪的沉船残骸(在欧洲人到来之前)。

         (2)在艺术上显示的早于欧洲人的外国人

   ● 澳大利亚:霍克斯贝利(Hawkesbury)河—穿着长袍奇怪的拜访者;格莱涅河,安罕姆地—中国轮船和穿长袍的中国人(政府官员加利〔Grey〕的记述);青兰(Qinrans)—人们从马上下来;库克镇的北面〔Grey〕—外国船只。

   ● 墨西哥:尤卡坦的亚麻(Lienzo De Jucutáto)显示了外国人的到来;古埃瓦·平塔达(Cueva Pintada)—1054年7月巨蟹星云(Crab Nebula)的超新星和木制固定的日期1400至1512年在一起,外国人的画给弓箭刺穿了。

          (3)在欧洲关于澳大利亚地图绘制的出版是早于范·达曼(Van Diemen)和库克

   ● 让·罗茨关于安罕地的记载中有很好的记述和插图,它的地理和矿藏、树木和湖泊。显示了东海岸和西海岸到天鹅(Swan)河。 

  ● 瓦拉尔德(Vallard):马群被牵引到安享陆地(Arnhemland),土著的房子,动物群,(罗马)花神。

   ● 托斯坎内利(Toscanelli)1474:澳大利亚及其河流。  

        (4)早于欧洲人的岩画艺术 

  ● 豪克斯伯里(Hawkesbury)河:外国的船;对外国人葬礼的描写。

   ● Ruapuke海滩:泰米尔人的书法(Tamil Calligraphy)。

   ● 库克镇(Cook town):外国的船。

   ● 格连奈勒提(Glenelty)河(SA):外国的航海家。

   ● 墨西哥(Mexico):螃蟹星云爆炸(Crab Nebula Explosion)(中国人记录于公元1054年)。

   ● 新英格兰(NewEngland):外国的船和船的残骸(DightonRock);外国的船(马萨诸塞的切勒姆福德〔Chelmsford〕)

   ● 北美洲(NorthAmerica):马的雕刻品和绘画(在那里被损毁,公元前1000年);密西西比平原(Mississipiplains),科罗拉多(Colorado),威斯康星(Wisconsin),路易斯安那(Louisiana),俄克拉荷马(Oklahoma);齐陈·依特札(Chichen Itza)(尤卡坦Yucatan);塞伦(Salem)(纽约New York)

    (5)同时代史学家的记载  

    12.本土植物从一个大陆带到另一个大陆

    (1) 在欧洲人探险航行之前     从中国传到: 

  ● 澳洲(Austrilia)—莲花(lotus)和纸草(papyrus)。 

  ● 北美洲(North America)—稻、罂粟籽、“卡特连里亚”(Kateleria)、玫瑰(R.Laevigata)。

   ● 太平洋群岛(Pacific Islands)—桑树。

   ● 南美洲(South America)—稻。     从热带亚洲传到:

   ● 太平洋群岛(Pacific Islands)—芋头、山药、香蕉、姜黄、西葫芦。     从马来西亚传到:

   ● 太平洋群岛(Pacific Islands)—竹芋(pia)。     从印度传到:

   ● 北太平洋群岛(North Pacific Islands)—甘蔗、生姜。

   ● 中北美洲(North and Central America)—棉花。

   ● 太平洋(Pacific)—棉花。     从非洲传到:

   ● 中太平洋(Central Pacific)—西葫芦。     从南美洲传到:

   ● 中国—玉米。

   ● 东南亚(South-east Asia)—玉米。

   ● 新西兰(New Zealand)—“古梅拉”(Kumera)。

   ● 太平洋群岛(Pacific Islands)—山药、甜马铃薯。 

  ● 澳洲(Australia) 

  ● 菲律宾(Philippines)—马铃薯、玉米。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附录:证据 2

     从南太平洋传到:

   ● 北太平洋(夏威夷)—竹子、椰子、“卡瓦”(Kava,波利尼西亚(Polynesia)产的一种灌木,由其根所制的酒)。

   ● 中美洲(Central America)—椰子。     从诺福克岛(Norfolk Island)传到:

   ● 坎贝尔岛(Campbell)—诺福克松树。     从印度尼西亚传到:

   ● 中国—香料。     从菲律宾传到: 

  ● 中国—胡椒。     从北美洲传到: 

  ● 中国—玉米、阿马兰斯(Amaranth,苋属植物,紫红色)。     从墨西哥传到:

   ● 菲律宾(Philippines)—烟草、甜马铃薯、玉米。(麦哲伦作为欧洲人第一次见到)。

    可能还有菠萝、竹芋、花生、“李杩”(Lima,狐贝属)、“叶姆豆”(yambeans)、“巴林兵”(Balimbing)—木薯、Chico(藜科灌木)、番木瓜、zapute、西红柿和南瓜。(麦哲伦没有说他看到这些)。  

        (2)欧洲人在夏威夷第一次看到: 

  ● 热带美洲(Tropical America)—甜马铃薯。

   ● 印度(India)—野生姜。 

  ● 太平洋诸岛(PacificIslands)—竹子、面包果树、桐树、“希比斯科斯”(hibiscus)(芙蓉属植物)、卡瓦(Kava,波利尼西亚产的一种灌木,由其根所制的酒)。

   ● 热带亚洲(TropicalAsia)—芋头、“提树”(tiplants)、山药(五片叶的)、香蕉、姜黄。

   ● 马来亚群岛(Malayanarchipelago)—竹芋。

   ● 东亚(EastAsia)—胡椒、桑树。   

       (3)欧洲人地理大发现之前即在复活岛发现的有:

   ● 南美洲(SouthAmerica)—“托托拉”(totora)芦苇、西红柿、烟草、甜马铃薯。

   ● 南太平洋(SouthPacific)—椰子。

   ● 东南亚(South-eastAsia)—山药。

   ● 中美洲(Mesoamarica)—番木瓜。

           13.一个大陆上的本土动物在另一大陆上被发现

    (1)南美洲的亚洲鸡。到达南美洲的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发现的那些鸡与他们家里的那些鸡完全不同。美洲印地安的鸡下的蛋带有蓝色条纹,有亚洲式的名字,鸡蛋并非用来食用,而是用于宗教活动。他们的鸡冠、羽毛、脚刺、大小、体型、腿、脖子、头部都不一样,名字也是马来鸡、乌骨鸡、卷毛鸡还有柯枝鸡。迟至1600年,地中海的人们还没有也不知道在美洲发现的亚洲鸡的风采。亚洲鸡不会飞;有人在欧洲人到那里之前就把它们带到了美洲。

     (2)马—北美洲。骨头和骷髅—密西西比排水地区和加拿大。北美洲、澳大利亚、墨西哥和尤卡坦的马的图画、雕刻品。

     (3)中国船狗—墨西哥、南美洲、南部非洲、东南亚、太平洋、福克兰群岛和新西兰、塔希提岛(库克岛)。

    (4)海獭在新西兰被发现(来自印度)。

     (5)中国皇帝的动物园中有来自印度的狮子、大象和老虎;来自非洲的长颈鹿、犀牛、鸵鸟和斑马;来自澳洲的袋鼠(Kangaroos)。  

        14.最早的欧洲人发现的采矿和其他活动的证据

      (1)采矿

   ● 澳大利亚     金皮(Gympie)—金矿。     安享(Arnhem)大陆—石墨。 

  ● 斐济(Fiji)     铜矿(Lasawa)

   ● 北极(Arctic)     冶炼的青铜、铁、铜—德文岛(Devon Island)和巴瑟斯特岛(Bathurst)。

   ● 北美洲(North America)     纽波特(新港,Newport)—煤。

   ● 墨西哥(Mexico)铜、金

         (2)中美洲的前哥伦布的(Pre-columbian)冶金术、漆器和染料。

    在墨西哥一个很小的区域(米乔阿肯-巴勒萨斯河〔Michoacán-RioBalsas〕)发现了以下前哥伦比亚人的项目和活动(这个区域在瓦尔德塞米勒〔Waldeseemüller〕航海图中出现)。

     古代的船的残骸。

     尤卡坦(Jucutácato)左右支索(从船上下来人的图画)。

     运用复杂技术的铜矿。  

   利用中国技术的漆盒制造业。

    用中国技术从昆虫、贝、树叶、树根中提炼的燃料。

     与传统的佛教设计相同的哈库埃拉斯(Hachuelas)。

    与喇嘛教设计相同的镜子。   

         15.非常古老、庞大且未被确认的船只残骸 

  ● 印度尼西亚
   ● 越南
   ● 安南
   ● 菲律宾“潘达南”(Pandanan)
   ● 加勒比海 
  ● 澳大利亚:西海岸—珀斯;珀斯—南海岸;东海岸—拜伦湾(Byron Bay);北海岸—锚。
   ● 新西兰:康贝尔岛(Combell Island);鲁阿普克海滩(Ruapuke Beach);微暗的声音。
   ● 美洲:太平洋海岸,内坎尼(Neahkanie)海滩;旧金山,萨卡拉门托(Sacramento美国加州首府)舡;洛杉矶,锚;大西洋海岸,纳拉坎塞特(Narragansetet)海湾。
   ● 墨西哥:中国布料
   ● 中国:南京
   ● 厄瓜多尔:锚

         16.人工品和奉献的祭品
     (1)瓷器
   ● 东部和南部非洲:在绵长的东部非洲海岸的统治者的宫殿里,明前期的瓷器被第一个欧洲探险家发现。
   ● 澳大利亚:在“布拉消”(Bradshaw)、“埃莱乔”(Elecho)岛、“依尔卡拉”(Yirrkalla)、“温切勒海”(Winchelsea)岛、约克角、金皮(Gympie)、塔斯马尼亚发现明朝早期的瓷器。
   ● 美洲、太平洋海岸:明朝的瓷器。
   ● 墨西哥“支华塔尼和”(Zihuatanejo)。
   ● 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麦哲伦的记载说身着丝绸的统治者拥有明朝早期的瓷盘。

          (2)奉献的祭品
   ● 东部非洲派特(Pate):青铜狮子。
   ● 阿佐雷斯科尔沃(Corvo):朱棣的雕像,被首先到达那里的陆地的欧洲人发现。
   ● 澳大利亚(NSW):缟玛瑙雕刻成的甲虫,妈祖的头(ShaoLin’s Head)石头的头像;皇后岛-翡翠佛像,“加内士”(Ganesh)、印度猴神、缟玛瑙雕刻成的甲虫;安罕姆陆地—玉雕“寿老”。
   ● 新西兰:蜿蜒的水(鲁阿普克海滩);中国滑石小雕像(奥克兰的“毛库”—Mauku)。
   ● 墨西哥(Mexico)(危地马拉边境)。

     其他东西
   ● 墨西哥,佩特(东部非洲):根据中国传统制造的漆盒。
   ● 加罗林群岛:粉红色的珠子和来自墨西哥的黑曜石。
   ● 豪环礁(Hao Atoll)(土阿莫土群岛):绿宝石环。
   ● 乔路卡(Joluca)(墨西哥):罗马半身像。
   ● 萨尔瓦多(El Salvador)/危地马拉边境:埃及画像。
   ● 秘鲁:带有中国铭文的青铜和陶器。
   ● 纳斯卡(智利):带有中国铭文的青铜和陶器。
   ●“泰奥提华肯”(Teotihuacan)(墨西哥):中国玉制大奖章(jademedallion)。
   ● 恰帕·德·科尔左(Chiapade Corzo)(墨西哥):中国玉制耳坠。
   ● 新西兰:“科连索”(Colensobell)。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附录:证据 3

     17.石头建筑、观察平台和有雕刻的石头

    (1)观察平台和观察者
   ● 澳大利亚:蓝山西面的潘里斯(Penrith),新南威尔士中部海滩的金皮(Gympie),阿瑟顿(Atherton)。
   ● 北大西洋:纽波特圆塔(Newport Round Tower);卡那里斯(Canaries);凯恩盆地(Kane Basin北极)。
       ● 太平洋:土阿莫土(Tuamotu)群岛;塔希提岛;马克萨斯(Marquesas)群岛;卡罗琳岛—莱莱(Lele),波那派(Ponape),南马达勒(Nan Madol),亚卜(Yap),托比(Tobi);马里亚纳群岛—塞班岛;吉尔伯特(Gilberts)群岛—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圣克里斯托巴勒(San Cristobal);马拉(Mala);新几内亚(5);马尔登(Malden)岛;麦格奈提克(Magnetic)岛。     这些相关联表明它们是由一个随风航行的舰队建造的。

          (2)记录航行的雕刻的石头
       ● 中国—刘家港(福建省)①
       ● 马来亚—马六甲
      ● 锡兰/斯里兰卡
      ● 印度—古里(卡利卡特Calicut)、科钦(Cochin)
      ● 非洲—马塔迪(Matadi)瀑布(刚果)
       ● 佛得角群岛—贾涅拉(Janela)
       ● 南美洲—圣·卡特利那(Santa Catarina)
      ● 新西兰—鲁阿普克海滩(Ruapuke Beach)
       ● 北美洲—戴顿石(Dighton Rock),“萨卡拉门托石”(Sacramento stone)

         (3)指示方位的石头
      ● 北美洲—圣·匹博迪(S.Peabody)、罗亚斯通(Royastone)、巴列(Barre)、舒特斯别丽(Shutesbury)、方柱石(Chelmsford)、厄普顿(Uoton)、康科特(Concord)、沃尔瑟姆(Waltham)、柯立斯(Carlisle)、艾克顿(Actom)、林恩(Lynn)、科哈塞特(Cohasset)、纽波特(Newport)、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

          (4)各色各样的石砌的住处

      ● 北美洲—纳拉干塞(Naragansett)海湾,在旧金山湾(中国村)之东
       ● 高纬北极地(High Arctic)—纽芬兰(New Foundland),拉布拉多(Labrador)、凯恩盆地(Kane Basin)
       ● 澳大利亚—比坦加比湾(Bittangabee)、纽卡斯尔(Newcastle)、悉尼(Sydney)

         (5)用来指示方位的石头标记
      ● 纽芬兰(New Foundland)
      ● 拉布拉多(Labrador)  
     ● 凯恩盆地(Kane Basin)
      ● 外赫布里底岛(Outer Hebrides)
     
     纽波特的圆形塔—天文学的排列
         现在对该塔进行的碳14测定的最早年代为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罗德岛大学的物理学教授威廉·本哈罗(Willian S.Penhallow)和艾米瑞特斯(Emeritus)已经得出结论:该塔是一个圆柱体,数个拱门列于8个石柱上,石柱上切割出窗户,可以在春分和冬至对太阳、月亮、北极星、杜波星进行天文学观察。从这些窗子的排列中,发现了用月蚀测定经度所要求的所有条件。塔的东北角的构件已经找到并进行了考察。作者要求对该塔进行灰泥分析,以判定它是否含有米浆或石膏。这些都是中国人加入灰泥中以加固建筑的东西。前述17(1)和17(4)中所要求的泥浆分析将被执行并贴在网上。

          18.语言学的语言

     (1)语言学

    中国人、东部非洲(巴准Bajun—意谓“蜂蜜色的人”)和澳大利亚(巴准尼Bajuni—意谓“蜂蜜色的人”)的土著人用相同或相似的名字;在新西兰称红薯为库马拉(Kumara),在墨西哥称为库马尔(Kumar);还有在南美洲把筏称为巴尔萨(Balsa),称小船为三潘(Sampan),在中美洲把鸡叫作kik-kiri-kee,和在中国一样。

          (2)加利福尼亚人说的汉语,俄罗斯河(Russian River,鲍威尔斯Powers)和秘鲁村。

          19.习俗和游戏

     (1)墨西哥(李约瑟教授的描述)
      ● 复杂的祈雨仪式,小到每一细节都相同。
       ● 特波那斯特列鼓象木鱼。
       ● 三足陶器。
       ● 双重可置换的历法。
       ● 在颜色和动物等方面表现的象征性的关联,在中国和阿兹特克有相同的“月兔”的故事。
       ● 游戏“帕罗里”(Parolli)。
       ● 计算设备“瑰普”(quipu)(印加)。
      ● 带有复杂信仰排列的玉。
       ● 造纸(阿兹特克)。
       ● 用灰泥的路和大墙(印加)。
       ● 音乐—超过50%的美洲乐器在缅甸内地被发现。
       ● 利于脖子休息的枕头。
       ● 中国运输撑杆。

          (2)加利福尼亚—在俄罗斯河(Russian River)和萨卡拉门托河(Sacramento)之间(鲍沃斯少校征服报告)
       ● 云顿(Win Tun),波模(Pomo),尤基勒(Yukil),麦度(Mai Du)部落:在语言上与中国的相似性;赌博、戏剧表演;女人的服装和发型;诱捕野禽的圈套;归葬祖籍;农民,而不是猎人;蓄胡须的男人;复杂化的陶器;装饰精美的碧玉刀;灌溉沟渠和石砌村落。


第六部分:杨庆的远航附录:线粒体遗传基因分析

     20.遗传基因分析

      ● 加利福尼亚-萨卡拉门托/俄罗斯河(云顿〔Win Tun〕,波模〔Pomo〕,尤基勒〔Yukil〕与麦度〔Mai Du〕部落)
      ● 墨西哥—米乔阿肯(Michoacan)群岛(太平洋海岸)
       ● 危地马拉—靠近萨尔瓦多边境的太平洋海岸的印地安人
      ● 达里安(Darien)半岛—白色印地安人(马什的达里安探险)
       ● 委内瑞拉西部的印地安人(特拉帕·帕劳加诺〔Trapa Paraujano〕与马科塔〔Macoita〕人)
       ● 巴西—马约鲁阿纳(Mayoruana)印地安人。
       ● 非洲(佩特)—巴准尼人
      ● 澳大利亚的安罕姆—土著人
      ● 太平洋-塔希提(Tahiti)、博拉·博拉(Bora Bora)、基里巴斯(Kiribati)、卡罗琳(Caroline)、马利亚纳(中国水手的坟墓—汪涛〔Wang Tao〕教授)
      ● 北美洲—纳拉干塞(Narragansett)湾印地安人(德拉巴雷(Delabarre)教授)
      ● 新西兰—鲁阿普基(Ruapuke)和奥克兰(Auckland)之间的毛里斯(Maoris)          可望得出结果并在网上公布  

        21.原住民的牙齿

     从克里斯帝·特纳教授(Christy G.TurnerⅡ)获得的建议,可望获得结果并在网上公布

  第五部分:

参考文献选

    迄今最完整的文献目录见Sorenson,JohnL.,and Raish,Martin H.,Pre Columbian Contact with the Americas Across the Ocean: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Bodleian Library,Oxford。两位教授列出了几千本书,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李约瑟著(Joseph Needham)教授著,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的科学与文明》(Science and Civlilisation in China)也是件相当可观的成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后来开始大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3-11-5 22: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