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427|回复: 10

最新大曝光: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公知的援助项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0 20: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察网

  

      
  在Google上找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是某亚洲事务砖家总结的近几年美国对中国的“援助”项目报告,给美国国会议员看的,相当于我们的“内参”。报告很长,19页,想看完整英文版的最下面有链接。我挑着翻,大家姑妄看之,其他话我也不说了。。。。。。
  U.S. Assistance Programs in China
  Thomas Lum
  Specialist in Asian Affairs
  December 2, 2014
  美国在中国的援助项目
  Thomas Lum
  亚洲事务专家
  2014.12.2
  目录
  概述.............................................................1
  和其他国家援助项目的比较............................2
  关于对中国援助政策的争论............................3
  项目的缩减............................................4
  国会(中国事务执行委员会)的政策建议.....5
  美国对中国的援助历史...................................5
  对援助项目的法律限制...................................6
  项目和基金名称..............................................7
  民主项目(DFA)........................................7
  西藏(ESFA).............................................8
  经济发展机会和民营企业竞争力...........8
  文化保护............................................9
  环境...................................................9
  健康(GHPA)............................................9
  刑法和司法程序.....................................10
  法治和环境(DAESFA).............................10
  其它援助项目................................................11
  ASHA(译者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11
  网络自由................................................12
  项目和基金名称
  民主项目(原报告第7页)
  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劳动局(DRL)”通过“民主基金(DF)”的拨款来管理涉及中国的项目。基金规模的大小基本上由国会定的。DRL致力于提高和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治水平、民间团体(公民社会),推动公民参与政府决策等。DRL直接为美国的或国际的非政府组织(NGO)和大学提供资金。美国或国际的NGO通过这些项目来接触中国的NGO,公共组织和机构,例如妇女团体和大学,具有改革和“进步”意识的政府部门,法律机构和一些个人。因为中国的政治敏感性,DRL不公布接受资助的人员名单。DRL在中国的项目主要覆盖如下领域:
  法治(译者注:rule of law和中国的法治有区别,但只能这样翻):增强司法机构的独立性;训练司法专业人才;增强公众对司法体系的参与度;推动民法和刑法改革。
  民间团体:提高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和慈善团体在筹资和组织管理上的能力。
  公民参与:推动公众对政策制定过程的参与。
  劳工权利:加强劳动方面的立法,保护劳工的权利;发展集体协商机制;保护农民工的权利。
  政府治理:增强政府的透明度和责任心
  公民权利:推动“言论自由”、“媒体自由”、“信息自由”和“宗教自由”;促进大众媒体的发展。
  美国民主基金会(NED)简介(原报告第8页)
  美国民主基金会成立于1983年,是一个私人的,非盈利性的组织,致力于促进全世界范围民主制度的发展。NED主要通过国会拨款运作并且积极参与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事业(呵呵,他自己承认了)。作为一个以“资助模式”运作的机构,NED资助了在美国和香港的中国,西藏,维族的“人权和民主”团体,一些中国大陆的NGO以及完成其他核心任务的被资助人。NED对中国(包括西藏和香港)项目的资助在2007到2013年间,平均每年投入670万美元。2014年投入720万美元。这些资助来源于国会定期的拨款(2014年大概有1亿3500万美元)和国会其他的直接拨款。项目领域包括:民间团体,政治犯保护,言论自由,政府透明度,网络自由,劳工权利,大众对西藏、维族和其他民族的诉求的了解,公共利益法,国家政策的分析和辩论,宗教自由,农民的土地权利等。
  西藏(原报告第8页)
  从2000年开始,国会设立了“经济支持基金”,支持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人聚居区的可持续发展,环境保护和文化保护。中国大约一半的藏人住在西藏自治区。藏人聚居区包括甘肃,青海,四川,云南的部分地区。美国同样支援能扩大公民在地方企业,发展规划和社会服务中的参与度的项目2002年至2014年,大约6200万美元划拨给了这些项目。因为近几年美国支援中国的总体金额减少了,所以援助西藏的资金占据总援助资金的比例扩大了,从2009年的16%到2014年的28%。对中国的援助拨款根据相关法律只能给非政府组织,同时禁止美国支持那些可能侵害西藏文化,藏人身份认同和经济影响力的多边项目。
  Programs and Funding Accounts
  Democracy Programs (Democracy Fund Account)
  The Department of State’s Bureau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DRL) administers
  programs in China using Democracy Fund (DF) account appropriations. Funding levels have
  largely been determined by Congress. DRL aims to promote the rule of law, civil society, and
  citizen input in government decision making in the PRC.
  DRL directly funds U.S.-based and international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universities.
  Through the Bureau’s programs, U.S. and international nongovernmental entities engage Chinese
  NGOs; government-sponsored social organizations and institutions, such as women’s groups and
  universities; reformist or progressive government bodies; and legal and judicial institutions and
  individuals. Due to political sensitivities in China, DRL does not openly disclose the names of its
  grant recipients. Major DRL program areas in China include the following:32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Established in 1983,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 is a private, non-profit foundation “dedicated to the growth and strengthening of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around the world.”34 Funded primarily by an annual congressional appropriation, NED has played an active role in promoting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China since the mid-1980s. A grant-making institution, the Endowment has supported projects carried out by grantees that include its core institutes; 35 Chinese, Tibetan, and Uighu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groups bas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Hong Kong; and a small number of NGOs based in mainland China. NED grants for China programs(including Tibet and Hong Kong) averaged roughly $6.7 million per year between 2007 and 2013 and totaled $7.2million in 2014. This support was provided using NED’s regular Congressional appropriations (approximately $135million in FY2014), apart from some additional Congressionally directed funding.36 Programs areas include civil society, defense of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freedom of expression, government transparency, Internet freedom, labor rights, promoting understanding of Tibetan, Uighur and other ethnic concerns in China, public interest law, public policy analysis and debate, religious freedom, and rural land rights.
  Tibet (Economic Support Fund Account)
  Since 2000, Congress has made available ESF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 and cultural preservation in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AR) and Tibetan communities in China. Nearly half of China’s ethnic Tibetans live in the TAR. Other Tibetan areas include parts of the PRC provinces of Gansu, Qinghai, Sichuan, and Yunnan.37 U.S. programs also aim to expand citizen involvement in local economic enterprises, development planning, and social services. Between 2002 and 2014, approximately $62 million was appropriated for these purposes. As funding for U.S. assistance activities in China overall has declined in recent years, assistance for Tibetan programs as a proportion of total foreign operations appropriations for China has increased, from 16% in 2009 to 28% in 2014. Foreign operations appropriations legislation restricts assistance for Tibetan communities to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prohibits U.S. support for multilateral projects that may erode Tibetan culture, identity, and economic influence.
  和其他国家援助项目的比较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给予中国多边或双边的官方发展援助(ODA)从2008年开始减少。在2012年,最近的有数据的年份,双边资助金额从大到小排列的国家是德国,法国,日本,奥地利(可能是澳大利亚)和美国。德国3/4的援助和翻过1/4的援助都是低息贷款。日本,一度是向中国提供最多资助的国家,在2008年停止了资助。2012年,直接资助金额从大到小排列的国家是德国,法国和日本,他们分别提供了2亿7500万美元,1亿6300万美元,和1亿3700万美元。德国和法国支持了很多针对中国学生的高等教育和技能培训项目,包括在歌德学院学习德语,和环境保护项目等。日本的大部分援助是为了提高政府的服务和管理水平。美国是在主要资助国中向“NGO和民间团体”类项目提供最多资助的国家。美国的呵呵了。。。
  Comparisons with Other Foreign Aid Providers (原报告第2页)
  Based upon data from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multilateral and bilateral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ODA) from all donors to China has fallen since 2008. In 2012, the most recent year for which numbers are available, the largest bilateral aid donors to China, ranked by the amount of ODA, were Germany, France, Japan,Austr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Three-quarters of ODA from Germany and about one-quarter from France was provided in the form of concessional or low-interest loans. Japan, once a large provider of loan assistance, stopped extending such financing to China in 2008. In terms of ODA grants, in 2012, Germany, France, and Japan provided $275 million, $163 million, and $137 million, respectively, for programs in China. Germany and France have supported numerous higher education and technical training programs for Chinese students, including the study of German at Germany’s Goethe Institutes, and environmental projects in China. A relatively large portion of Japan’s ODA to China aims to enhance government services and administration. The United States was the largest provider of support for “NGOs and civil society” programming among major aid donors.
  网络自由
  在2008年到2012年间,国会给美国国务院部门和美国国际开发总署(USAID)划拨了大约9500万美元推动全球的互联网自由。据报道,2013年奥巴马政府向推动互联网自由的团体奖励了2500万美元,活动领域包括:反审查和安全的通讯技术;训练如何安全地进行网络和移动端通讯以及相关政策的研究。这些项目,尤其是提供翻墙和安全通讯的项目,其主要目标国一直是中国和伊朗。
  Internet Freedom (原报告第12页)
  Between 2008 and 2012, Congress appropriated approximately $95 million for State Department
  and USAID global Internet freedom efforts. In 2013, the Administration reportedly awarded $25
  million to groups working to advance Internet freedom in the following areas: counter-censorship
  and secure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training in secure online and mobile communications
  practices; and policy research. The primary target countries for such efforts, particularly
  circumvention and secure communications programs, have been China and Iran.
  好劲爆的一张表啊,每年有多少狗粮清清楚楚的。。。2014年有2480万美元。
  单位:千美元。 (原报告第13页)
  美国对中国“援助”拨款 (原报告第14页)
  左边是年份,中间是法案编号,右边是法案条款。每年的资助内容都差不多:中国境内(包括香港和西藏)的“民主”、“人权”、“法治”;西藏及其他西藏人聚居区的“文化传统保护”,“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美国教育机构在中国的各种有关环境,“民主”和“法治”的活动等。
  Notes
  a. The U.S. government provided $450000 and $922000 in FY2006 and FY2010, respectively for programs to strenthen Hong Kong political parties……
  注释
  a. 美国政府在2006财年和2010财年分别提供45万和92.2万美元支持香港的政治团体……
  刑法与刑事程序(原报告第10页)
  从2002年起,“国际麻醉品管制和执法”基金为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内一位“居民法律顾问”提供资助,将有关美国刑法的专业知识提供给中国的政府官员,法官和学者,同时“推动中国的刑法公正性方面的改革”。它的活动由自己单独完成或与非政府组织合作完成。该顾问广泛接触中国的法官,检察官,法律学者和律师协会。改革领域包括审前拘留,辩护律师权利和司法独立性。尽管仍然存在很多问题,但据报道,2013年中国政府对刑事程序法作了一些修改,包括审前拘留,经济案件,防范审问中的虐待行为,扩大辩护律师权利及对律师的保护和普及法律指导等方面。
  Criminal Law and Procedure (International Narcotics Control and Law Enforcement Account)
  Since 2002, International Narcotics Control and Law Enforcement (INCLE) account funding has supported a Resident Legal Advisor (RLA), based in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to offer expertise on U.S. criminal law and procedure to PRC government officials, jurists, and academics, and to “promote long-term criminal justice reform in China.” Most of the RLA’s activities are conducted by the RLA alone or in cooperation with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The RLA engages Chinese courts, prosecutors, legal scholars, and bar associations. Reform areas include pre-trial detention, the rights of defense lawyers,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Although many problems remain, in 2013, the PRC government reportedly began to implement amendments to the Criminal Procedure Law, which include more rigorous standards applied toward pre-trial detentions and capital convictions, safeguards against abusive interrogation practices, an expanded role and greater legal protections for defense lawyers, and greater access to legal counsel.
  网友评论:
  ppz:乍一看,全是噁心人的...
  hjko2008:这不是就煽动造反的援助吗。。。。。
  Jouer丶:米国皿煮大法援助谁谁死,简直是阎王心肠哈哈。
  金戈铁牛:美国就是一个超级搅屎棍,对中国就没有存过好心
  yanke:ASHA (American School and Hospital Abroad)即美国海外学校和医院项目,是属于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的一个项目,主要为美国的海外院校和医院等机构的发展提供资助。该项目每年申请一次,必须由一家美国本土机构和一个海外机构一起申请完成。——百度百科
  wzxdcyy:文化渗透与价值观输出,美其名曰“援助项目”。
  尼玛灵车在漂移:那我们援助基地组织,就说援助自由战士,美国会不会把肺气炸?
  saxony:这手掌真大
  生化体:我们应该援助美国所有贫困区的黑人!保证所有没有正式工作收入的黑人,都能有枪用!切实督促美国落实第二修正案!
  灭倭入宪:有没有人拍部美国这些援助基金的纪录片?当然包含暗访偷拍之类的!
  chenkaiyi:表面上是威风凛凛的老虎,实际上是卑微猥琐的老鼠。
  785280964:意识形态的斗争最是危险和残酷
  zhh8320:也别单向的看,和这配合的买卖汉奸也得记着
  北枫之殇:这就是狗粮了吧
  gnaijiel:我觉得是不是能派出特工伪装成民运分子,把美国的这钱骗过来,充实国库,反正这钱他们喜欢送。每年几百万美刀,多的上千万,这些钱充实下医保和养老多好。
  岛国人民无下限:果然美分有钱啊!
  moweike:全部用于怎么颠覆别人政权的,除了中国外,他们还援助过塔利班~ISIS等等,最恶心人的地方就是总是披着所谓民主的外衣。911事件根本是不值得同情的,对于中国来说,美国跟日本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锁码:比如汪于轼、野鸡台的那个女记者名字想不起来了、各类公知南方系媒体
  feifei5077:虽然可耻,但不得不承认是个行之有效的办法,低成本高回报,而且屡试不爽,比如前苏联,还有北非中东香港等
  附:
  第二中情局NED资助反共网站、疆独藏独
  作者:甄贾
  一、谁在给博讯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美联社于2012年以引人注目的篇幅报道了一家落户于美国,以揭露中国政治内幕为主的中文网站——博讯,并指出,该网站主管韦石(真名本名孟维参,Watson Meng)。美联社报道此事本意是要凸显出互联网在抹黑、颠覆中共过程中所扮演的“关键性作用”(pivotal role),但却无意中抖露出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关系密切的“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身形。
  据美联社报道,韦石在2000年建立了博讯网站。网站的敏感性使得它从2005年开始就遭遇黑客袭击并采取不投放广告的策略。韦石称,博讯受到独立资金的赞助,但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对韦石管理的中国新闻自由(China Free Press)则提供了直接的公开支持。而博讯新闻网(Boxun)和“中国新闻自由(China Free Press) ”显示的地址完全一样,都是“4711 Hope Valley Rd,Durham, NC 27707-5651”。而根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0年的年度报告,该基金会当年资助“中国新闻自由”的款项为22万美元,是其资助包括疆独藏独在内所有反中国政府或非中国政府组织款项中数额最大的资金之一。
  博讯网站长韦石与达赖
  博讯:民主基金会给的钱越来越多
  根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公布的资料,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中国民运组织拨款的账单上,老牌民运组织“北京之春”2010年只获得了区区6万余美元,而其在2006年和2007年每年都曾获高达195,000元的款项。至于号称“中国民主之父”的魏京生基金会2010年更只有少得可怜的54,300美元,其数额仅相当于一个中产阶级职员的年薪。相反的是,博讯在2005年仅获得NED25,000元的资助,但2006年就几乎翻了一倍,获款58,366元。到2007年,得到的资助又翻了一倍多,达到135,000元。此后每年递增,到2010年已拿到了22万美元,几乎是“北京之春”和魏京生基金会两家合起来再翻一倍的数目。
  以下是国家民主基金会2005年-2011年对韦石管理的中国新闻自由(China Free Press)的资助情况:
  从2005年到2011年,国家民主基金会对韦石的支持分别为2.5万、5.8万、13.5万、14万、15.5万、22万、22万,几乎是逐年攀升,可见在国家民主基金会眼里,韦石创办的“博讯”和“中国新闻自由”在对华反共宣传发挥了很大作用,也受到了越来越高的重视。
  有意思的是,博讯网站在翻译并在自己网站刊登美联社报道时,有意隐去了其与“中国新闻自由”和美国国家基金会的关系。该网站刊登的报道是这样:“ Meng在2000年建立了博讯网站,用来传播有利于民主运动,人权和反贪的信息,很多内容来自于读者们作为公民记者的贡献。网站的敏感性使得它从2005年开始就遭遇黑客袭击并采取不投放广告的策略。”如果美国国家基金会是一家很上得了台面的机构,如果和该基金会的关系无需忌讳,博讯何以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资金来源以及与后者之间的关系?
  当一家媒体从某一政治目的性极强的机构接受资助,而且从事与金主意图完全一致的所谓新闻报道时,它的真正目的就很容易引起人们怀疑。这大概也是博讯要极力掩盖与NED关系的原因。那博讯的幕后金主:NED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呢?
  二、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第二中情局
  成立于里根政府时期的国家民主基金会属于冷战的产物,它虽然打着非政府组织的旗号,但其经费来源主要是美国国会拨款。无论是在冷战时期还是在后冷战时期,这个组织都是美国对外“民主援助”的主要机构。
  国家民主基金会主要通过四大核心机构在海外从事推进其所谓的民主活动,即国际私营企业中心、国际劳工团结美国中心、国际共和党研究所和全国民主党国际事务学会。另外,它也资助所谓“极权国家”或“半极权国家”内部推动民主化的非政府组织。
  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民主援助”活动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在海外全面推进美国式民主是其主要目标;在非政府组织外衣的掩护下,它经常赤裸裸地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对那些与美国作对的政权,或者美国不喜欢的政权,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要设法支持这些国家内部的反对力量,并在这些国家培植亲美势力,以期颠覆美国不喜欢的政权。;同时,作为一个半官方机构,它也紧密服务于美国的国家外交和安全战略。
  从这个组织成立之初,它的工作目标就是以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为主,包括欧洲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亚洲的越南、缅甸等国。它所承担的使命正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过去一直从事的工作。唯一的区别是,中央情报局是美国政府机构,它用隐蔽的方式从事输出民主的战略,而国家民主基金会则是以非政府组织的身份公开从事输出民主的活动。美国学者威廉•布卢姆在谈到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建立时说,建立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是基于这样的观念:“国家民主基金会将公开去做那些过去几十年来中央情报局一直秘密去做的事情,以便洗去与中央情报局联系在一起的恶名”。而帮助建立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艾伦•温斯坦对此供认不讳。他说:“今天我们(国家民主基金会)所做的很多事情,正是 25年前中央情报局秘密去做的那些事情。”冷战结束后,中国即成为国家民主基金会集中主要精力全力对付的国家之一。(见:国家民主基金会与美国民主援助)
  NED:不遗余力支持疆独、藏独活动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向来不遗余力,对西藏独立运动尤其情有独钟。但随着达赖喇嘛宣布退休,藏独运动出现式微,NED对海外西藏流亡组织的支持略呈下降趋势。
  据其公布的资料看,NED从2009年对藏独组织拨款469,781元到2010年的拨款数额391,000元,其下降幅度为17%。但同期对中国疆独组织的拨款从2009年的529,502元暴增至2010年的821,804元,其增长幅度为55%。
  从2010年到2011年,中国新疆地区不断出现有组织的骚动和暴乱,联系到国家民主基金会对疆独组织资助金额的暴增,人们当然有理由考虑这二者之间的内在关系。
  “当时我身无分文,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民主基金会”)的慷慨资助下,才得以在华盛顿设立了一个办事处,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活动。对民主基金会的支持,我极其感激。”——这是“疆独”组织头目热比娅2006年在美国对《当今时代》杂志说的一番话。如今8年多过去了,热比娅今非昔比,已经能煽动、制造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这样轰动世界的事件,她在世界各地的窜访活动也受到更多关注。现在的热比娅大概更要感激美国民主基金会了,因为是这个机构几年来苦心包装她,在资金上大力支持她,甚至热比娅现在窜访外国的费用也仍是由这个基金会提供的。
  根据“国家民主基金会”自己出版的报告,世维会每年从“国家民主基金会”接受21.5万美元,用于“人权研究和推广项目”。世维会的主席是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卡迪尔,她称自己为“出身于洗衣妇的百万富翁”,她同时还担任另一个设在华盛顿的机构——“维吾尔美国人协会”的主席,这个协会也是一个人权机构,还是由“国家民主基金会”用相当数额的资助支持的。
  此外,随着香港回归中国时间日久,以及中国政府对香港地区的有效管理,香港“民主活动”的空间和效用逐渐减小,NED对香港民主的兴趣也急剧减少,其对香港地区民主派的资助从2009年的573,000元减少到2010年的148,869元,降幅竟达74%。可见在NED眼中,香港地区要么已经充分民主而不需要再接受民主基金会的资助;要么其对中国大陆的民主意义已经微不足道到不配接受该组织的赞助。
  三、博讯:中国颜色革命大本营
  博讯拿NED的钱,自然就要为NED资助的对华颜色革命服务。中国的xx花颜色革命,就是其推动的杰作。
  英国卫报予以报道,并被国家民主基金会网站转载:“在上周日,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声音就可以将中国政府送入恐慌之中。这个声音来自美国,由服务器架设在美国的博讯网站发出,号召中国公民在全国各城市汇集起来开始XX花革命。该灵感来自于中东的事件。”美国民主基金会显然把该事件当做自己的战绩来报道。

  博讯俨然成为美帝国主义妄图在中国搞颜色革命、颠覆社会主义、推翻中共政权的大本营。
  四、国内,都是谁在与博讯并肩战斗?
  博讯,作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一手扶持的网站,以反毛、反共、颠覆中国社会主义为自己的首要使命,常年发表丧心病狂的反毛反共造谣文章,攻击中国社会主义,试图瓦解中共的执政根基,在中国实现颜色革命颠覆,将中国变为美国的殖民地国家,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该网极力抹黑中共历届领导人,只挺少数几个。常有高层内幕消息曝出,疑似有国内高层背景。国内也有相当多的知识分子与博讯配合,共图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大业。博讯博客专栏作者名单如下,刚遭刑拘的徐友渔赫然在列,而同徐友渔参加同一活动而未遭逮捕的秦晖,也在里面,另外还有常年从事汉奸活动招摇过市的茅于轼:
  2011岁末,博讯网还搞出了一份“2011年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名单(参见附录),利用其网站影响力力捧其反共同仁,大批右翼公知、学者、媒体人、法律党赫然在列,除了个别因被博讯拉去充门面而无辜入选的知识分子,名单中绝大部分人物与博讯网的政治取向和诉求基本相同。
  五、最后的话
  博讯,如果仅仅是在国外从事颠覆活动,那影响力也有限。关键是,国内疑似有一批官员与学者同博讯进行里应外合的反毛、反共、破坏政权活动,想想令人心惊胆寒。国家此次抓捕博讯的写手,并点了博讯的名,是大快人心之事。这可谓是博讯在中国国内的合作势力(无论是高层势力还是知识分子势力)逐渐失势的一点反映。但仅此远远不够,只要博讯这些来头更大的写手们不查清楚,博讯在国内的合作势力不予剿灭,则在美国强大的庇护与支持下,必定劫后重生,死灰复燃。清查这些能量更大的写手(专栏作者)与官员,审查他们在博讯上发表的文章与在国内从事的各种相关活动,处理一批证据确凿、常年从事反毛、反共、颠覆社会主义中国的人(比如徐友渔、秦晖,他们参加的某活动就可以作为证据之一),才能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社会主义道路不走到邪路上去。
  附:博讯网推出“2011年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
  摘自博讯网
  100人名单按姓氏拼音排序:
  A
  艾未未
  艾晓明: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文革”后第一位文学女博士
  B
  北风 :温云超。一直以笔名“北风”发表言论,旗下的网络杂志《阳光时务》
  C
  长平:媒体工作者。
  陈平:1990年弃文经商,旗下有科技传媒、投资等产业,现为阳光卫视董事长兼特约评论员,近期出版《陈平对话录》
  柴静 :现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主持人
  蔡楚:本名蔡天一,诗人。曾是独立中文笔会理事,现为《参与》网站主编,《民主中国》主要负责人,是博讯最早的义工之一
  陈行之:小说作家、文学家
  陈子明:民间思想家、社会活动家,自由主义的中坚人物
  陈志武:耶鲁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
  陈丹青 :华裔画家、文艺评论家
  陈维明:当代著名雕塑家
  陈破空:原名陈劲松
  崔永元:央视节著名节目主持
  崔卫平
  D
  杜光:长期在中共中央党校工作。
  杜导正:曾任《光明日报》总编辑、新闻出版总署署长,现任《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
  F
  冯崇义:中国现代史博士
  傅国涌:历史学者,独立撰稿人。
  方舟子:是《新语丝》月刊和同名网站的创办人。
  G
  高瑜:原在中新社工作,1989年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
  巩胜利: 《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独立撰稿人身。
  H
  胡舒立 :曾创办《财经》杂志并担任总编辑一职,现任财新传媒总发行人兼总编辑、《新世纪》周刊总编辑。
  贺卫方:北京大学法学教授。
  何与怀:澳大利亚华文文学评论家,学者,媒体人。
  韩 寒:作家,赛车手,创办《独唱团》杂志,通过博客继续发表了一系列的时评文章。
  何清涟:学者。
  胡平:哲学家,自由主义的中坚人物之一,曾在《中国之春》杂志和《北京之春》杂志主持笔政。
  J
  江平:著名民商法学家、社会活动家力。
  江天勇:律师。
  金钟:香港著名的知识分子,出版人。
  焦国标:曾任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
  L
  刘晓波:《XX宪章》的发起人与主要执笔人。
  龙应台:台湾文化人及公共知识份子。
  李承鹏
  李凡: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和研究员。
  刘飞跃:湖北随州人。
  刘瑜: 现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专栏作者。
  闾丘露薇:凤凰卫视记者。
  李剑芒:侨居荷兰著名根博主。
  李悔之
  廖亦武:诗人与民间学者。
  廖天琪:生于中国,成长于台湾。台大外文系毕业。曾在德国研究所、大学任职。从八十年代以来从事新闻评论等的写作,文章发表于港台报刊杂志。
  李银河
  刘军宁:现为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研究领域为政治学
  李晓蓉: 现任大学教授
  李公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著名时评作者
  刘亚伟: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创办人
  刘苏里:北京万圣书园创办人。
  M
  茅于轼
  莫少平:律师
  浦志强:律师
  莫之许: 媒体人
  Q
  钱钢:曾任《三联生活周刊》执行主编、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总策划、《南方周末》常务副主编
  R
  任志强
  冉云飞
  S
  沙叶新
  时寒冰:经济趋势研究专家、财经评论家。
  十年砍柴:专栏作家、文化评论家和知名网络人。
  孙文广:原山东大学物理系、管理科学系教授,副系主任,及经济信息管理系主任。
  苏雨桐:曾是北京的NGO人士
  T
  滕 彪 :自由主义法学新秀
  W
  吴稼祥:著名学者,曾任职于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办公厅。
  吴祚来:学者、作家,近年致力研究网络文化,是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战略发展研究中心“全国网络文化调研报告”负责人。
  吴敬琏:经济学家
  吴国光: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秘书、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成员,现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历史系教授、中国研究及亚太关系讲座教授,并兼任六种英文国际学术期刊编委。
  王军涛:政治学博士。
  王克勤: 记者
  王澄:纽约医生,热心参与海外推进民主的各种活动
  万延海
  五岳散人:独立撰稿人、时评家
  X
  熊培云:新闻工作者、专栏作家及社论作者
  笑 蜀:中国著名媒体人与时评家
  萧强:美国麦克阿瑟天才奖2001年获奖者之一
  夏明: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 (获终身教授资格) 在研究生院和斯德顿岛学院任教
  辛子陵:学者、传记文学家、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
  信力建:民办教育专家、信孚教育集团创办人及董事长
  许锡良:广东教育学院教授
  夏业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徐友渔:自由主义学者
  Y
  杨恒均
  杨继绳:新华社退休高级记者、教授
  杨建利
  袁伟时:中山大学历史学家
  鄢烈山:杂文家、时评家
  于建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余杰:作家
  余世存
  野渡:独立作家。
  野夫:自由作家
  应克复:独立学人
  Z
  周瑞金: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
  张博树:学者
  张思之:律师
  章立凡
  资中筠: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
  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张成觉:香港独立作家
  张裕:目前独立中文笔会主要负责人之一
  赵达功
  郑永年
  周志兴: 《共识网》创始人
发表于 2016-4-20 20: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可以出风头又可以拿美金,多舒坦,或许将来还可以中国总统,公知做汉奸狗就是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20: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应该要多揭开画皮,看看真面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8 09: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颜色革命大本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8 20: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8 20: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按这份清单抓人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29 08: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个名单里看到了胡石根,是不是就是前段时间被抓的那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 00: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卖国求荣,宁做狗不做人的货色,早早清算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 20: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留着好,必须留着当磨刀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01: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博讯,如果仅仅是在国外从事颠覆活动,那影响力也有限。关键是,国内疑似有一批官员与学者同博讯进行里应外合的反毛、反共、破坏政权活动,想想令人心惊胆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