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15|回复: 1

中国龙被译作Dragon:中国的象征为何在西方有一个恶意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西方文学中,dragon的形象基本定格为凶恶野悍的怪兽,但在中国,龙是一种吉祥的生物,人们在心理上是尊崇的。中国人自豪地宣称他们是龙的子孙。那么中国龙为何被译作邪恶的Dragon?

凶恶怪兽

与农耕文明下保佑百姓风调雨顺的龙王不同,西方龙是海洋文明下兴风作雨、喷火食人的怪兽,常在地中海东部、古希腊、斯堪的纳维亚、不列颠群岛等地出没。在诸如《魔戒》《冰与火之歌》等西方文学作品中,龙的形象邪恶,体型庞大,身背尖刺,牙齿锋利,能喷出强烈的火焰。17世纪时,欧洲一种能喷火的短滑膛枪还被称作Dragon,配有此枪的人叫Dragoon(龙骑兵)。

西方中世纪的艺术作品中,地狱之门常被描绘成怪兽的嘴,口腔内有火焰燃烧。罚入地狱的人被扔进怪兽的嘴,接受火的惩罚。这样的意象,源于《圣经》对龙的比喻,喷火的龙就是魔鬼撒旦的化身。

在西方文学中,dragon的形象基本定格为凶恶野悍的怪兽。完成于公元8世纪的长篇英雄叙事史诗《贝奥武甫》,有一条看守宝藏长达三百年的巨龙,凶猛无比,能口吐烈火。因为毒龙看守的宝藏被盗,它向高特人进行猖狂报复,年逾古稀的贝奥武甫与毒龙展开了殊死搏斗。最后巨龙被斩首,但贝奥武甫也被咬伤,毒液流入体内,最终身亡。领主们将巨龙的尸体投入大海,把宝藏安放在贝奥武甫的墓冢中哀悼这位英雄之主。

经典奇幻巨著《魔戒》作者托尔金曾说,自己从《贝奥武甫》那里获得了许多灵感。西方的屠龙故事有一千多例,流传范围广且时间长,比如德国菲尔特地区有一个传说,白衣骑士乌多用长矛刺死恶龙,拯救出公主,此后这个地方以表演刺龙而闻名。

贪婪残暴的野兽,喷火魔鬼的化身,西方龙的意涵已经负面到尘埃里,成为西方文学巨匠表达恶意、厌烦的完美素材。莎士比亚的《李尔王》有一段爱德蒙语:“我的父亲跟我的母亲在巨龙星的尾巴底下交媾,我又是在大熊星底下出世,所以我就是个粗暴而好色的家伙。”

《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当朱丽叶得知表哥被罗密欧杀死时说:“花一样的面庞里藏着蛇一般的心!哪一条恶龙曾经栖息在这清雅的洞府里?”狄更斯在《艰难时世》中讽刺斯巴塞太太:“走来走去的市镇上的人们都看得见她坐在那儿,却把她看作这银行的恶龙,在看守着那座矿山的宝藏。”

传教士确定翻译

把龙翻译为dragon的最终确定者是清朝时期来华传教的马礼逊。1815年,他第一次以中文全译《圣经》,在《启示录》中将“dragon”译为“龙”。在编译《华英字典》时,他又选用带有邪恶特性的dragon来对应“龙”。由于马礼逊的巨大影响力,此后,各种中国古籍里“龙”的英译或各式《圣经》中“dragon”的中译都如此以讹传讹,误译至今。

曾有人揣测,对于中国通马礼逊来说,他不可能不知道龙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他这样做,极可能是出于对清政府的不满。在马礼逊来华的第二年,他以传教作掩护,密切接触了从事鸦片贸易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并邀请大鸦片商人作为基督教传教的头面人士。清政府发现他形迹可疑后曾对其进行阻拦,引发马礼逊的不满,导致其在编撰《华英字典》时,故意选用单词dragon来翻译中国“龙”。

但“龙”与dragon之间的互译并非马礼逊首创。1299年出版的《马可波罗游记》中,“龙”的古法语被写作“dragon”,如忽必烈汗上都宫廷中的“龙柱”,大都宫殿的“绘龙壁画”。1585年,罗马出版了西班牙人门多萨著作的《中华大帝国史》,书中在谈到中国的“龙”时,是用西语中的“蛇”一词来代替。同时期来华传教士为加强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在翻译“龙”上也下足了功夫。

利马窦和罗明坚用葡萄牙语共同编纂了《葡汉词典》,他们将“龙”译作“bicho/bichinho”(虫蛇),与龙一样的“蛟”,利玛窦则译成“dragão”(龙)。这导致了后世各国的西方翻译者渐渐将龙与蛟合一,直接用西方龙的词语相对应。葡萄牙人曾德昭在他的《大中国志》中,用“蛟”的葡文“dragão”形容《封禅书》中黄帝所乘之“龙”。

德国传教士基歇尔在其畅销一时的《中国图说》一书中,直接将中国龙与西方龙混淆,从此强烈影响了许多讨论中国的欧语书籍,“中国龙”与“西方龙”合一这种错误的印象不断加深并扩大。对于要来中国传教的马礼逊来说,以上提及的著作很可能是他了解中国的必备材料,所以,认为将龙译作“dragon”完全是马礼逊对清朝政府的报复,未免有些武断。

中国龙在西方的异

在19世纪前西方人眼中,龙在中国人心中是至高神圣的,当时欧洲正在兴起中国热,在伦敦,绣有龙凤图案的中国刺绣服装被视为最尊贵且时尚的服装。1735年,编写《中华帝国全志》的杜赫德明确地将龙升格为“中国人的国家象征”。

自从《华英字典》出版,直至1898年,汉英、英汉类词典都延续了马礼逊的误译。这一段时间,对应着“龙”的dragon在西方政治漫画中身躯庞大,性情残暴,成为中国的代名词,受尽戏谑。排华运动时期英美两国流传着“辫子龙”。《黄蜂》《精灵》是当时表现排华主题最为突出的漫画杂志,1879年至1882年之间,《黄蜂》刊载了多幅将华人画作恶龙的漫画作品,其中较早的一幅《多头吸血鬼——彻底地打击》中,一位白人女劳工骑着骏马,手持长矛,狠狠地扎入一条长着四个脑袋的吸血龙的其中一颗头上,这颗头上正好写着“中国人的诅咒”。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八国联军侵华后,欧美各国生产了大量针对此事的屠龙漫画。在一幅叫作《复仇者》的漫画中,“复仇者”是一个翅膀上写着“文明”的天使,“黄祸”是一条中国龙。画面上,手持长矛的天使正模拟“圣乔治屠龙”的经典场景,击杀所谓象征落后势力的中国恶龙。其间,法德两国发行了大量此类主题的纪念明信片。在德国明信片《列强征服中国》中,列强士兵全都被画成了圣乔治的模样,个个骑白马,着锦衣,脚裹护甲,手执长矛,招招刺在巨龙身上。

近年来,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和“中国威胁论”的升温,西方媒体借助龙形象来讽喻中国的方式越来越多,例如在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杂志中,提及到中国的漫画中几乎都少不了“龙”——西方观念中的龙的形象,多为贬义,而不了解中国龙文化的西方人,凭借自身的认知常识,也很容易把这样的“恶龙”而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龙的形象,当做中国的象征。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怎么办?我们自己“智造”一个词,“long,”让它走向世界。

在某个特殊场合,比如前几天在故宫里,会见美国佬时,翻译“我们是龙的传人”时,直接用“long”这个词,一下子就能传遍世界。

中国强大了,我们的特殊词语翻译,我们自己做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