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90|回复: 1

王丹誉:中国古代的谣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8: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解放军报》

王丹誉:历史评论家、中央报刊历史评论专栏作家、传统廉政文化学者、老一辈革命家传记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报》“丹青引”、“星河灿烂”两专栏主持人。中宣部党建网“大V专栏”、“网络锐评”专栏,领导干部学国学网作者。全国干部培训中心基地授课人。

王丹誉:聚焦中国古代的“社会瘟疫”

在中国历史上,谣言以其特有的目的性,巨大的欺骗性,疯狂的煽动性,以及强烈的破坏性,成为臭名昭著的历史毒瘤。无论什么王朝,也不论什么政权,只要有谣言传播,灾祸就会如影随行,轻则扰乱民心,重则导致社会动荡,甚至引发暴乱。谣言所至,扰乱军心,危害社会,残害人民,颠覆国家,危及帝王……可谓祸国殃民,罄竹难书。

一句谣言扭转兵力悬殊的战局

东晋太元八年、前秦建元十九年(公元383年),前秦王苻坚统80万大军,以投鞭断流之势讨伐东晋,两军于淝水(现今安徽省寿县的东南方)决战,最终竟然是只有8万人的东晋大获全胜。前秦却一败涂地,并从此走向衰败灭亡。东晋则乘胜北伐,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从此再无外北边之忧长达40年。回顾当年席卷天下的前秦王朝,再想想雄踞北方的盖世英雄苻坚,为何以绝对优势却遭惨败?导致前秦大败的原因很多,但关键却是恰恰一个几乎被人们忽略的重要原因——一句谣言。

《资治通鉴》在记述整个战争过程之后,有句似乎漫不经心在补记,本应足以引起后人的十分重视,却被人们所忽视。这句补记的原话:“初,朱序在阵后呼:‘秦兵败矣!’众遂大奔。”(开战之初,朱序在前秦军阵后大喊:“秦军失败了!”前秦军队全部溃败纷纷逃命。)人们不禁要问,朱序何许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喊?这喊声为何有如此的杀伤力、破坏力?这其中竟然隐藏着一个怎样的惊天阴谋!

朱序原来是晋兖州刺史,东晋升孝武帝太元二年(公元377年,即淝水之战前6年)被任命到当时东晋梁州刺史,镇守当时北边重镇襄阳。朱序到襄阳后,严阵以待以犯的秦兵,就连他的母亲韩氏也率领府中婢女和城中妇女组成的“娘子军”,修筑新的城防工事,老城被秦军攻陷后,部队很快转移到“娘子军”所筑的新城(史称“夫人城”)继续坚守。东晋襄阳守军在朱序率领下屡破秦军。太元四年(379)二月,朱序因部下襄阳都护李伯护投降前秦,引狼入室,致使襄阳失陷,自己被俘后被押送秦都长安。秦王苻坚非常赏识朱序,就封他做支度尚书。太元八年(383年)十月,即淝水之役决战前,前秦王苻坚赶赴驻扎在寿阳的前线指挥部,派出朱序去劝降东晋的最高指挥官——宰相谢石。谁料,朱序却偷偷帮谢石出主意,对付秦军,并且帮助谢石分析战局:“如果秦军百万大军全部集结完毕,那就真难对付了。现在我们必须趁他们没有完成集结,就迎头痛击,只要打败他的先头部队,那么他们的士气就泄了,我们就能大获全胜。”东晋采纳了朱序的建议,从而取得胜利,朱序等曾被迫降秦的文官武将纷纷乘机投奔自己的故国东晋。可见,朱序在阵后那一呼,既不是看到真实情况,也不是突发奇想,而是蓄谋已久的阴谋。在两军阵前,晋军是按照朱序之前的建议所定的战术,提出要秦军向后退,而妄自尊大的苻坚却臆想:以秦军后退,诱使晋军渡河,半涉之时,正好一举将晋军全歼。谁也不会想到,就在秦军刚开始后退,朱序就高喊:“秦军败了”。突然后退和一声大喊,让不明真相的秦军官兵信以为真,是啊,如果没有失败怎么会后退呢?一时秦军大乱,不攻自破。淝水之败,对前秦王朝而言,不仅是军事战役失败的恶梦,更是政治走向灭亡的噩耗。

一句谣言篡改了皇位传承

唐文宗开成五年(840年)正月,文宗皇帝病危弥留之际,命宰相到病榻前接受顾命,想要奉太子监国(代皇帝处理国政)。禁军中尉、宦官首领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却认为,太子继承了皇位不是他们的功劳,就借口说太子年幼多病,建议重新选立皇位继承人。主持大内政务的大宦官认为:安王李溶是大行皇帝的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论年龄、辈份和才德既贤且长,符合“立长立贤”传承原则的条件。于是,立即派出御林军——左、右神策军和飞龙、羽林诸营以及骁骑各部数千人来到王府迎接安王。

因为文宗当年给自己的两个弟弟安王李溶和颍王李瀍在诸王居住的“十六王”宅边新修“二王院”,做为他的两个弟弟的王府。如今,奉迎皇位继承人的大宦官在“二王院”前连续高喊:“迎大者!”(奉迎大的)。他们意思很明确,因为安王年长,即为“大者”。手执兵刃的官兵到“二王院”门口,嘀咕着:“我们奉命迎大者,不知道安王、颍王哥俩谁是大者啊?”这话正好被颖王的一个小妾王氏听到了,这个燕赵倡女出身的王夫人灵机一动,就边搔首弄姿,边扣系衣裙地从内屋走出来,当场制造谣言,偷梁换柱。巧舌如簧的王氏故意大声说:“‘大者’正是颍王啊!皇帝身边的人因颍王个子高身材魁梧,都叫他大王,他还和禁军中尉是换帖的生死兄弟,你们谁要搞错了,必遭灭门之祸啊!”此刻,哥哥安王心想按长幼排序应该是立自己,只是心里有点不踏实,不敢出来争辩。躲在屏风之内的弟弟颍王听得心旌摇荡,正巧被王氏从身后一把揪出来。这句谣言乍地听起来,感觉合情合理,再加其中的政治讹诈和威逼恐吓都到极致,一下把全场都蒙住了。被谣言搞蒙的奉迎官兵,不容分说就把弟弟颍王搀扶上马。于是,颍王就在兵甲闪耀霜花般寒光的御林军护卫下来到少阳院(唐朝历代皇位继承人在正登基前在皇宫内的住所)。这时,负责奉迎的大宦官们定睛一看,这才知道竟然把皇位继承人接错了,却没有人作声,只好将错就错,纷纷围着颍王的坐骑跪拜磕头,连声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很快,朝廷就下达了确认颍王为皇位继承人的诏书:“颍王瀍立为皇太弟,权勾当军国事。”(颍王李瀍以皇帝弟弟的身份立为皇位继承人,未登基前行代理皇帝权力处理全国的军事和政治大事)。不久,文宗驾崩,颍王即位即为唐武宗。他登基后对帮助他用谣言取得帝位的王夫人心存感激,还册封她为才人。

正因为如此,当朝宰相、谏议大夫裴夷直盯着唐武宗登基册牒(登基诏书),就是不肯签名认可,从法理上拒绝承认这位登基者继承皇位的合法性。

一句谣言让明君背负“弑父夺嫡”的恶名

清朝雍正皇帝(1678年-1735年),爱新觉罗·胤禛,满族,康熙帝第四子。他于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被封为贝勒,四十八年(1709年)晋封雍亲王。康熙晚年诸皇子为争夺储位,各结私党,勾心斗角。太子胤礽两立两废,胤禛却表现得竭忠尽孝,友爱兄弟,深得康熙天心。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戌刻,康熙帝在畅春园病逝,皇四子、雍亲王胤禛按照康熙遗诏正常继承了皇位,次年改年号雍正。雍正在位13年励精图治,锐意改革,采取了一系列加强皇权、肃清吏治、发展农桑、重视文化的重大举措,取得辉煌成就,使大清国力日盛,为开创康乾盛世作出重要贡献。因此,他逝后庙号世宗,谥号“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至诚宪皇帝”(简称“世宗宪皇帝”)。

胤禛虽然登帝位,但与他争夺储位的政敌——皇八子胤禩、皇十四子胤禵、皇九子胤禟等人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他们四处散谣言,伺机煽风点火,借以动摇新易主的皇位,发泄对政敌的不满。清代野史关于雍正的负面“史料”较多,主要是因为雍正推行“官绅一体当差、纳粮”、“火耗归公”等新政,虽然减轻了农民,保护了国家利益,但却取消了士大夫的特权、断了官员的“财路”,剥夺了贵族的既得利益,得罪了统治阶级上层;加之,雍正作风严厉,不苟言笑。因此,那些心怀不满的政敌和满腹怨气的贵族,就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他们联手造谣中伤,肆意抹黑,竟把一个勤政严明的雍正皇帝骂成“发明‘粘竿’和‘血滴子’杀人成性”的昏虐暴君,甚至弑父篡位的乱臣逆子。在他们煞费苦心专为雍正炮制出的众多谣言中,最为著名的当数“弑父夺嫡”之谣。

以谣言为蓝本的野史竟然把“弑父夺嫡”这个子虚乌有之事,编排得有鼻有眼,使得原本正大光明继承皇位的史实变得众说纷纭,迷雾重重,并在史学界、文艺圈上演各种不同版本的雍正“弑父夺嫡”戏。人们没人注意到这是政敌所制造的谣言,目的就是破坏雍正的统治,借以制造动乱,达便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仅“弑父夺嫡”谣言就是五花八门,其中流传最广的当属“修改遗诏”的谣言了。

谣传:康熙驾崩后,皇四子胤禛派自己心腹、顾命大臣隆科多从太和殿“正大光明”匾额之后,取出康熙传位遗诏,将其中的“传位皇十四子”改成“传位皇于四子”。这种说法看似合理,天衣无缝。其实不然,据现在传世的康熙的遗诏可以明确看到,遗诏分两部分一是《圣武纪》洋洋1700多字(汉字),主要是纪述康熙大帝文治武功;第二部才是《传位诏》就一句话:“雍亲王皇四子胤,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继皇帝位。”就是这短短的31个汉字,全文采用满、汉、蒙三种文字,至右向左,从上而下书写在一幅长1.55米、宽0.8米的明黄色卷轴上。当时汉字没有简化,而所谓的“于”字繁体应作“於”。因此,以“十”改“於”谈何容易。加之,遗诏是用三种文字合璧书成,要想涂改,真是无异偷天换日。还有,将立储遗诏置于“正大光明”匾额之后这种秘密立储的最早记载见于雍正元年,而康熙时并不一定有此举。因此,“修改诏书”之说毋庸置疑,纯属子虚乌有。

这还不够,还有雍正“参汤弑父”,甚至“吕四娘斩首”等谣言,真是千奇百怪,无奇不有。

从历史上看,谣言虽为无稽之谈,实为空穴来风,但却不仅可以改变战局,改写历史,还能混淆视听,颠倒黑白……可见,谣言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谣言,虽为一言,但它却真能颠覆九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古往今来,谣言一直在兴风作浪;时至今日,谣言依然暗流涌动。有识之士不禁大声疾呼:防谣重于防寇,防谣胜于防贼;防谣就是防灾,防谣就是防祸!​​​​


丹誉谭古
王丹誉,历史评论家,中央报刊历史专栏作家。



发表于 2018-1-11 20: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要说到造谣,当今公知称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什么饿死三千万,一度还到了九千万,成了家家戴孝,那么大数字问一帮垃圾家里有没有死人居然一个没有,什么共军十四年抗战就弄死851个小鬼子,都有零有整的,伟大黄金的民国结果太祖糊弄一帮衣食无忧的泥腿子造反楞是玩了个底朝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